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台灣很不平靜。

我知道我以下的言論,立場已經不中立不客觀,但我還是要講,因為我是個合法的中華民國國民,我有發言權。

其實關於昨天的衝突,我的看法如下:

站在服貿反對方來看,服貿反對方的組成不外乎下列人士:
1. 民進黨黨團;
2. 社會底層辛苦的血汗勞工;
3. 傻傻被利用的大學生;

民進黨黨團人士反服貿,很顯然是為了政治利益,這我想我不用多說;
血汗勞工反服貿,是因為他們覺得當開放大陸勞工來台競爭後,他們會失去工作機會,自己飯碗不保,無法養家活口,而事實上,開放之後,我覺得也真的會是這樣,所以他們會反對,實屬常理,而且他們是服貿反對方當中,最理性,也是最有理由反對的一群人,因為我相信,他們是真的希望立院能夠逐條認真審查服貿的一群人,因為我相信,他們真的很擔心他們的生計,我完全能理解,因為我父母就是在那個社會階級的人。
至於大學生,別鬧了好嗎?請你乖乖地唸完大學再來吵好嗎?現在還未接觸過職場的你們,我不相信你們會真的對那些法規有感覺!況且,畢業後的你們,我想應該不至於會淪為社會底層的血汗勞工,我覺得至少應該是個中產階級以上的仕紳,如果將來會成為台灣社會中產階級的你們,我覺得你們一定會覺得你們學生時代做的事情很可笑很無腦,你們搞不好會反過來支持服貿。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

因為站在服貿支持方的人來說,支持方的人組成應該如下(我認為的):
1. 國民黨黨團人士;
2. 與中國大陸有利益關係的商人及企業老闆;
3. 有遠見的社會中產階級;

國民黨黨團人士挺服貿,也是為了政治利益;
與中國大陸有利益關係的商人及企業老闆,前提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因為是商業利益相關,我想我也不用多作解釋;
有遠見的社會中產階級,一個有遠見的中產階級人士,應該會關心國家的盛衰興亡,特別是在經濟這個領域。我想以我自己本身親自體驗的例子來告訴大家,以下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我所接觸過的產業:
1. 多媒體影視動畫產業:我想在我以前發的很多篇文章都已經說過,台灣在這個領域已經遠遠落後大陸超過十年以上,對這領域不了解者,我奉勸別跟我辯別跟我開戰,因為我了解這產業的所有製程以及方向,我相信台灣人會相信專業。
2. 流行音樂產業:從現在很多音樂比賽節目就可以知道中國大陸是多麼蓬勃發展,台灣呢?發展也很不錯,但是,請相信我,台灣的質素遠遠落後大陸,不管是節目規模、資金成本,還是菁英人才,我相信台灣沒有一方面能跟大陸提出來相提並論,為什麼之前去中國好聲音的四位唱將全都鎩羽而歸?就我得到的資訊,我敢保證,一定不是政治立場問題,而是歌手實力問題,我指的實力,不是只有演唱的功力,還包含很多,有興趣了解這一塊的,我可以寫一篇文章來分享,甚至可以跟各位分享大陸所有選秀節目的規模與台灣的比較等等,但是,我相信你們不會想看到這篇文章的,因為你們將會發現,台灣到底跟大陸相比,在數位科技上是多麼的落後與不足,我不想到最後台灣人都被我講到沒自信,個個自慚形穢。
3. 高等教育:大陸的大學生比台灣高中生還認真念書,我想這大家時有所聞,而我所要說的是大陸的高中教育,就我身為高中補教老師來看,台灣的高中教育已經不及大陸了,身為高中補教老師,收集對岸的考題資訊是必要的,而我發現,大陸高考的題目,難度其實蠻接近我們聯考時代的題目,那有人會說,我們現在的學測制度不是很好嗎?多元化發展適才適性,好過以前的聯考制度;這樣說當然沒錯,以高中老師看來,學測的考的東西多變靈活,不讓學生拘泥於一味地背誦以及辛苦計算中,而是具有觀念變化性的考題,但是從另一方面講,學測這樣的命題方式其實是偏向趣味化、簡單化、低級化的。這麼難聽?這是事實,難聽還是事實。但是大陸出的考題偏難,不代表他們的出法不靈活,反觀台灣,每隔幾年就在調整高中課綱,要知道,高中課綱是跟大學高等教育銜接的重要關鍵,如此這樣飄忽不定的修改,甚至有些東西改的啼笑皆非,說真的,我覺得99高中數學課綱的調整有些很棒,有些糟到不行,有興趣的,我可以寫一篇專文來分析其優劣,糟的地方,甚至糟到我都懷疑被對岸入侵教育部修訂課綱了,當然,我是開玩笑的。

所以,我不覺得這樣台灣前景是大家所樂見的,所以以一個有遠見的中產階級來說,我不覺得會有什麼立場去反對服貿,以開放的心胸面對挑戰,本來就是海島國家應該有的胸襟,但是,我很支持服貿要一條一條清楚審查才能過關,這當然是必要的,以嚴謹的態度來保護台灣的產業與勞工,這當然無可厚非,畢竟,這些才是台灣的本台灣的根啊!所以審查完,優劣分析完講清楚,我不覺得在經濟上與大陸開放有什麼不好。

我厭惡執政黨在政治立場上的委曲求全,但我更痛恨在野黨為了杯葛而杯葛的無恥行徑,抱歉,在經濟立場上,我是傾中的,但是在政治立場上,我保持中立,因此我會這麼想這麼說,都是希望台灣的未來會更好,天佑台灣,阿彌陀佛,以上。

共 18 則回應

我父母,以及所有我認識的創業小老闆,大企業家,在這個法案以前,就已經在貿易上跟中國關係密切(便宜勞工,便宜原料布料,大市場)
所以在很久之前服貿剛開始要審的時候,我是支持的(因為也關係到自己的利益),
但今天的問題是在執政黨說要逐條審查,現在卻直接打包呼籠過去,法案沒修,加上這個條約對檯說相對不公平。

我不是反服貿,而是反對執政黨這樣不尊重民意,罔視原先的承諾下所簽的協定。
經濟系教授對服貿的分析

網路文章

服貿對跟我們一樣身分的人影響不會比現在的勞工小
這次抗議事件會引爆,最大爭議的點在政府並沒有將資訊主動說明清楚,在國內討論的狀況不明的情況下就即將送表決流程
另外,中國並不是典型的自由貿易經濟體,有很多自由貿易的好處不一定會適用台灣和中國兩國的關係

服貿即使有可能會為國家帶來收入,但是總收入怎麼分配到國民身上,也是需要考量的點
我在中央有跟26交換生一起上過課 來台科當實驗課助教也遇過26交換生, 也有跟碩班交換失一起上過課,
大陸學生並沒有比較認真, 報告也沒多會寫, 實驗的部分號稱說大陸有上過課也都做過, 而且宣稱大陸的課比較難, 但我看他也沒多會做, 只會說設備比台灣好 比台灣多,
還聽學弟說有對情侶上課還摸來摸去, 很縱慾,

僅針對神化陸生的部分回應
B1
反對的是暴力程序
大陸的學生只會比想像到的更強
用13億的人口去挑精英和2300萬去挑

看運動賽事就很有感覺了
B5 你用簡化的模型去想像26一定會比想像中的強
B3 我覺得來台灣的陸生不是來度假就是不怎麼樣
不然在原本競爭激烈的地方混的開幹嘛來台灣
真正厲害的要嘛就是一流大學要嘛就是去常春藤之類的
不過回歸主題是 目前是程序正義問題
當然不是條款本身的問題,這就跟核能OK,核四不OK是一樣的道理

然後錢跟政治從來就是綁在一起的
經濟傾中,政治就會傾中,中立派顧名思義就是在對自己有利就會開始搖擺
不過這也是很現實且正確的選擇
重點不是反服貿
而是反程序正義

如果有看過條文,會發現其實這些條文都在打空包蛋
真正該注意的是在附件中會影響到的產業
如果去年有關注服貿的話,當時最為人詬病的就是:「關於服貿,中國所提出的條件,我方一概全部接受!」
你可以去google,看能不能找到這樣的舊新聞~
我只能說,這些高官真的有在做事嗎?還是只是抱大腿而已?

的確,服貿會對一些產業造成很好的影響,我相信是有的
但其中也一定會有遭到剝屑的產業。
現在的問題是,沒有進行"全面"的風險評估,就貿然將協議通過~
這怎麼想也不合裡吧?
打個理方,現在你要去跟教授meeting,準備好的ppt起碼也會看過兩次以上,並稍微演練一下要如何報告吧!
再說一次,
重點不是反服貿
而是反程序正義


至於其他
我倒覺得樓主多慮了
台灣大學生不是傻的...........起碼比起立委和媒體來說,我相信我們聰明多了!!!
所以你說遭到民進黨高層利用?
拜託,我所認識的同學朋友,都對台灣的政黨、媒體嗤之以鼻啊,不論藍綠都一樣好嗎!
過去的經驗我們沒那麼容易忘記的,大人們那種政黨分裂的世界,在我們眼中只是可笑的,
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況且,我昨晚所看到的是
一開始是只有學生進行行動,
反而那些高層:蘇昌昌、謝廷廷、柯pp、蔡文文,都是下午or晚上才前去聲援的喔!!
我倒覺得把這行為解釋成「沾光」比較適切吧!
至於陳為廷......就算了吧!!!
B7 對阿, 我的意思就是說26跟台灣人一樣有強者也有弱者,
你今天用獎金鼓勵一批台灣高材生去26的三流地方學校交換, 也可以製造台灣學生通通都超猛的印象

關於那些立委在程序上亂搞, 你知道支持服貿的人怎麼說嘛,
他們相信不這樣搞, 會審不完,

你從產業結構的轉型來看, 服務業本來就是不該開大門的產業, 台灣已經轉型到服務業人口為最大宗(好像約60%)的社會了,
這些服務業占這麼多人, 其實也都是因為台灣的製造業外移+設備自動化的結果, (老的生產線工人改行+製造業就業機會減少)
你開服務業大門後, 只會造成壓縮而不是競爭, 服務業又不像製造業可以外移, 所謂外移就是人出走了啦
個人贊成
[重點不是反服貿 而是反程序正義]
這一段話

但僅就最後一段話
我有不同的看法

我們真的聰明多了嗎???
今天一覺起來FB上充斥著關於服貿關於立院攻堅的文
這些義憤填膺的熱血大學生
在昨天之前有多少人真的有在關心這件事?
我相信一定有部分學生是腦袋清楚的
但顯然不清楚人還是佔了多數
大家糾團糾一糾就直奔立法院
有幾個人去看完服貿全文以及正反方的論點?
有幾個人對於來龍去脈說得出來?
我想多的是只看了所謂"懶人包"就出發的吧
(至於製作偏反方的懶人包單位,這無疑就是一種利用學生懶得看完全文的行為不是嗎?)
而不論他們的目的是反服貿還是反程序正義
我看到的是使用暴力強行進入議會
我看到的是一群學生欣喜若狂的在議場中吃零食喝啤酒

這樣你要跟我說什麼這些學生多聰明
不好意思
就算真的有部分人是清醒的
也被去開趴的人毀了
大學生畢業22K,所以22K是您所謂的中產階級嗎?服貿簽後可能連22K都沒有,想必在一堆討論串您一定有看過類似的言論。
那麼您所謂的有遠見的「中產階級」是誰?
在台灣已經快要沒有什麼中產階級了(M型社會聽過吧?),目前能稱作中產階級的都是當初跟隨台灣經濟起來的父執輩。
除了靠爸靠媽族,很難想像大學畢業生有多少比例的人可以成為你所謂的中產階級。

我們未來有很大的可能反而會是「社會底層辛苦的血汗勞工」(不是你的主觀認同,而是客觀現實)。

還樂觀地以為大學畢業多高階,自詡為未來的中產階級,還以此為標題、論述基礎,未免太過天真。
對某些反對服貿本身的學生並非被利用,反而是因為認清了這個事實,才抗議、反對。完全沒有搞清楚狀況地反而是原po。

再說,未接觸過職場的大學生就沒有足夠瞭解可以反對?想必您生活的家庭一定很富裕,或至少小康。不知道有大學生是必須貸款、打工才能念書的。
也不知道儘管有幸念書,其他家中成員也可能因為自己是那有幸念書的一人,而喪失念書機會的。
對於這種大學生,您想必也是認為他們無法對法規有所體會吧?
想問原po今年貴庚?

如果大學生這個招牌能讓我們免於成為社會底層的那一群


那麼台灣絕對是世界強權
大學生多如牛毛的年代,你為大學代表什麼?
而且我不知道一個有遠見的社會中產階級明明抓錯重點卻說自己有遠見


覺得可笑
我只針對我看得懂的人回應:
1. 我也反程序正義,我不支持國會黑箱進行服貿的通過。
2. 我家並不富裕,我文中有提及,而且我也有辦學貸,20幾萬,都還沒還。
3. 我文中指的中產階級,的確是父執輩,絕對不是領22K的大學生。

以上。
個人覺得你要"服貿要一條一條清楚審查才能過關"又要"以嚴謹的態度來保護台灣的產業與勞工"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了......
我今天剛看完台大經濟系教授對服貿的分析
我沒有多強 也沒有經濟學相關背景知識
但我光看合作內容
台灣對大陸的產業開放 就是林林總總的全開放 幾乎沒有限制
相對的
大陸對台灣的產業開放 限制一大堆 要馬是要求必須跟官方合作 不然就是必須合夥或合資

這根本不平等
再加上立法院根本是在亂搞一通 隨隨便便就說通過
違反程序正義

這讓人怎麼嚥的下這口氣?

說真的 要簽服貿很棒 但也請先確定這服貿是真的可以對台灣人民有所幫助才簽
而不是只有圖利那些錢賺飽飽就準備移民國外的國家蛀蟲或是大財團好嗎
B1

順便推這篇

我返的不是服貿,是對程序的不正義感到憎恨


你他X的台獨團體來鬧X小!
還有XXX的湊熱鬧人群!
大家真的都知道你們在幹什麼嗎?

by 攀岩番薯
B1 是民進黨吵說要逐條
是國民黨配合他們逐條審查
不然是直接生效的

到現在結果每次開會民進黨都不審
然後就發生了現在的30秒通關
就變成"遵照民進黨的意思去做的違法行為"
馬上回應搶第 19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