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財政學系
我相信很多人都認為警察很辛苦,我也是 然而,如果上面傳達的訊息就是要把抗議學生和群眾打得頭破血流 然後照做 那說真的,我不覺得這樣有多光榮。 =========================================================== 1991年9月,統一後的柏林法庭上,舉世矚目的柏林圍牆守衛案將要開庭宣判。這次接受審判的是4個年輕人,30歲都不到,他們曾經是柏林牆的東德守衛。 兩年前一個冬夜裡,剛滿20歲的克利斯和一個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牆企圖逃向自由。幾聲槍聲響,一顆子彈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腳踝被另一顆子彈擊中。克利斯很快就斷了氣。他不知道,他是這堵牆下最後一個遇難者。那個射殺他的東德衛兵,叫英格.亨里奇。當然他也絕沒想到,短短九個月之後,圍牆被柏林人推倒,而自己最終會站在法庭上因為殺人罪而接受審判。 柏林法庭最終的判決是:判處開槍射殺克利斯的衛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釋。他的律師辯稱,他們僅僅是執行命令的人,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罪不在己。法官當庭指出:「東德的法律要你殺人,可是你明明知道這些唾棄暴政而逃亡的人是無辜的,明知他無辜而殺他,就是有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在這個世界上,良知是最高的準則,是不允許用任何藉口來無視的。自然法永遠高於社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