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文甚入,文筆不是說很好,但卻是我對這次事件的感想,我想這是我最後一次發有關服貿的文了,我還會持續關注,但我想我不會再參與抗爭了,因為我覺得參與國家大事很重要,但民主不是一種拿來偷懶翹課的藉口,我對我的教授很抱歉我睡過頭翹掉了2堂課,

今天我從立法院回來了
我從昨天11點半從淡水趕過去,然後就這樣待在立法院到早上7點
都沒有睡覺,在跟我同學討論這件事
其實我前天就有到現場去可是我大概1點就走了

我第一次去的時候
老實說我很傷心
因為我看到的是
一群人在宣傳台獨
一群人在倒馬
不斷的訴求馬的耳毛之類的
甚至還有人道素食主義者
總之就是各種雜七雜八的意見
在我眼裡看來根本是在模糊焦點
我不懂服貿跟總統的下不下台
他是不是腦袋長鹿茸還是耳朵長毛之類的有啥關西?

我們只是一個訴求
請政府跟總統出來面對民眾
將服貿退回去重新審議
就這麼簡單而已
他下台不能解決問題
我們需要有人來處理這問題
而不是躲在後面等大家熱情退了再說

然後一群人只是去湊熱鬧,跟本搞不清楚情況,打卡告訴別人今天我來過,是來騙讚的嗎?這不是觀光勝地阿
講真心的,你會去讚賞一個在世界名著古蹟上簽上本人到此一遊的人嗎?
我想你只會罵他是個破壞古蹟的,而不會讚揚他
更不用說是來鬧事跟只是來領人家愛心物資的人
這種人我真的不想再多做解釋
如果是抱持著這種心態的人
根本就是在為這麼神聖的活動抹黑
才會讓媒體有機會做文章

然後我就抱著這樣的悲痛離開了立法院
原本昨天是不打算參與的
直到後來我回到宿舍後
我同學問我一件事
我問你,如果我都不清楚服貿,也不關心服貿,會不會很糟糕啊?
因為我覺得這件事跟我沒有任何關聯
我當下愣住了
這無非是現在社會大眾所詬病的現象嗎?
我很想回他,絕對不是沒關西
可是我告訴她,其實我覺得還好,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在乎的事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只是你選擇了這樣的方式,雖然我不贊同你,但我不會鄙視你,起碼你比起那些在網路上po些廢文,根本不了解情況的卻搞東搞西來追逐一下當今最流行的事物的人,甚至是那些鬧事的神經病
好上太多了

然後我又找了幾個人聊一聊
有一些人有些想法但不見得完全正確
有些人的見解很獨到
我聊完之後,就決定11點多的時候從淡水趕往立法院
我必須更加瞭藉這次的事情
才能為他下評論,然後請我在台北的朋友等我,
講真的騎摩托車去真的很冷
冷到手都張不開了
但我秉持著不管如何
我都必須要親自參與聽聽更多不同的聲音,看看更多不同的現象
替那些沒辦法來在家裡看實況的,或是他沒辦法重視些事的同學
用我的雙眼去見證,用我的身體去感受

到了現場我就跟我同學一起坐在講台附近
跟他討論東西,然後我就在那邊閱讀服貿的簽署公文
因為我不希望我在不清楚的情況下參與這次的活動
我要知道我到底在反抗些什麼
然後我看了短短5.6業的公文
老實說我根本看不懂他到底在寫些什麼
我只知道他寫的一些綱要跟條款等
然後我同學就跟我說沒關西
講真的沒有一定程度經濟學跟法學的背景
你是看不懂的
然後他拿了詳細的條文給我看
大概30來張A4的紙吧
我根本看不下去
於是就挑了幾頁詳讀一下
發現裡面除了大家講的不對等之外
更嚴重的是很多內容是含糊不清的
這件事很恐怖
這樣出事了沒人可以解決
更不用說是對台灣抱持明顯侵略性的國家
這是將國家的經濟命脈跟台灣人未來的希望交給對方
不要跟我說難道台灣人害怕跟對方競爭?
對!我就是害怕,你敢赤手空拳挑戰手拿大量武器的人嗎?
你當你是火雲邪神啊?

雖然我是反對服貿的
但簽下貿易協定是必然的
我認為這是一種局勢
但不是在這種將武器都交給對方管理
赤手空拳說要打贏對方
這是現實,而不是電影

然後跟他討論到這種台灣人民盲目的現象
他就跟我說
這也沒辦法
畢竟這種很大型的事件
難免有很多人來看熱鬧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就算是焦點被搞得暈頭轉向
可是你要想,你無法控制所有人的思想跟行為
對!很多人的行為不是正確的甚至是錯誤的
但還是有不少人真正了解情況才站出來的
你不可以因為這種現象就選擇不站出來
那才是真正恐怖的事
有想法的人不出來,上街頭的都是一些不清楚情況的
那才會變成你所擔心的,變成一種民粹,一種被操控的政治手段
一群只是被煽動的群眾,那才是真正的暴民
所以你看這次的學運才會這麼和平,只發生些零星的
衝突

現場是十分有秩序的,然後這些管理機制的層級不斷上升
你真的認為沒有一群有想法的人站出來
能做到這種事嗎?

然後我接到他們發的毛毯跟愛心食物
老實說真的不是什麼美味至極的食物
但對我而言卻是一生難忘的味道
他不僅僅只是一顆肉包
而是一份讚揚和平民主的大餐

共 3 則回應

推,我們很努力,你很努力,辛苦了。
辛苦了!
去過加一 完全沒辦法同意你更多了...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