宛如是一名念研究所時充滿文創理想的年輕人。畢業時在台北找到了一份夢寐以求的文創工作,月薪不算低四萬;她於台北市郊外租了一個小房間,開啟人生青春夢。一張床、一個書桌、房租8000元,上班地點大安區,搭公車加捷運約一小時。她每天7點出門,晚上加班至10點才下班,回到家裡已經夜裏11點。洗把臉,沖個澡,喝杯熱水,想把白天工作不熟悉的地方翻書查閱一下,厚重眼皮已然垂下來;她只能倒頭入睡。她的工作是文創,但沒有太多時間寧靜蓄累自己的創意能量。她知道自己正在學習,但也正被掏空。

每個月她省吃儉用,吃、住、交通外,薪水只剩兩萬元。她寄了五千元給鄉下的媽媽,剩下2千元買書、偶爾看場電影、或者女孩子給自己添件衣裳…日子如此精打細算,她一個月大概存下台幣一萬元,年利息0.9%。

每天她在台北大城市走過大樓公寓,對她那仿若一個永遠高不可攀的想望,那些報紙刊登的豪宅價格,完全是海市蜃樓,另一個世界。

宛如想回家,可是家鄉沒有文創的工作。她只能選擇當一名大城市中的小螞蟻,每日辛苦勤勞之餘,偶爾抬頭看看台北樓與樓之間有限的窄小天空,「總有熬出頭的一天吧!」她如此激勵告訴自己。

工作三年,宛如決定增加收入,並且多觀察人群,週末到星巴克打工。我在那裡遇見了她,她藏了三周,終於鼓起勇氣拿著我的書「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盼我簽名。指著其中一行文字:「只要真誠地專注於一些有價值有意義的人與事,那怕一無所有,世界不會在我們的眼前倒塌」然後說:「我相信妳,文茜姐…我會專注努力下去。」

走出咖啡店,我手上那一杯咖啡是鹹的,因為裡頭滴落了我許多淚水。我們是一群作者,成長於台灣起飛繁華的年代,我的工作是鼓勵現下挫折的人們;但現實體制的不公、失靈的世界對年輕人的壓迫,我無能為力。剎那間,我覺得自己多麼空洞,多麼虛偽。

我們坐視台北的房價高漲已到了「暴政」的地步,可是發出怒吼之聲的人少之又少。如今在台北擁有一間像樣的房子,已經成為台灣整個社會階級的象徵。年輕一代渴望工作或者有前途的機會,均聚集於台北。在台北沒有一棟房子,代表你的孩子皆是「宛如們」;他們的青春不是拿來做夢的,而是拮据疲困的。由於房租、外食…打從青春時期,他們的生命即銬上了枷鎖,沈重無比。父母親是否擁有一棟台北的房子,對年輕人而言好似印度的「種姓世襲制度」,擁有者青春是彩色的,非擁有者只能蝸居某個角落;她的青春注定是黑白的。燈會LED照映的色彩中,宛如走入繽紛世界,她笑著和其中一只象徵奔馳的馬燈,拍拍照,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停滯的生活告別。

自從經濟大崩壞之後,全球皆實施接近零利率政策…隨之而來的便是資金不流入生產,反而流入大都會房地產。房價攀升,在瑞士、德國、香港、東京、倫敦、吉隆坡…惟一有效控制的是新加坡。但這些所謂房價飆漲的國家,柏林只漲幅10%,瑞士9%,香港約35%…而台北有的甚至高達200%。

一位想競選台北市長的候選人告訴我,台北的高房價在國際市場上簡直毫無道理,他很想問中央政府在做什麼?因為地方政府毫無權限!我告訴他香港近日政府釋出大量土地,準備蓋公租屋打房;德國準備課房價暴利稅高達40%,若炒房利益超過25%,問責刑事罪「坐牢」。這些國家皆明白一件事,房屋並非僅是經濟產物,它同時是基本人權,任由房價高漲的政府,是殘害基本人權的政府;其意涵不下於迫害「言論自由」「人身自由」。尤其過高的房價對經濟沒有助益甚至有傷害,等於變相鼓勵人們將資金從具生產效能的領域抽走,投入死灘灘的土地。

台北房價「大躍進」的真相是全球經濟大崩壞後,政府無能且失靈的產物。1%有錢人資金囂張肆虐,政治淪為利益團體的工具,政策變成為富人量身打造的提款機。公義淪喪,政府無視一船民眾的痛苦,喊了許久的「社會正義住宅」或「房屋平台」,仍如空中樓閣。自2008年以來,產業更空洞化、競爭力更衰退、社會更貧窮化。以致一個不向命運低頭的女孩,只能抓著幾句書寫者的語句,每日如誦唸珠般,不斷安慰自己。

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

轉貼來源 :蘋果日報

個人心得:

我只想說 ... 我們該革命了吧?
 以我自己來說... 大概上大學後真正比較開始接觸及關心台灣的整個大環境(就業;教育;經濟;食安) , 我真的覺得台灣現在環境非常糟糕 .... 但是最糟糕的是我看不到台灣人民有團結的感覺. 

政府擺明各種貪汙擺爛,官商勾結,司法不公.我不是什麼經濟學專家,我都知道政府最基本功能的是為人民服務,執行法律,在經濟失靈的時候發揮作用,但現在台灣情況是非常嚴重地"政府失靈".這要講老實可以從新聞拉最少都有一百件政府爛的報導,就算沒在看新聞的人都知道政府真的廢到一個新境界.

就業環境22K問題已經是個從台灣頭到台灣腳都在討論的議題,超時加班問題等 . 當然這問題又會牽扯到台灣的教育體制.
台灣一些龍頭產業都缺乏創新,都在做代工,電晶體代工,動畫也代工還自鳴得意 , HTC老實說也只是在跟在別人屁股後面追而已,靠噱頭行點銷.
Acer Asus倒是最近有些小"創新" , 台灣中小企業又有不少靠降低成本取勝, 苦了員工幫這些人賺很多錢還自以為是很厲害.

教育在場的同學們都身在這教育體制裏面十幾年了,情況如何我相信各位都最清楚哪裡稍微好哪裡很差. 教育爛教育爛罵了這麼多年了... 政府有在認真規劃改革嗎?還是越改越爛? 教育的本質並不是在"學歷" 而是要學以致用, 但是我認為100個台灣大學生裡現在最少最少有60個人都只是在拿"學歷" (保守估計,我非統計專家只是大概而已),導致現在學店林立...
再來我相信很多學生都是助貸生,撇開學歷價值. 以小弟自己個案:我高中讀私立一個學期算三萬 (3W x 3年 x 2學期 = 18W), 大學是國立但貸一些住宿費書費也是三萬多
(3W x 4年 x 2學期 = 24W) 如果是私立了話 ( 6W X8 = 48萬) ,每位學生如果大學畢業一出社會就負債20萬~66萬左右+7年的時間在某一領域上的學習, 但是我們花了這麼多
的金錢與時間在上面... 有得到他該有的價值嗎? 你畢業出來一個月3萬好了... 算算,撇開學費光光7年的價值就多少了 ....
食安問題這些垃圾商人我想罵得再多也沒用,又老天沒眼這種沒良的商人又一堆錢在炒房炒地錢滾錢,養出的富二代毒品,嫖妓飆車樣樣來.


以上這些我認為都不是最大的問題, 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不夠團結!! 我們口口聲說愛台灣,我以自己是台灣人為驕傲blabla , 但真正有嗎?
閉上你的眼睛回想,當你聽到各種食安問題,政府無能的時候... 當你看/聽到別人說: 台灣是鬼島的時候, 你的心情怎樣你的頭腦在想甚麼?
一件事發生台灣人最愛找戰犯,他是藍還綠?他挺台獨還是挺統一
我是綠方的,藍方不管說甚麼我反對就是了 ;我是藍方的,綠色不管怎樣反對都是他們無知.
誰真正有在關心這塊土地?這其他的人民? 我們繳了一堆稅得到這種政府服務?這種就業環境,這種教育環境, 我們的錢不僅沒有花在刀口上還都進了別人的口袋.
一個人給政府一塊錢他就有2300萬 , 一個人給政府10塊政府就有2.3億 ... 這些錢源源不絕都跑去哪了? 就業沒改善,教育沒改善,還是一堆孤單老人要靠民間團體照顧
多少先天弱勢族群得不到妥善安排?我們錢拿去補助建商補助銀行補助財團,建商蓋的房子我們買不起,銀行貸款利率高的嚇人,財團的商品賣台灣人比賣外國人貴
幹兩千三百萬人民就養這幾隻米蟲還養的這麼開心,他還時不時多咬你幾口

Google 一下埃及 土耳其 泰國 暴動的原因是什麼?你就會知道台灣人有多麼好欺負多麼怕事
台灣人還是很幸福的呢?還是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被蒙在怎樣的鼓裡

共 95 則回應

沒革命
因為還在忙著想辦法活下去..
因為台灣人都是M 天生奴性
有時候看電視聊個天 批評一下現在勞資雙方不對等 22K
馬上被長輩唸說是草莓族 不懂社會現實 有飯吃就要努力感恩(下略1000字)
覺得該革命+1
幫高調推
來個學運吧
不過要有人號召起頭
這就是個不容易的開始
不要把上一代的奴性傳承到下一代+1
第一段最後一句話是重點,如果夠團結,很多事情就被改變了
革命呢 是真得活不下去才會真的發生
現在差不多就是 尚可苟且偷生 可以維持住 還不至於無溫飽
還可以幻想位來有希望 所以革命還不會發生呢
不過快了
如果有一天薪水真的低到靠杯 付得了水電貸款伙食交通 卻留不下半毛錢的時候
即使放下一切去革命去社運 也差不多跟現況一樣的時候
那個時候機會成本最低 才有可能群起奮戰
支持學運
尤其看到最近戶役政新系統的一些問題, 真的覺得這政府不行了...
套句在歷史通識上聽到的話:
當你此時此刻下定決心要革命時,你就要做好心理準備,你隔天可能就是被抓去斃了。


當下覺得其實被抓去斃了好像其實機會成本也不算太大。
一輩子聽我家中兩老的話乖乖念書考個好大學然後面對現在的社會,我媽只說一句:台灣太亂了,你還是想辦法出去吧。
如果我所學的一切最後都只是為了讓我去國外自己過得爽爽地,那幹嘛不當初錢一砸拿到一張卡和一張機票就一走了事?
忘記在哪看過一篇文章 內容說
政府很聰明 知道人民反抗的底線在哪裡
於是給人民的就稍稍高於那條底線
讓你三餐不繼卻餓不死 溫水煮青蛙卻不讓水滾
觀點贊同。

其實覺得台灣的民間社會力量沒有像其他國家那樣強大,
大概是因為老是被殖民,社會革命沒有很「直接的」成功過吧。
人們的普遍價值觀、共識都是社會的底蘊,
是需要長時間長期累積的,
從來不是一己之力可以解決的問題,
也許是團結的關係,
也許是上一代跟上上一代真的是歷經戰火,能求得溫飽就已滿足,
可是我們都知道這些不夠正義,
所以就算他們不懂我們「為什麼還不滿意」,還是要堅持下去。

像你這樣出聲、說出一些意見很好、也很有必要,
當更多更多的人聽到這些聲音,就會開始認真思考改變的可能性,
而不是覺得「很爛啊XXX但又不能怎麼樣」逆來順受的時候,
不管我們是不是真正團結,
我們都會得到改變。

不是所有人都有辦法或決心拿命去拼,
也許你可以先要求大家一邊生活一邊擴散這些對社會問題的關心與考慮,
接受度會比較高。
或許你可以揪清大陳為廷!?
說的不錯,點出一些關鍵的問題! !
不過更重要的,有什麼解決方法請提出。會不會造成社會動盪?,如果會,那能不能被控制?可行性?
只會講問題,沒辦法提出好方法來解決,其實都是空談,就算換了一百個政府都不會改變的。
如果這樣學運是沒辦法有共鳴的。
雖然說這樣有點偏離這篇文章的主題 抱持的意見也和這篇文章的有些相左

基本上我認為台灣(甚至不止台灣 韓國 日本也是如此)是一個文憑主義很重的國家
哪一個校系畢業的確實會影響一個人找第一份工作
提一個今天在清大就業博覽會和一個人資聊天的經驗給大家 我找到台積電的攤位跟那位人資聊天 他詢問我以後研究所走的方向 同時跟我講了一些現在他們公司的情況
他是說這波徵才攤位有到很多學校擺攤 但實質上有辦面試的只有台清交成的學生 而且會以電類 材料為優先首選

當然 如果能進到這種公司 薪資水準和各位討論的22K或者30K都是相去甚遠的

台灣並不像世界上很多國家 現實的層面來講 在台灣念某些科系畢業 出去求職 那章學力其實沒有太多幫助 薪資就是那麼低
當然讀甚麼很大的部分是依靠在個人的興趣上面 但我是覺得當決定念一個校系 以後會留在台灣工作 就應該預期這項專業在台灣的發展

雖然說有點偏頗 但我覺得這是一個成年人必須且該做的事情 如果明知道所學的專業在台灣並沒辦法餵飽自己 還是做了這個決定 多少也是有些不負責任

另外有一點是讓我覺得深有感覺的 很多人都在抱怨薪資結構偏低 但在抱怨這些時 可曾想過你有甚麼資格讓別人花相對高薪請你
在學歷氾濫的大學學歷你 每個人在大學四年裡又做了些甚麼努力? 是得混且混的 玩樂的過了四年?還是努力為自己思考未來的路並做出努力? 如果是前者 那我想再抱怨薪資結構的種種不公前 是不是該先檢討自己?

再提一個碰到的切身例子 我家裡是自己開食品加工廠 之前一直在徵人 一個月起薪四萬二 每個禮拜休禮拜天 工時大概8~10個小時 看訂單的生意 每年有2個月的年終 全勤的話有1萬元獎金 但我父親現在卻請不到人 很多人說他大學讀四年不是來這裡打工的 嫌工廠沒生活品質 嫌工時長 恩...稍微提到點到為止QAQ

這篇文章講得很多地方我也認同 我自己是台北人在新竹念書 但我卻不會想未來在這兩個地方過生活...因為我的認知裡我的收入未來很可能無法支持我買房
(PS 我是覺得除了北部都會區以外的地方 房價遲早會跌下來 當大家普遍的薪資結構都不高的時候 所有地區的房價卻都高的嚇人 這個邏輯是行不通的)


最後對於政治的一些小觀點 其實對政治很冷感 我想很多人也是 在面對那些不公平的事情時 都會覺得很生氣 會去抗議
但激情過後 似乎甚麼都沒改變 一次又一次 一次又一次.....................

但我覺得我身邊深愛自己土地的人很多 大家並不會大聲的說愛台灣 但仍然每天為這塊土地努力:D

自己小小的觀點~~~~~
如果這邊討論革命
Dcard會不會被"河蟹"關站啊???
對台灣言論自由沒什麼信心
走上街頭,丟丟鞋子,就有辦法改變社會嗎?
我一直覺得,只是喊出問題,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
我希望我有能力,能夠不只是喊出問題,更能解決問題。
革命+1
台北的高房價 在亞洲區來看就是便宜
為什麼政府政策走富人這條路 想也知道 10元賺100元容易 還是 1000元賺100元容易
反正讓人民看到數字在上升就好了 搞正途還會被罵數字都沒成長
在資本主義下 已經不像從前 現在要從底部翻身 可以說是奇蹟
我讀的是工程 我必須平反一下台灣代工、降低成本真的很厲害
"創新"每個人對它都會有不同定義 就我而言降低成本就是種創新
我認為台灣現在處於這樣現象是因為 台灣人根本瞧不起自己的技術

但我很看好未來十年 因為拜這教育/環境/體制讓我們想一改前非
所以我選擇 革命
我很贊同你的想法
很有思想很好
那付出的行動呢?
從誰要帶頭就推來推去,革自己的命比較快啦
好啦
其實要革命也沒那麼難,但就是要"團結"
全民退etag
全民拒繳高速公路通行費
這絕對會是給政府一發震撼彈
但問題是
台灣人願意這樣做嗎
不團結…
謝謝大家的意見 ..
小弟我只是提出現在的情況我認為應該革命或是一些學運的產生想引起一些共鳴,喚起大家對這片土地的關注,並非想要主導一次革命.我覺得我身邊沒那個資源與相關知識並不完善.
B14 這位同學講的例子我看過好多次雷同的了~ 不管是網路上或是聽一些前輩在講. 你講得並沒有錯,所以我才說就業問題會跟教育牽扯在一起,
談到教育問題就又有家庭背景/理念,價值觀,熱門主流科系問題,教育方,受教育方心態能力etc.非常非常廣的層面,你講的只是這個大問題裡的一個點. 沒錯當你薪水偏低的時候是應該多少檢討自己,但真的很難去討論誰對誰錯.因為從最簡單一個家庭背景來說. 我曾經看過有個統計資料,台清交等名校學生約六七成左右都來自於白領階級,也就是這些學生擁有先天家庭優勢,讓這些學生得到比較舒適且便利的學習環境(補習,父母思想的輸入等很多層面的相對優勢), 人家常說能讀書是幸福的,你去看看一些家庭或是身邊朋友他們必須靠自己打工賺錢來養活自己或是繳學費的時候,他們並無瑕完全認真地在學校課業上亦沒有一些所謂的未來規劃的思維或是自己閱讀一些課外讀物的時間.但他們或是他們父母拼命地工作就是要讓他們上大學上高中.學歷本來是一個翻身機會(並不是唯一) ,但現在教育失靈而葬送這些人的心血時... 他付出與得到的並不成比例,這本來就該是政府應該要發揮的功能.你說還是很多貧寒學子考上國立大學阿, 是沒錯啊... 但你看那比例差多少. 肯定會有例外是確定的,不能用單看幾個例外就判定沒事. 勞資雙方都有責任沒錯,但是現在政府並沒有起到她平衡勞資雙方的功能還比較偏資方就是屬於官商勾結的一種.

B13 這如果我一個人就能提出真正有效解決問題我應該早做了 ... 改革要成功需要的人才非常多( 經濟學家,環境學家,政治社交家,金錢,人脈etc非常多人的能力一起才有可能完全解決一個大問題(就業,教育,等) 而且這些人必須有個相同的目標 : 真正想要改變台灣,而不是真正想汙錢

B15 我不知道歷史上有哪個革命還是學運只是大家上去丟丟鞋的.... 提出解決問題我的回答如上 .... 沒那麼簡單吧 .... 但我覺得全國大專院校去總統府前一起丟鞋會是個不錯的開始 ( 至少代表我們這一代開始圖結了 )
B18 降低成本是很厲害沒錯 , 但是那是純工業時代的東西 , 我認為現在必須有不同的創新才能真正策動進步

A的成本100你降低到50,很厲害 , 但是消費者只願意花150買所以你賺100 ,

B的成本100 雖然只能降到70 但是消費者願意花200買 ,你賺130 , 多賺30塊回饋給員工,社會等會對整個國家有不小的幫助
革命就是要推翻當前體制
需要的是一個跨時代的領袖
但我覺得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個人
他當上總統也能改變台灣
如果說要革命,是要推翻什麼?
教育制度?貪腐?執行力不彰?經濟不好?房價?
破壞通常還要伴隨著創造
革命完,要拿什麼去頂替現有制度,應該要有一個完整的方案
我覺得團結也不算是很大的問題,如果仗著人多勢眾,沒有深思熟慮、無視可能後果的一意孤行
那也只是民粹,那不叫團結,也不叫民主
我認為應該要從價值觀開始改變,從大家不再用___島這個詞,從大家不再把這塊土地當成只是一個小島
從崇尚外國文化改變成能夠接受並提升本土的文化價值,正視自己國家的問題
並想辦法從制度內改變而不只是加入他們(打不贏就加入他們XD),然後一項一項的修正吧
找出一個屬於我們的解決方法,而不只是說英國研究報導,德國如何,韓國怎樣,日本表示,或是一些名嘴兼江湖術士

另外我Google了一下,埃及就是因為政府長期干預經濟,導致價格失衡,貧富差距過大
此外是大概3年前人民把在位2x年的老總統轟下台,於是對當前的執政者期望他能有很大的作為
不過執政者主要是外交手腕比較優秀,內政方面並沒有很卓越,因此人民耐心很不足
然後埃及軍方(支持原有政治體系)跟執政黨(穆斯林兄弟會)對立
所以感覺每個國家會暴動,通常都是累積極大不滿,但不代表可以解決問題,推翻之後又要等新的英明的領導
久了內亂只會成為讓經濟更低迷的因素而已。
革什麼鬼命...
這些問題怎麼社會學家從工業革命開始就再說了,
發現問題很簡單啊,但是怎麼做?
要革命,行,
你有那個能力嗎?

這影片最後一個部分在講使命,使命的定義在影片裡,可稍微看一下。

若你要成功革命,必定要把革命當成使命,

機會你有了,
承諾你或許有了,
但能力呢?你有嗎?你有影響力嗎?你有經濟能力嗎?你有足夠的演說能力嗎?...太多了,
要革命,行,
去做吧,去培養自己能力,別掛在嘴邊。

PS.我不是在嗆你,我只是很認真看待你的這個心情分享
只是我不認識你,所以我想我也只能這樣告訴你,
去看局勢,去學習,去擁有承諾對自己或是對別人。
這事情,花上一輩子的時間都不一定會成功,祝福你。
降低成本可以有這兩種情形
1.技術進步 成本下降
2.壓榨勞工
第一種才叫創新 第二種只是剝削了勞工應分得的利潤
而22K政策又更幫助了第二種情形的歪風
革命不是那麼簡單的
需要真正有能力的人去領導
不是不去, 是真的知道自己沒那個領導能力

誰不想革命, 非常需要計畫, 但很多人可能今天不上班
薪水沒得領, 下一餐的飯錢不知道從哪生
還敢革命嗎?
我也認同有不同創新可以策動進步

而你所說的 ,有這樣的結果當然不錯 (不考慮 消費者人數增減 的情況下)

但我不清楚你所說的純工業時代是什麼意思

讓我想到現在人們口中的 傳統產業 不是 高科技產業 真的很傷心
只能淚推學運+1

革命言重了,政府會腐敗成這樣到頭來也是人民縱容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