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東華大學 歷史學系
B15說警察的驅散行為是命令行事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這的確只是命令行事 但我想命令總應該不會是「毆打學生」吧? 作為一個警察之前你首先是一個人,我不會要求你要勇敢的站出來違抗命令什麼的 但那些一邊笑著的踹人,毆打,甚至拿盾砸學生(我還是第一次知道盾牌可以用砸的,你們警察真的是讓我開眼界)的傢伙,然後出來說「這只是命令而已,不關我的事啊」 我只能說不管從我個人的角度還是社會的角度,都可以擔的起無恥兩字 就是不知道台灣有沒有執法過度這條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