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警察大學 刑事警察學系

【服貿】身為一個警大學生

2014年3月24日 22:25
在這次的行動裡,我們一直被夾雜在朋友,學長,為來的職業,還有種種種種的立場混亂之中。 我想我先表明我自己的想法。 我支持大部分的服貿條款,但還是有一些部分是應該修的。(在花了大量時間看完服貿) 我支持學運,這是一個正當的表達民意行為。 我同意進入立法院,因為在集遊法下這是被保障的行為。 但是,我不同意強行進行政院,因為這行為是不合法的。 至於有關警察打人,我只想表達我們所有的學長都是聽令行事的。當初我們進警校時是抱著多少自己的夢想和抱負,面對艱辛的訓練才能拿到這份工作。沒有人是因為想打人才踏進這職場。 我不是來為警職人員討拍,在選擇當警察時我們也做好會被人民討厭的覺悟。 長官說什麼我們只能照辦 ,我們的工作就是依法行政,就算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還是得照辦,所以,我想向有志參加學運的同學傳達一件事情,在行動前,一定要確認什麼事情合法,什麼事情違法,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彼此不受任何傷害。 我只希望一切和平,天祐臺灣。
3
回應 140
文章資訊
共 140 則回應
逢甲大學 纖維與複合材料學系
同意
國立政治大學 財政學系
我相信很多人都認為警察很辛苦,我也是 然而,如果上面傳達的訊息就是要把抗議學生和群眾打得頭破血流 然後照做 那說真的,我不覺得這樣有多光榮。 =========================================================== 1991年9月,統一後的柏林法庭上,舉世矚目的柏林圍牆守衛案將要開庭宣判。這次接受審判的是4個年輕人,30歲都不到,他們曾經是柏林牆的東德守衛。 兩年前一個冬夜裡,剛滿20歲的克利斯和一個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牆企圖逃向自由。幾聲槍聲響,一顆子彈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腳踝被另一顆子彈擊中。克利斯很快就斷了氣。他不知道,他是這堵牆下最後一個遇難者。那個射殺他的東德衛兵,叫英格.亨里奇。當然他也絕沒想到,短短九個月之後,圍牆被柏林人推倒,而自己最終會站在法庭上因為殺人罪而接受審判。 柏林法庭最終的判決是:判處開槍射殺克利斯的衛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釋。他的律師辯稱,他們僅僅是執行命令的人,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罪不在己。法官當庭指出:「東德的法律要你殺人,可是你明明知道這些唾棄暴政而逃亡的人是無辜的,明知他無辜而殺他,就是有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在這個世界上,良知是最高的準則,是不允許用任何藉口來無視的。自然法永遠高於社會法。
逢甲大學 纖維與複合材料學系
所以我相信警察手下留情ㄌ........... 不要要幫警察變護,而是真心認為 如果警察真的要開扁,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人受傷 如果警察真的要驅離,不可能讓驅離行動那麼多次才完成 比起 相信媒體,相信網路上的懶人包,相信抗議群眾的說詞 我更相信良知的判斷 BY攀岩番薯
淡江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同意,強進行政院太鬧了 -Cowboy
高雄醫學大學 學士後醫學系
推B2 雖然我不知道警校訓練是如何 還是有長官命令 如果把揮警棍的動作改成 用盾牌將學生推向後方 會不會比較好呢?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同意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外國語文學系
同意~~
國立臺灣大學 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
當法律和良知衝突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 這才是真正的正義 仗著自己有靠山或有藉口就不負責任的態度是不可取的
國立中興大學 獸醫學系
(?)
國立東華大學 歷史學系
推B2 用命令來當成施暴的籍口、行使暴力後罝身事外的護身符 「我也不想的~都是命令~」 樓主不覺得這樣很無恥嗎?
淡江大學 法國語文學系
別忘了每個人都是有大腦能獨立思考的個體, 能判斷到底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 不要把什麼長官的命令啦依法行政啦當作暴行的藉口, 你‧們‧是‧有‧選‧擇‧的 只要違法就能把人往死裡打, 那以後紅燈右轉你們也這樣做不就好了
國立臺灣大學 數學系
我只想問一句: 「所以今天那些在行政院外手無寸鐵的一百多名學生,被用警棍打到頭破血流,是『罪有應得』嗎?」 你們今日的所作所為 要記得,你們絕對無法免責
國立成功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同意~ 我相信大部分的警察也想站在學生這邊 驅離採用柔性勸導 心中默默支持這次的活動 而那些打人打到頭破血流的豺狼虎豹 我想都是會在臉書上辱罵學生「活該死好」那種酸民 這次只是被他們找到機會,從本來所屬的縣市調到台北支援 當然他們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自然要好好讓場面愈亂愈好 在他們心中,當然會想讓這些他們看不起的學生,受到最大的教訓才是! 他們自以為是神,自以為可以庇蔭在「長官指示」、「依法行政」的光輝下~ 接受和他們有同樣觀點、可惜沒有掌握權力、只會在網路上酸的酸民們的喝采~ 我好想記住這些人,牢牢記清楚這些人 記住每一個在報紙上、在臉書上、在ppt上留過這些閒言閒語的人 即使現在無法對他們做什麼,但在未來 我好想讓他們因為曾經有這樣的想法,有這樣看好戲竊笑的想法,有這樣暴力的舉止 付出代價~
東海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推B9
中央警察大學 刑事警察學系
警察為政府做了這麼多,也不見上面有人出來坦 馬英九不用出來負責嗎。 說到無不無恥,B10你怎麼不自己做做看呢。 你是歷史系的,應該知道不同角度會有不同的歷史詮釋。 我不會說這種心態是正確的,但是說出無恥二字也大可不必。
中央警察大學 刑事警察學系
還有附註我不是原PO
國立臺北大學 休閒運動管理學系
雖然警察必須執行命令驅逐群眾 我也同意 但不拿警棍跟盾牌尻人也不會丟飯碗吧 還是有下攻擊學生的命令? 只是一點意見 我知道很多警察還是相當為難且辛苦的 但我認為濫用暴力的警察不該替它們護航
國立中央大學 光電科學與工程學系
淚推~~!!!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 電腦與通訊工程學系
推B2 如果你說那些踹人不眨眼的警察都是不得已的 拿警棍狠狠敲人的頭都不是自願的 那你真的要去洗一下眼睛 有哪個正常的人會想主動去攻擊人的要害? 就算你說是聽命行事 你看過哪個正常的人面對手無吋鐵的人拼命追打? 不管長官命令為何 喪失人心還能稱為人嗎 就我來看影片中的鎮暴警都已失去人的理性 在他們眼中看到的不是台灣同袍 而是一群該死的低賤罪犯
國立東華大學 課程設計與潛能開發學系
覺得....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警察的辛苦一定有,但假如真要驅趕,哪會這麼溫和...... 推B15
國立成功大學 微電子工程研究所
警察哭哭~ 條子就是條子 現在跟軍人一樣黑 還是黑得發亮 噢~差點忘記了,國家機器麻,可能沒有什麼腦袋判斷對錯, 該不該動手 ㄏ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光電工程系學研究所
B3 知道甚麼叫做"執法過當"嗎? 雖然我們學校沒有法律系,但有法律相關通識課 看到你這種言論:「如果警察真的要開扁,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人受傷」 建議你多上課,才不會讓你近乎無知的"良知''出來混淆視聽。
原 PO - 中央警察大學 刑事警察學系
我是原po,我想說一件事情。 我在我的po文中沒有要卸責的意思,我只表明了我們的行為都是聽從上級的命令。 但是我沒有一句是在說打傷學生的警察無罪。我們在學校常常在探討的其中一個問題也是在研究當上級有違法的命令下來時該如何拒絕,因為就算是上級的命令,執行的我們依然是有罪的,這點大家都清楚。 我的po文只是想減少一點衝突和流血,沒有要卸責。
國立東華大學 歷史學系
B15說警察的驅散行為是命令行事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的確只是命令行事 但我想命令總應該不會是「毆打學生」吧? 作為一個警察之前你首先是一個人,我不會要求你要勇敢的站出來違抗命令什麼的 但那些一邊笑著的踹人,毆打,甚至拿盾砸學生(我還是第一次知道盾牌可以用砸的,你們警察真的是讓我開眼界)的傢伙,然後出來說「這只是命令而已,不關我的事啊」 我只能說不管從我個人的角度還是社會的角度,都可以擔的起無恥兩字 就是不知道台灣有沒有執法過度這條罪
國立東華大學 歷史學系
B15說警察的驅散行為是命令行事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的確只是命令行事 但我想命令總應該不會是「毆打學生」吧? 作為一個警察之前你首先是一個人,我不會要求你要勇敢的站出來違抗命令什麼的 但那些一邊笑著的踹人,毆打,甚至拿盾砸學生(我還是第一次知道盾牌可以用砸的,你們警察真的是讓我開眼界)的傢伙,然後出來說「這只是命令而已,不關我的事啊」 我只能說不管從我個人的角度還是社會的角度,都可以擔的起無恥兩字 就是不知道台灣有沒有執法過度這條罪
國立臺北大學 休閒運動管理學系
B25 法律我也是一頭霧水,不過有一個叫做比例原則的東西規範執法應該要適當 今天警察動用4~5人我不信拉不動學生,但卻使用攻擊的手段來驅離,或許有違法
國立臺灣大學 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
進入立法院何時是集會遊行法保障的了?? 當然這裡不討論集會遊行法本身就是一個惡法 事實上佔領立法院和行政院 本質上根本沒有不同 都是違罰侵入 然後在外面的學生以靜坐的方式捍衛在裡面的學生 怎麼會有不同? 但是行政院外靜坐的那群 被鎮暴警察血腥鎮壓 行政院長在談這件事情的時候 只談親入行政院的那群是違法 但卻不談為什麼要血腥鎮壓行政院外靜坐抗議的學生??? 如果他們可以毆打行政院外靜坐的學生 改天他們就可以毆打立法院外的 這兩者根本沒有甚麼不同
元智大學 資訊傳播學系
現在網路發達 「集會遊行法」大家都可以搜尋的到 第六條早就規範好禁止集會遊行的地區 寫得清清楚楚的 不得再總統府、「行政院」、司法院、考試院、各級法院及總統、副總統官邸@#$%#@(有興趣的自己看) 冷靜點,好嗎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 資訊管理學系
同意! 依法為準,其餘免談!
國立臺灣大學 化學系
比例原則 謝謝指教 www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化學工程學研究所
執法過當了 畢竟學生手無寸鐵 這樣毆打國家下一代對嗎? 不過警察有警察的無奈學生有學生的立場 做了這麼多虧心事螞蝗怎麼還能安心在家睡覺呢? BY聯大小野貓
國立清華大學 材料科學工程學系
B5 如果情況能以盾牌控制目標學生後退,然而為什麼會選擇使用警棍?? 事出必有其因吧!! 闖入行政院已經嚴重侵犯國家了
國立交通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大家知道你們不願意
原 PO - 中央警察大學 刑事警察學系
就是因為現在的政府已經失去執法標準,我才會在這邊po文希望大家能夠遵循法律...不然,為什麼進入行政院會被強制驅離 而立法院方面則不會發生同樣的憾事。有很多同學看見我就讀的大學和身分就失去理智的批評,我個人是不在意,但這是個需要理智和謹慎的時期,希望大家能仔細分析自己所吸收的資訊,在進行理性的批評
國立清華大學 材料科學工程研究所
純粹提供昨晚事件影片整理 不想多說什麼 看完的自己想想自己是怎樣的看法
國立臺灣大學 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
B28元智的同學 看來是我沒有打清楚讓你誤解 但你的說法根本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顯然你很遵守集會遊習法這個惡法 那我問你,立法院外那群人是合法的嗎? 答案還是不合法! 按照現行的集會遊行法 立法院外的學生是要事先申請並獲得許可 才可以在那個範圍集會遊行 就算立法院是一個可以申請的地點 也因為沒有獲得事先的許可而違法 那跟在行政院外那群有什麼不同?都是違法的! 你才應該要冷靜 不要被某些人牽著鼻子走了
淡江大學 國際企業學系
好難得有個文全文的觀點我都同意 大家真的都辛苦了!!!!
國立交通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同意
國立臺灣大學 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
B32 事出根本沒有因 當天我就在現場 那群人就是靜坐在那裏 大家的共識就是 如果警察要強制驅離 那就手牽手 讓警察搬走 不做攻擊性的抵抗 不喊警察打人 只喊反對服貿 但這群警察 盾牌直接就揮下去 接著棍子就揮下去 這就是現場實況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中國語文學系
是在兇什麼? 樹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癡 學生和民眾裡面有白癡,警察裡面也有啊 每次都是少數在那邊亂搞 沒有必要給他們同等冠上「暴民」、「暴警」
世新大學 傳播管理學系
我想說的是 看新聞,我們看到警察打民眾 看抗議群眾,他們說警察打人 有人知道警察是怎麼想的嗎?有人知道他們內心是否有過爭扎嗎? 就因為警察不會站出來為自己辯護,所以活該被譴責? 每個人的視角和觀點有限,用自己的想法度量一切的真相會不會有失偏頗了? 雖然我沒有實際參與學運,我也反黑箱,但會到最一開始的問題 學運反對的是什麼?我們要的是什麼? 不要讓這些事模糊了我們的初衷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中國語文學系
推B41
國立成功大學 微電子工程研究所
停戰囉~~臉好腫rrrrrr 大家別掉進政府的圈套啦~! 應該是要討論反服貿反黑箱, 看看這麼多人在討論警察跟人民, 已失焦點,掉進馬囧的圈套囉~ 快點拉回來 !
國立臺灣大學 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
B41 如果你也反黑箱服貿,也請你來參與學運吧 跟我一樣 在半夜目睹警察如何踐踏行政院坐在地上的學生, 跟我一樣 親耳聽到警方不顧學生坐在地上 不斷要求鎮暴警察前進 要非鎮暴警察也跟著前進 踐踏學生 以棍棒和盾牌毆打學生和 你跟我一樣親眼親耳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你就不會這麼冷靜 只會流淚 心想這個國家怎麼了 如此對待一群手無寸鐵 坐在那裏的學生 憑什麼!!! 別再看那些媒體報導了 不管是藍媒還是綠媒 每個都有其政治算計的目的 都沒有完全客觀 都只是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罷了 來到現場你才知道真實有多殘酷
國立清華大學 材料科學工程學系
B39 我覺得這種議題繼續溝通後,結果也是大家都會有個人很多不同的觀點。 我是認為如果侵入行政院的人是屬於侵犯國家安全的、是犯法的,那麼院外人主要的目的又是什麼? 院外人是為了保護侵犯院內人嗎?(就算院外靜坐不算有錯,那麼阻擋警察控制院內算不算是符合一種間接危害到國家的要件呢?) 院外人阻擋警察進入,那麼場外警察要如何做是好? 學生們應該要顧及大局,別因為一時被慫恿"或是種種原因"就像無腦蒼蠅往前衝,又要求政府要理性的對待我們學生。
國立清華大學 材料科學工程研究所
原PO, 有關警察打人,你說想表達所有的學長都是聽令行事的, 這點我同意你。 但想問一下,對於你們當中, 一些任務前在FB上PO文、躍躍欲試的警察, 和一些在現場殺紅眼、並對已經放棄抵抗的同學出手的警察, 你覺得這樣對嗎? 真的是那些學生罪有應得嗎? 你們事後會有懲處嗎? 可是穿上鎮暴衣,大家也都分不清誰是誰了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推 不過我想警察裡面有野好人壞人
國立陽明大學 物理治療暨輔助科技學系
?
輔仁大學 日本語文學系
高雄醫學大學 學士後醫學系
推B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