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問:「覺得衝進行政院的學生需要負賠償責任的請舉手。」
幾乎全班都舉手。

老師笑著說:「對,你們都知道,爭取民主的過程,需要付出代價。
而民主,總是少數人付代價,多數人搭便車。」

「而搭便車的那些人,常常變成酸民,道貌岸然的批判那些付出代價的人。
然而,這些酸民之所以可以在那邊酸,是因為20年前,已經有人幫他們付了代價。」

轉貼自不具名作者,拜託酸民別酸了好嗎
請用行動,一起捍衛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