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自
"陸軍下士洪仲丘枉死案在今(7)日宣判,在全案18名被告的軍士官中,
除了時任旅部連長徐信正被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以外,
其他軍士官包括何江忠、范佐憲等人,都被輕判6個月有期徒刑,並得易科罰金,不必入監。

而今日到場聆聽判決的前旅長沈威志,原本到庭時一臉凝重,但一聽到審判長宣判自己6個月有期徒刑後立即臉露輕鬆笑容。"


轉錄自【聯合新聞網╱綜合報導】

洪仲丘案今(7日)下午4點一審宣判,原本被起訴的18人皆獲得輕判。

原本被控凌虐部屬致死罪,被檢察官求處無期徒刑的禁閉室管理士陳毅勳,一審宣判六個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

前542旅旅長沈威志、前副旅長何江忠、旅部連長徐信正、副連長劉延俊、
上士范佐憲、士官長陳以人等6人,原本被控涉犯「共同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處罰、共同職權妨害自由」,
一審宣判僅徐信正被判處八個月有期徒刑,其餘5人皆判處六個月有期徒刑。

禁閉室室長蕭志明、副室長羅濟元、禁閉士管理士宋浩群、李念祖、陳嘉祥、李侑政、
黃冠鈞、黃聖筌、張豐政及侯孟南等10人,涉犯業務過失致人於死。
一審宣判羅濟元、陳嘉祥、黃冠鈞、黃聖筌等5人五個月有期徒刑,
蕭志明、宋浩群、侯孟南、李侑政、張豐政等5人無罪。

269旅憲兵官郭毓龍涉犯「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
一審宣判判處拘役30日,並判刑三個月有期徒刑。

共 22 則回應

投票有囉~可以去那邊討論!
一條人命這樣罰? 那誰來合夥我們來把這些政治人物、貪官廢物害一害去死 反正關個幾個月或是罰個錢而已 zz
軍制體系這麼黑暗這麼吃案保家衛國? 可憐阿
投票只有兩個選項
要先選邊站
我覺得這邊問比較好討論~ ^^
看了真的悲憤交加是該革命了 一切真的是爛的太跨張了
現在是在 鄉民判案嗎==
判決書是怎麼寫的 這樣判得下去= =
補教名師高國華,因為炒股獲利3400萬,違反證卷交易法,遭最高法院判刑1年8個月,併科罰金三百萬元確定,相關卷證移送到北檢後,將發監執行。

炒股都判1年8個月,
法官怎麼當的,
律師、檢察官真的需要法律相關科系畢業嗎 ?
鬼島~


洪家律師團對於洪案一審宣判之聲明稿

肯定法院判決五四二旅人員應負違法處罰及濫權拘禁之責

首先,就五四二旅旅長沈威志、副旅長何江忠、連長徐信正、副連長劉延俊、代士官長范佐憲與士官長陳以人等6員,我們肯定法院判處該6員應負起共犯責任的結果。社會大眾必然對於法院刑度的輕重有所質疑,這樣的質疑事實上要從社會的期待與起訴書原本起訴法條之落差,來加以理解。

五四二旅完全不需要為仲丘之死負責嗎?

就洪仲丘因受非法拘禁而死亡的部分,原先的軍檢起訴書將致死的部分切割,只論告二六九旅禁閉室基層人員過失致死的刑責,卻隻字不提上列五四二旅的長官們是否要為洪仲丘死亡一事負責,顯然在維護高階長官,好比黑幫圍事後總會叫聽命的小弟出面頂罪,而真正發號施令的老大依舊逍遙法外。在軍檢偵查的過程中,我們看到同是被告的長官受到軍檢禮遇,而大多數的基層士兵被告卻連一位辯護律師都沒有,更別提軍檢起訴後告訴代理人向軍事法院聲請閱卷竟頻頻受阻。在這種不公平的軍事訴訟程序中,公民們以及被害人家屬力爭將本案移轉給普通法院審理,希冀司法能公平審判、還原真相,回應一個下士之死所揭發的長年軍隊陋習以及長官恣意霸凌下屬的軍中文化。

然而,本案移送普通法院審理後,檢方仍未就五四二旅是否要為洪仲丘之死負責的可能性追加起訴,法院亦未曾曉諭是否應追加起訴或變更適用法條。更奇怪的是,受長官指示刻意加速流程並且違法辦理洪仲丘禁閉(悔過)案的承辦人石永源明明是串連共犯的關鍵人員,卻也沒有被追加列為被告(該員以及另一名未依法應就洪仲丘體檢結果BMI值過高判定不宜操練的軍醫官王劭中,現在均由被害人家屬自行委任律師提起自訴)。第一審的審理結果,自始僅僅是試圖維持或鞏固軍檢起訴時所設定的劇本而已,而我們對於這樣的結果並不滿意,我們認為公訴檢察官作為社會公益的代理人,並沒有積極善盡追訴究責的義務,迴避了公民們與被害人家屬想要知道的真相:「五四二旅到底出了什麼事?這些被告中誰應該並且如何為仲丘之死負責?」。針對此一起訴法條與社會期待之落差,最後導致判決結果輕微,告訴代理人將懇請公訴人對於本案上訴於高等法院。

勿忘洪案教訓,軍中人權改革的腳步不能停下

在國防部的劇本中,「五四二旅頂多是非法拘禁」,但是公民集結的力量,絕對不是只要追究「洪仲丘被非法拘禁」的責任歸屬就好,更多的期待是要指出軍中長官對於服役青年的生命的輕賤,竟能無視諸多保護士兵生命、身體安全的現行法令及程序規定,只要長官想整誰,就可以在於法不合、程序不備、文件不齊的情況下,粗暴地把人送到禁閉(悔過)室裡接受不人道的操練。即便法規早已明定士官攜帶照相手機應核予申誡懲罰而非禁閉(悔過),五四二旅被告等人仍大言不慚地說這與他們習慣的作法不同,顯然根本不在意送關洪仲丘的禁閉(悔過)處分是否合法,就算違法也不妨礙他們要趁機教訓下屬的決定(沒當過兵的人也知道申誡哪比得上關禁閉讓人害怕),更足彰顯軍中放任長官恣意管教、濫權處罰下屬的部隊風氣,這才是真正的違法亂紀,應該深切反省、改進。

我們無意過度苛責本案中被起訴的每位被告,但是同樣地我們也不願意對每個被告應該承擔的責任輕輕放下。判決應該要充分地反映每一個被告在這個結構中,對於犯罪結果的行為貢獻,不能因為整個犯罪是由集體所形成,就讓每個人的責任被稀釋淡化,好像一切都只因為這是被害人的不幸,而無人要為他的死亡負責。部隊應當視為一個整體,其中的主事者,作為整體的實質掌控者,才是本案最應該被追究的源頭。我們很遺憾,院、檢仍然沒有警醒到在這個司法層次上的重要角色:部隊作為我國最後一個未經轉型、不文明、不法治、不人性的黑暗角落,司法應當肩負起對被告究責,進而促使對制度檢討,推動國家社會向前邁進的義務。

最後,無論本案結果如何,我們希望社會大眾勿忘洪仲丘──一個下士之死所帶給我們的教訓,家屬的悲痛可以漸漸放下,但軍中人權改革的腳步不能停下。
謝謝B8
總算看到一點有用的消息
===
業務過失致死罪:「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
私刑拘禁致死:「私行拘禁或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百元以下罰金。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
====
1.判決書:「陳毅勳亦不得利用其操課權責恣意對禁閉(悔過)生任意施加無限制之操練,造成禁閉(悔過)生沉重負擔,所為誠屬不該;」
>>6個月???
2.判決書:「下午4時40分許批准執行洪仲丘、宋OO執行禁閉(悔過)室處分前,郭毓龍已指示先行收入洪仲丘、宋OO」+「郭敏龍犯後否認犯行之態度,以及其犯罪之動機與目的、手段、侵害他人人身自由之時間長短等一切情狀」
>>3個月???
3.判決書:「本件懲處案之核定歷經各級業管長官如被告沈威志、何江忠,卻無一人指出上開違誤而造成本件錯誤懲處,亦令人難以想像;參諸軍中規定固然繁雜,惟有適用之必要時即須嚴加遵守,否則所制訂之規定將形同具文,而失去制訂之目的」+「兼衡被告沈威志等6人犯罪之動機與目的、犯後否認犯行之態度,」-「被告沈威志等6人均無前科,素行尚屬良好。」
>>6個月???
B5 B8

投票那裡邊討論非黑即白 各種不理性
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正解
只有傷害最小的解決方法
而我們也不一定能發現所謂的真相
同推 B5 B8

很多事真的無法使用 "對" "錯"二分法去看待
有時候法官是不得不做出這樣的判決,因為法條就擺在那,他不能隨心所易地去下判決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覺得結果很瞎、法官是恐龍,但請了解司法是有一定的程序

而對於洪案,我們沒有人參與偵查、開庭等過程
所以"沒有人真正清楚所有細節"
請更客觀一點,更理性一點地看待這件事
都給外面判了還是不滿意,然後又怪到軍方,實在是無言以對。
如果已經完全不相信體制,乾脆去私刑好了。
理性 好嗎?
要是都要符合民意 那人民公審不就好了?
拜託不要鄉民判案
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玩的現象XD
當初怕軍事法庭官官相護
所以移交一般法庭

現在一般法庭審判出來
又覺不合理
那當初為何不給軍事法庭去判呢
軍事法庭判的一般都比普通法庭還重呢XD

最後乾脆全民公審 全部死刑
不就結了XD

BY東大金城武
民眾早就失去理智了,只想著要重判。
這個社會已經有了問題,人民已經不相信體制,就算體制裡的人們再努力,人民的眼睛早就已經盲了。

話說,原本給軍審判,也許還更重。
你們吵著要把案子給一般法庭,這就是結果,然後又不要這個結果,到底想怎樣。
B15同學
"軍事法庭判的一般都比普通法庭還重呢XD"
話不是這麼說的,當初移交桃檢確實有其考量性
原先就是害怕軍中從輕發落此案,故決定由桃檢進行偵查
最後軍事法庭會判得比較重嗎?個人不這麼認為
搞不好因為軍方有意為之而使案子更快終結

最後,案子還會上訴,還有得吵呢((嘆氣
別再說什麼給軍事法庭判會判更重了......
現在的結果儘管不滿意 但至少還有一定的透明度
軍事法庭的法條是相對比較重沒錯
但重點在於~這件事他們打算河蟹
如果交由軍事法庭判的下場八成是 河蟹成操課中暑不幸意外死亡
最多就是相關單位被督導 然後一些做做樣子的政策 ex;防中暑小卡
這當過兵的都知道 裡面出事最愛粉飾太平.....
這也不是第一例死人了......
沒當過兵的光是看事件初期軍方的各種反覆說法
監視器各種剛好關鍵時間都沒畫面
你相信軍法的公正度和透明度?
要不是當時吵的夠大早就無聲無息了......
現在雖然交由民間法庭判案 但問題點在證據早就被湮滅光了......
哀.....奈他何? 現在如果出來指責判刑太輕又變成一種民粹了......
認不認為 都是沒經歷過 所以也沒啥好說的
除非你能證明 不然終究也是空談
反正還有得吵就先看下去吧

我相信到最後一定是全民公審XD
罪刑法定原則很明白的告訴我們-須有足夠證據來推翻那些嫌疑犯之清白性
於罪證不足的狀況下,法官酌以如此審判情有可原
才一審而已,讓我們繼續看下去(茶~
同意樓上+1
證據被銷毀太多
法官這樣判 可能算盡力了
馬上回應搶第 2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