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數學系
我只想問一句: 「所以今天那些在行政院外手無寸鐵的一百多名學生,被用警棍打到頭破血流,是『罪有應得』嗎?」 你們今日的所作所為 要記得,你們絕對無法免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