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服貿議題鬧得沸沸揚揚,網路上流傳各式各樣的懶人包、評論,有人反對也有人支持,但是我發現參與的學生有很大部分是人文社會學系,理工科系的相對而言是少數,所以我也希望以一個理工學生的角度提出個人淺見:

歷史發展與國家政策盤根錯節,牽一髮而動全身。經濟影響政治,政府決策影響的更是未來世世代代的發展,面對國家重要決策時更是要小心謹慎。

關於這次的太陽花學運,其實現場的聲音是頗混亂的,有些人去反服貿,有些人是反黑箱,也有些人是反中的。先談反服貿,說真的,服貿是好是壞誰也說不准,協議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有所取捨,或許只能留給歷史來定位;再說,服貿是ECFA下必然的結果,用來規範ECFA下的具體實施項目,如果覺得台灣不應該太過依賴中國,太親近一個拿著飛彈對著我們的國家的話,早該在去年簽訂ECFA前就出來發聲,而不是在服貿準備實施的前夕出來抗議。

再談黑箱,其實服貿的過程中黑箱的不是30秒通過法案,是根本從一開始進入立法院時就黑箱了。早在去年七月服貿就送到立法院委員會,理論上和他國的協議送到立法院只需備查就能通過,但是在野黨的反對以及議會不斷兩黨杯葛使得王金平出面從中協調,最後政黨協商的結果將備查案改為審查案逐一討論表决。

這才是最黑箱的地方,朝野協商是沒有法律授權的,少數集權、缺乏制衡,(最近一個朝野協商的例子就是會計法,果然修出問題了)如果朝野協商就能通過法律的話以後就不用行政權了,不管是誰當總統誰是行政團隊,只要立法院內的立委決定法律就好了。所以當時王金平的處理引起馬英九的不滿,礙於施政壓力(ECFA是馬英九極少數的政績)加上長期對王金平的不滿找了個罪名要換掉立法院長。

中共有沒有施壓?

有。仔細觀察就會發現,ECFA叫做「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第一,「兩岸」一詞並不是國與國的關係;第二,「協議」通常是指國內事務,協定才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例如「台紐經濟合作協定」。反正中共就喜歡跟玩這套,搞小動作矮化你,然後問題來了,這樣的「協定」進了立法院之後到底該歸屬國際協定還是適用兩岸關係法?所以政客就開始玩文字遊戲,然後就黑箱……(說真的立院空轉也不是一個禮拜的事了)

談服貿本身

網路上關於這方面的資料不勝枚舉,馬英九總統今天也在記者會上給予正面回應,確實,服貿可以創造就業機會,讓產業更有競爭力,也提供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很多反對方的說法其實有誤,第一,不會有大陸勞工大舉入侵台灣市場,第二,出版業、媒體不會因為服貿就被大陸壟斷,第三,我不認為大陸會惡性操控台灣經濟。
我知道很多人覺得不可以相信中共的心態,他們一定會經濟壟斷……諸如此類的,但是他們如果真的這樣做一來會引起人民反彈,二來政府也會有所抵制。問題就在,如果他們一切合法,而我們人民又願意買單,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知道台灣的中小企業是台灣的經濟命脈,如果今天開放服貿,陸資會捧著大把鈔票投資你。前提是,你本身必須有價值、有競爭力。對於發展良好的企業而言有人要投資,如虎添翼,何樂而不為?畢竟企業都是逐利而生的,而且政府也有限制投資,公司不至於被掏空,還能擴大發展,真是一舉數得。但是對於本身經營就有困難的企業,自然不會吸引陸資投資,經營狀況可以想見必定更加困頓。

強者更強,弱者更弱,雖然這是資本社會中不可抗拒的結果,但是兩岸的開放卻會更加加速這樣的現象。政府是否有考慮到這樣的結果?是否有因應的對策?是否預見一個更嚴重的M型化社會並且有所措施?我想是沒有。在工會商會的協商中被邀請到的幾乎是業界有分量的人物、企業,但是很多處於弱勢的團體是不知道如何因應服貿,也沒有能力因應的。這是政府溝通不良的結果,加上沒有完善的配套措施,引起民怨最後走上街頭。

談退回服貿

那既然還沒準備好就退回服貿吧,反正服貿影響的範疇只有0.025%的GDP?
如果退回了服貿,接下來還要談貨貿嗎?
台灣是一個代工出口導向的國家,出口貿易佔GDP的70%以上,而貨貿影響的是關稅,其中對於中國的出口就占了GDP的25%以上。

馬囧在急什麼?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韓國最近和中國進行第十次FTA的談判,沒有意外的話今年年底以前就會和中國簽成自由貿易協定。而韓國的產業結構和台灣很相似,如果韓國簽成了而台灣沒簽絕對會衝擊台灣科技業和製造業,假設韓國出口跟台灣出口的關稅差了10%的話,以前陣子大量爭才的o海集團而言,上千億的營收就相差了100億的成本。這些大企業本來就是逐利而生,而且早已在中國各處設據點,公司未必不會直接搬去大陸,到時對台灣的影響絕對遠超過0.025%的GDP。

有人說,我們應該先和美國、歐盟談自由貿易協定。確實,過度依賴中國是很大的隱憂,但是歐美正在從金融海嘯和歐債的危機中復興,我認為必然是會先以保護本國產業為重,在這樣的條件下可能對台灣更不利。但同一時間的亞洲,2011年習近平開始「十二五計劃」(第十二個五年計劃),以擴展內銷市場為目標,在如此肥沃的13億人口市場,哪一間企業會放棄這樣的機會?再說,東協十加三預計2015年正式上路,東協十加三的會員除了東南亞前景被看好的新興國家之外還包括了中國、韓國、日本,14兆美元和20億人口的市場,占了台灣出口比例的65%以上,如果台灣最終決定停止兩岸交流,那無疑是自廢武功,先前的努力白白付諸流水。
結語
不是說簽了服貿就會對台灣經濟好,也不是說簽了就是賣台。很多時候我們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這是考驗執政者的智慧,也是讓人民深入思考的機會。
我認為台灣很大的問題是政府沒有做好健全的評估與因應措施,也沒有事先有效的和人民溝通,民意無法傳達到政府。更大的的問題是產業遲遲沒有升級,我們還是以過去代工出口的模式、思維生活,還把大陸當成廉價勞工市場,於是代工的獲利越來越低,企業毛利減少,員工薪情就隨著變差,更不可能有所創新、有所突破,產業更難以轉型,陷入惡性循環。

當東亞經濟的分工模式打破雁行理論開始相互合作,當中國快速發展,當新興市開始崛起,政府卻沒有真正思考如何因應,沒有思考產業佈局,只求在下一次的選舉終能執政,結果就是兩黨不斷惡鬥。短視近利造成台灣競爭力不斷下滑,實質薪資倒退15年。

政治經濟學家韋伯說過,「政治,是一種並施熱情和判斷力,去出勁而緩慢地穿透硬木板的工作。」的確,「十年樹人,百年樹木」,教育如此,政治也是。政府決策影響的是未來世世代代的發展,因此面對國家重要決策時更要小心謹慎。期待執政者、在野黨和學生深入思考問題,相互合作,開創更好的台灣!

共 2 則回應

『服貿基礎資料總整 』『反對方論述總整』『贊成方論述總整』
【無論您的立場為何,請分享給更多人,讓大家都充分享受知的權益】
_________
  關於服貿議題,各種說法眾說紛紜,正反雙方各自表述。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大家只想相信自己相信的,這樣根本沒辦法對話與討論啊!!!
  所以,我們與許多夥伴抽離自己的立場,整理了許多客觀的論述,以及讓大家對自己反問自己一些問題。
  身為大學生,不!身為一個知識份子,要先吸收背景知識,然後再提出一套完整地論述,並且能接受不同於己的聲音,這不才是民主社會珍貴的對話嗎?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