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次的行動裡,我們一直被夾雜在朋友,學長,為來的職業,還有種種種種的立場混亂之中。
我想我先表明我自己的想法。
我支持大部分的服貿條款,但還是有一些部分是應該修的。(在花了大量時間看完服貿)
我支持學運,這是一個正當的表達民意行為。
我同意進入立法院,因為在集遊法下這是被保障的行為。
但是,我不同意強行進行政院,因為這行為是不合法的。
至於有關警察打人,我只想表達我們所有的學長都是聽令行事的。當初我們進警校時是抱著多少自己的夢想和抱負,面對艱辛的訓練才能拿到這份工作。沒有人是因為想打人才踏進這職場。
我不是來為警職人員討拍,在選擇當警察時我們也做好會被人民討厭的覺悟。
長官說什麼我們只能照辦 ,我們的工作就是依法行政,就算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還是得照辦,所以,我想向有志參加學運的同學傳達一件事情,在行動前,一定要確認什麼事情合法,什麼事情違法,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彼此不受任何傷害。
我只希望一切和平,天祐臺灣。

共 140 則回應

同意
我相信很多人都認為警察很辛苦,我也是
然而,如果上面傳達的訊息就是要把抗議學生和群眾打得頭破血流
然後照做
那說真的,我不覺得這樣有多光榮。

===========================================================

1991年9月,統一後的柏林法庭上,舉世矚目的柏林圍牆守衛案將要開庭宣判。這次接受審判的是4個年輕人,30歲都不到,他們曾經是柏林牆的東德守衛。

兩年前一個冬夜裡,剛滿20歲的克利斯和一個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牆企圖逃向自由。幾聲槍聲響,一顆子彈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腳踝被另一顆子彈擊中。克利斯很快就斷了氣。他不知道,他是這堵牆下最後一個遇難者。那個射殺他的東德衛兵,叫英格.亨里奇。當然他也絕沒想到,短短九個月之後,圍牆被柏林人推倒,而自己最終會站在法庭上因為殺人罪而接受審判。

柏林法庭最終的判決是:判處開槍射殺克利斯的衛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釋。他的律師辯稱,他們僅僅是執行命令的人,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罪不在己。法官當庭指出:「東德的法律要你殺人,可是你明明知道這些唾棄暴政而逃亡的人是無辜的,明知他無辜而殺他,就是有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在這個世界上,良知是最高的準則,是不允許用任何藉口來無視的。自然法永遠高於社會法。
所以我相信警察手下留情ㄌ...........
不要要幫警察變護,而是真心認為

如果警察真的要開扁,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人受傷
如果警察真的要驅離,不可能讓驅離行動那麼多次才完成

比起
相信媒體,相信網路上的懶人包,相信抗議群眾的說詞

我更相信良知的判斷

BY攀岩番薯
同意,強進行政院太鬧了

-Cowboy
B2
雖然我不知道警校訓練是如何
還是有長官命令
如果把揮警棍的動作改成
用盾牌將學生推向後方
會不會比較好呢?
同意
同意~~
當法律和良知衝突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
這才是真正的正義
仗著自己有靠山或有藉口就不負責任的態度是不可取的
B2
用命令來當成施暴的籍口、行使暴力後罝身事外的護身符
「我也不想的~都是命令~」
樓主不覺得這樣很無恥嗎?
別忘了每個人都是有大腦能獨立思考的個體,
能判斷到底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
不要把什麼長官的命令啦依法行政啦當作暴行的藉口,
你‧們‧是‧有‧選‧擇‧的
只要違法就能把人往死裡打,
那以後紅燈右轉你們也這樣做不就好了
我只想問一句:
「所以今天那些在行政院外手無寸鐵的一百多名學生,被用警棍打到頭破血流,是『罪有應得』嗎?」

你們今日的所作所為
要記得,你們絕對無法免責
同意~
我相信大部分的警察也想站在學生這邊
驅離採用柔性勸導
心中默默支持這次的活動

而那些打人打到頭破血流的豺狼虎豹
我想都是會在臉書上辱罵學生「活該死好」那種酸民
這次只是被他們找到機會,從本來所屬的縣市調到台北支援
當然他們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自然要好好讓場面愈亂愈好
在他們心中,當然會想讓這些他們看不起的學生,受到最大的教訓才是!
他們自以為是神,自以為可以庇蔭在「長官指示」、「依法行政」的光輝下~
接受和他們有同樣觀點、可惜沒有掌握權力、只會在網路上酸的酸民們的喝采~

我好想記住這些人,牢牢記清楚這些人
記住每一個在報紙上、在臉書上、在ppt上留過這些閒言閒語的人
即使現在無法對他們做什麼,但在未來
我好想讓他們因為曾經有這樣的想法,有這樣看好戲竊笑的想法,有這樣暴力的舉止
付出代價~
B9
警察為政府做了這麼多,也不見上面有人出來坦
馬英九不用出來負責嗎。

說到無不無恥,B10你怎麼不自己做做看呢。
你是歷史系的,應該知道不同角度會有不同的歷史詮釋。
我不會說這種心態是正確的,但是說出無恥二字也大可不必。
還有附註我不是原PO
雖然警察必須執行命令驅逐群眾 我也同意
但不拿警棍跟盾牌尻人也不會丟飯碗吧 還是有下攻擊學生的命令?

只是一點意見
我知道很多警察還是相當為難且辛苦的
但我認為濫用暴力的警察不該替它們護航
淚推~~!!!
B2

如果你說那些踹人不眨眼的警察都是不得已的
拿警棍狠狠敲人的頭都不是自願的
那你真的要去洗一下眼睛
有哪個正常的人會想主動去攻擊人的要害?
就算你說是聽命行事
你看過哪個正常的人面對手無吋鐵的人拼命追打?
不管長官命令為何
喪失人心還能稱為人嗎
就我來看影片中的鎮暴警都已失去人的理性
在他們眼中看到的不是台灣同袍
而是一群該死的低賤罪犯
覺得....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警察的辛苦一定有,但假如真要驅趕,哪會這麼溫和......
B15
警察哭哭~
條子就是條子
現在跟軍人一樣黑
還是黑得發亮
噢~差點忘記了,國家機器麻,可能沒有什麼腦袋判斷對錯,
該不該動手
B3 知道甚麼叫做"執法過當"嗎?
雖然我們學校沒有法律系,但有法律相關通識課
看到你這種言論:「如果警察真的要開扁,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人受傷」
建議你多上課,才不會讓你近乎無知的"良知''出來混淆視聽。
我是原po,我想說一件事情。
我在我的po文中沒有要卸責的意思,我只表明了我們的行為都是聽從上級的命令。
但是我沒有一句是在說打傷學生的警察無罪。我們在學校常常在探討的其中一個問題也是在研究當上級有違法的命令下來時該如何拒絕,因為就算是上級的命令,執行的我們依然是有罪的,這點大家都清楚。
我的po文只是想減少一點衝突和流血,沒有要卸責。
B15說警察的驅散行為是命令行事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的確只是命令行事
但我想命令總應該不會是「毆打學生」吧?
作為一個警察之前你首先是一個人,我不會要求你要勇敢的站出來違抗命令什麼的
但那些一邊笑著的踹人,毆打,甚至拿盾砸學生(我還是第一次知道盾牌可以用砸的,你們警察真的是讓我開眼界)的傢伙,然後出來說「這只是命令而已,不關我的事啊」
我只能說不管從我個人的角度還是社會的角度,都可以擔的起無恥兩字
就是不知道台灣有沒有執法過度這條罪
B15說警察的驅散行為是命令行事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的確只是命令行事
但我想命令總應該不會是「毆打學生」吧?
作為一個警察之前你首先是一個人,我不會要求你要勇敢的站出來違抗命令什麼的
但那些一邊笑著的踹人,毆打,甚至拿盾砸學生(我還是第一次知道盾牌可以用砸的,你們警察真的是讓我開眼界)的傢伙,然後出來說「這只是命令而已,不關我的事啊」
我只能說不管從我個人的角度還是社會的角度,都可以擔的起無恥兩字
就是不知道台灣有沒有執法過度這條罪
B25 法律我也是一頭霧水,不過有一個叫做比例原則的東西規範執法應該要適當
今天警察動用4~5人我不信拉不動學生,但卻使用攻擊的手段來驅離,或許有違法
進入立法院何時是集會遊行法保障的了??
當然這裡不討論集會遊行法本身就是一個惡法

事實上佔領立法院和行政院 本質上根本沒有不同
都是違罰侵入 然後在外面的學生以靜坐的方式捍衛在裡面的學生
怎麼會有不同?

但是行政院外靜坐的那群 被鎮暴警察血腥鎮壓
行政院長在談這件事情的時候 只談親入行政院的那群是違法
但卻不談為什麼要血腥鎮壓行政院外靜坐抗議的學生???
如果他們可以毆打行政院外靜坐的學生 改天他們就可以毆打立法院外的
這兩者根本沒有甚麼不同

現在網路發達
「集會遊行法」大家都可以搜尋的到
第六條早就規範好禁止集會遊行的地區
寫得清清楚楚的
不得再總統府、「行政院」、司法院、考試院、各級法院及總統、副總統官邸@#$%#@(有興趣的自己看)



冷靜點,好嗎
同意! 依法為準,其餘免談!
比例原則
謝謝指教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