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 149 則回應

他還是政治大學首任校長,永久名譽校長
很討厭那些激進份子只會搞些小動作引人注意
其實我覺得現代人還分 大陸打仗過來的 及 鄭成功 那時候過來的等等。

其實都很好笑了,我們生在台灣,當然都會認為自己台灣人,不論血統,即便是外國人在台灣長大
,他依然不會認為他的祖國是在國外,而是在台灣。所以從原住民的所佔台灣人口表示,其實我們
都不是台灣人?!

今天蔣公是總統,他的銅像一般人不會破壞。一個總統做的再怎麼不好,我覺得做出這些手段
的人也真的很可悲。不尊重自己國家的人,別的國家一樣瞧不起。而會做出這些舉動的都是逢場作秀
的傢伙,降低台灣的格調,愚笨又無知。
不知道有沒有人很好奇 為什麼每次228
都有人翻舊帳 可是翻舊帳的人卻告訴你
不要撕裂族群 他們只是想要真相

問題講想要真相的黨 也曾經當過國家統治者
這其實也挺有趣的
無意引戰 有得罪先說抱歉了
只是對於從小看到的戲碼感到疑惑

BY東大金城武
放下228 勿忘南京大屠殺 BJ4
B3
中興淚玉玦
覺得悲哀.....不好好睡覺搞這招==
我並不覺得這是一個很可恥的行為

當人民理性的抗議被政府視為糞土時
這種非實質暴力的行為最能引起注目
也不會傷害到其他人

如果當時國民政府尊重台灣人民
就不會有二二八事件了
一個統治者不尊重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民
那要台灣人民怎麼去尊重這個國家和其統治者?
恕我不能苟同B8的意見

國民黨政府當初來台確實對不起台灣人民 也造成很多悲劇
這點不可否認
但是人民的抗議並非沒有被政府聽進去
至今二二八事件已經廣為人所知 政府也道歉並且持續給予受害家屬陪償
我認為在人死不能復生的狀況下 如此的照顧已經是政府所能做到最大的誠意

同於B3 B4的意見 我也認為許多人在不是理性的為了紀念 警醒的目的下
不論是對對國家曾經的領導者做出侮辱的行為
抑或是以抗議之名行分裂人民 激化族群裂痕
都是難以令人苟同的

所有事情已經蓋棺論定,死者為大,又為何要侮辱?
況且事實上也沒有任何一個政黨真正是清白得足以直指他人汙穢。
我覺得重要的是記取歷史的教訓
並且不要再持續想著當年那種省籍情節
相信我們這一代的人都是在同一片土地出生、長大
讀一樣的書,歷經同樣的歷史事件(總統直選、政黨輪替、兩岸三通)
我們或許有著不同的政治立場
但是學會尊重和包容才是一個國家長久之道
仇視和對立只會耗損國力
二二八是個悲劇,是當權者對弱勢的屠殺
當人民面對到這樣子的政府,無論你是本省外省原住民還是新住民,都必須團結一致,捍衛同胞
B8有時候在動盪的環境和世局之下
威權有其必要性
在當時內有共產黨內亂 後來外有二戰的這種環境之下
很難說沒有經過蔣中正強硬的手段統治過的台灣
現在到底會變成甚麼樣子
有些事情一體兩面
威權統治所以發生了228這樣的悲劇
但是如果不這麼做呢?
會不會爆發更大的流血或者是政令無法推行?
戰亂時 有時候領導者需要的不是仁慈
而是鐵腕 強而有力的領導

我覺得這是我們必須要去關注的
很多事不能只看表面
你覺得他是不尊重人民
但為政者有時候要考慮更多的面向
不管怎樣 這就是為何我們要學習歷史
不是讓你滿懷偏激和憤怒
而是要共同記取歷史教訓 看怎樣才能做得更好 不讓憾事重演

至於是非對錯 年代已這麼久遠 也有很多想像空間 大家心裡有把尺就好了
如過過分偏激到蓄意挑起族群對立
這種人才應該是全民的公敵
謝謝B9的意見

的確
目前政府已經用盡最大的力氣在撫恤受害者家屬或遺囑
為他們過去所做過的悲劇負責
而死者為大這句話也無誤
但是這些二二八受難者幾乎都是死不瞑目的
對家屬來說
政府再多的撫卹都是沒用的
因為連真相都還未水落石
他們要怎麼安息

人民也是不容被侮辱的
B11謝謝你提供的觀點

我能體會當時政府的作為有其必要性
只是在尺寸拿捏部分沒有很精準

其實我只是不覺得這種抗議方式很可恥或很可悲
抗議是民主社會中對政府不滿的表達方式之一
至少他沒有影響或傷害到其他人
或許我們不該把噴漆這件事定位在侮辱前元首
應該把它定位在省思歷史
同意B11
每個時代政府的手腕有他那個時代的意涵
你我若作為當時的執政者 未必不會做出相同的決定而遭人唾罵

至於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我不敢多言
對於我一個學生而言 我知道的事僅僅是文獻所告訴我的
我們都不是那個時代的人 而當時親身經歷的人也幾乎凋零殆盡
因此現在的政府也只做到這些

我同意追求真相是重要的 但是必須建立在理性的前題上
而"任何人"的人格也都不容被侮辱
社會的和平與秩序公義 不是建立在以怨抱怨的基礎上
因此 即便是為此而油漆謾罵字眼在蔣公銅像上
也不能成為一個正當的理由
[好奇] 那怎麼沒有人對於牡丹社事件有所反應呢?
是否要每年定某一天紀念日把sony跟toshiba丟到垃圾桶燒燬(?)
以示抗議來捍衛台灣的尊嚴?

台灣這個移民社會中的歷史上
本來就會有許多外來政權統治下的衝擊
只是荷蘭,葡萄牙,日本,都相繼失敗退出了
才免除被後人記得他們曾有的惡行,一直辱罵至今?

我覺得每年都重演相同的戲碼實在幼稚
我們享有當今自由的社會與發展也是歷經幾百年的血淚換來的
紀念日追思受害者們之後是要為下一步進步努力
對於日本我們都有如此胸襟,完全是盡釋前嫌的地步
只針對特定的對象一再攻擊實在很沒意義

除了造成社會對立,媒體可以大做文章,名嘴們可以領通告費去錄一年一度的批鬥大會之外好像沒有好處?

誰能告訴我,噴漆,拉銅像能再為多少受害者家屬爭取多少福利與賠償?
如果歷經多年至今對於受害者補償尚有不妥之處,需要採取激烈的手段還他們公道,那我義不容辭衝第一個去噴!
每年都來抗議一下好了!
那牡丹社事件我們要約哪天來一起討公道呢? 喬一下時間吧!^^
我得到的省思:
小明的祖先被清朝官誤殺, 我們應該鼓勵小明去紫禁城潑漆, 並破壞其財產, 奪取其寶物已為補償
否則我們能斷定小明的祖先無法瞑目
XDDDD
B16有點太猛 不過這例子還頗中肯的 哈哈
B16 XDD 太神拉!!!
你要怎麼看怎麼想我無法可管
但是你把這個案例套用在不同時空不同背景下
會讓人覺得好笑
沒有不同時空啊
228的確已經步入歷史
現在的國民黨沒一個跟當年事件有關,那些威權迫害的人早就死光了
我不懂一直抓現在的國民黨出來鞭有什麼意義
現在228根本是被民進黨拿來當做催選票的一種方式

btw
放蔣公銅像根本沒啥大不了
現在的銅像就只是歷史
如果有人認為放個銅像就表示這個國家還在崇拜威權
我替那個人感到可悲 因為這樣想也未免太自卑了吧
那請教您對於時空跟背景的追溯是多少規格呢?

這樣我好來算這個帳要算到哪些範圍~
那228事件追究的截止年份到何時呢?
好讓我來計算噴漆要買幾罐^^

真相要水落石出,知道真相的人也要存在這世上
搞不好現在早全當神仙了
牡丹社事件的真相咧? 還有史上更多更多其他事件的真相呢?
該如何賠償那些曾被我們不公平對待下受害的原住民們
我們是否每年都要懷著滿滿的歉意給他們每一個人鞠躬,然後找日本鬼子算賬!!

我認為這個噴漆事件無聊至極
B20 恕我說得稍微難聽一點
噴漆不過是選舉近了要激起對立的慣用伎倆之一爾爾
要抗議有更多方式 不必用這種無聊的宵小伎倆

B22
歷史上不斷持續的發生著這些幾乎相同的事件
我只想說 要追究所有事情的話 沒完沒了
為啥要focus在這裡?

最後 請問你是228是見那個時空的人嗎?
如果不是 那哪一代的爭議交由哪一代處理就好 我們能做的 必須做的
只有謹記在心 警醒後人
而不是發酵這個議題 激起國家人民互相對立
甚至從228事件的保護傘中牟取政治利益

無聊至極 無恥至極
所以抗議者是去噴蔣公銅像而非國民黨黨部呀XDDDD ( 開玩笑的

其實我真的覺得噴漆抗議只是一種意見的表達
並非要藉由噴漆來爭取賠償福利或搞族群分裂什麼的
這樣想真的太膚淺了

我們要把這個噴漆事件定位在省思歷史,記起教訓,讓未來的國家更美好或是更團結
如果只是把它定位在侮辱元首,以怨抱怨或是政黨的政治鬥爭等
套一句你的話
那未免也太自卑了吧!
I can't agree with u anymore XD
噴漆事件定位在省思歷史?
那我們退一步來說
即使他噴漆是合理的 幹嘛要去噴在特定人物的銅像上?

說真的 今天如果沒有這個事件
不會激起社會上這麼多人不同的意見爭吵
因此我不能同意你說這個行為是用以記起教訓,讓未來的國家更美好或是更團結的說法
因為就我雙眼所見 結果並非如此
至於又為何要這樣做?我相信許多明眼人心中清楚
言盡於此
我並沒有要跟你吵啦XD

換句話說
我只是覺得抗議是一種意見的表達
今天它噴在哪裡都一樣
如果你覺得我的想法有什麼不妥
那就當作我的思想太狹隘吧~

我真的無意引起紛爭
我只是覺得抗議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B21
恩~ ... 對!
所以...
每年228表達的意見是相同的嗎?
該不為228是個表達意見創意大賽!!?

警告!
乾淨銅像正逐漸消失中,大會不排除製造更多的乾淨銅像來供228活動之
開玩笑的XD

但也請仔細想想 我們這代到現在每年這個時候用各種創意表達相同的意見
然後要點錢請清潔工或是誰來善後

表達意見的方法很多種,紀念日的活動可以有更多好的選擇,讓我們來從歷史中得到警惕,做為日後借鏡
如果今年想要以噴漆的方式警惕歷史,那就大大方方地辦個活動每人發一張紙畫完開始盡情噴,人人有功練(笑)

偷偷摸摸的跑去非活動現場噴漆,破壞公物,然後媒體來報
搞得每年都例行性的有各類抗議活動似的
是否有失水準? 是否有點無聊?
啊~剛剛應該是回B24
:P
啊我可能語氣稍微重了一點 不過我是沒有要吵架的意思 也沒有動氣
總歸一句 我只是對於這樣的做法感到不妥而已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