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版了這麼久,確實都沒有發摟到也沒看什麼懶人包,但剛打完球洗個澡後突然覺得是該來了解一下這次的活動。

了解後得到了一個結論「大部分人包括我在內,獨立思考的能力似乎還不足夠,以致無法挖掘更深一層的問題,並且身為一張白紙的學生加上沒有足夠的獨立思考能力最容易受到煽動。」這或許是台灣的教育體系所造成,但這部分就不深究。

什麼是獨立思考的能力,我覺得就是對每件事情都抱持的懷疑的態度,因為這個原因你會想要去了解他、弄懂它,但了解的方法不應該是一味地閱讀資訊,即便你看了幾千幾萬篇文章、甚至是正反中方的懶人包來平衡你收到的資訊,你也不是真的了解,真正了解的方法應該是你自己在吸收資訊的過程中心中會有一些疑問、假設,而後再透過不斷地閱讀、觀察來驗證進而修正自己的假設,最後得到自己的結論。

「學生攻佔議場」、「鎮暴警察」、「程序不合法」、「黑箱作業」、「30秒迅速強行通過,視為已審查」、「去年六月朝野共識要逐條審查,空頭支票」,這些似乎是群眾聚集的理由,從他們的訴求也可以證實確實是,大家想解決的問題不是反對服貿而是「希望重啟協商機制,並且程序不正當這種不民主的行為在未來不會再發生」,但這些事情在心中產生了許多懷疑與假設。

1. 「學生攻佔議場」:當晚應該是合法集會,應當也有一定數量以維持秩序的警力,議會有這麼容易被攻進去?讀成功高中時常走路回北車,經過立法院常常看到外面有集會遊行,相信警方應該有足夠的經驗不會輕易被攻破,即使被攻進去也不太可能一群人把警察拋在後面用椅子把他們堵在議場的美個門外?可能剛好有人特別熟悉,又或者是裡應外合?

2. 「鎮暴警察」:為什麼會需要加派警力,後續的集會有合法申請嗎?法律規定非法集會相對應的應對措施或是說法律因此所賦予的權力為何?加派警力來驅趕或許就是其一,民主社會是法治社會,不是人治,若不去思考這些事反而容易被媒體的用詞所煽動。

3. 「程序不正當/合法、黑箱作業、30秒迅速強行通過,視為已審查」:什麼是已審查?所謂的正常的程序應該為何?既然程序不合法,在野黨何須害怕?法治社會中的不合法使用正當的程序爭取不行嗎?還是說其實合法,但對在野黨來說不爽就是不合法?卻沒辦法馬上修法讓它變他們所謂的不合法,乾脆找別的方法,譬如說煽動群眾、學生?是否有必要搞成現在這個情況?檯面上的人應該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真正背後的始作俑者目的何在?

4.「去年六月朝野共識要逐條審查,空頭支票」:去年朝野共識發生什麼事?協議要逐條審查,那原本是什麼方式是什麼?逐條審查確實比較好嗎?國際 間的協議可以以如此方式來決定?那在去年六月到今年三月之間朝野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國民黨要在這週突然發動甲級動員甚至透過一些手段讓服貿通過?

這麼多的疑惑以及假設就得不斷地找資料來驗證,好險 Google 可以設定搜尋的起始以及結束時間,不然搜尋相關的關鍵字全部都是這幾天的新聞,導致無法脈絡整件事情,也因為這個過程讓我看到了爆發以前的狀態、並且也學到許多知識。

去年六月朝野協議要逐條審查,也說要招開公聽會等,細節就不多說,乍聽之下應該是好事,但在去年六月到今年三月這段期間,在野黨利用許多小手段「杯葛」服貿協商的進行,也就是說表面是說要朝野協商,背地裡卻是百般不願意協商,如果這個執政黨的作為是可以為國家甚至是人民帶來好處的仙丹,進而獲取更多民眾的心,所以從去年六月到今年三月整整半年多對於服貿協商的空轉,想當然執政黨是很著急的,我不是很了解立法院每天要做的事,但這樣看下來,在野黨也不是一個很好的在野黨,因為他無心解決問題,只想拖延執政黨的作為,讓執政黨因施政上無作為而喪失民心,執政黨與在野黨存在的意義是,執政黨積極的以國家為利益優先來施政進而獲取民眾支持繼續獲得連任,而在野黨在這裡扮演監督的角色,兩者都是要為人民服務的,但杯葛議事這種東西只是把自己的利益擺為優先,為了讓執政黨表現差喪失民心,我猜杯葛似乎在立法院是常常發生的,場面甚至是比這幾天溫和抗爭還要火爆,雖然有些人強調這次抗爭是溫和不暴力,但我認為強調這個沒有用,知道自己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比較重要。

對於服貿本身我沒有細談,我也不是要袒護誰,我想說的是如果只是希望達成這些檯面上的訴求,而最後也真的達成了,大家可能很高興,學運抗爭奏效了,台灣真民主,殊不知你只解決了冰山的一小角,甚至可能只是淪為在野黨操弄的對象,他們似乎發現學生很容易鼓動成為第一支號角,思考能力不夠加上煽動成功後,學生不像眾多的藍領階級,學生可以毫無負擔的無私貢獻自己的時間。那未被解決的冰山另一大角是?從前面的推論可以發現整個立法院都是問題,那究竟是人還是制度的問題?從這篇( http://ppt.cc/mQgD )從法條角度的分析也可以看到制度本身就是問題,但即便制度有問題要修正也是人來修,所以至少人不能有問題,但現在人似乎是很大的問題,他們受制于黨、財團等既得利益者的誘迫,但即使如此,民主政治就是人人都有一票,我們仍然是有選擇的,這是一個長期抗爭,只要以中華民國人民的名義活著你就是在抗爭,所以不應該是輕易地受到鼓舞而去參加集會、然後隨著活動熱度驟減後回歸到平常像是沒發生過這件事樣的生活,然後即便擁有投票權,到了選舉期間也只是看個候選人的 DM、知名度、別人/長輩意見或是奇模子來選擇,甚至投廢票覺得好玩,雖然他們受制于政黨、財團,但如果大家在百忙之中花點時間了解自己可以投給他們的那些政治人物,然後每個人都據此投出審慎的一票,故事的結局就不會總是剩那些孤獨的社運人士默默的奮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