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問:「覺得衝進行政院的學生需要負賠償責任的請舉手。」
幾乎全班都舉手。

老師笑著說:「對,你們都知道,爭取民主的過程,需要付出代價。
而民主,總是少數人付代價,多數人搭便車。」

「而搭便車的那些人,常常變成酸民,道貌岸然的批判那些付出代價的人。
然而,這些酸民之所以可以在那邊酸,是因為20年前,已經有人幫他們付了代價。」

轉貼自不具名作者,拜託酸民別酸了好嗎
請用行動,一起捍衛台灣

共 22 則回應

如果進佔立法院行政院造成的損失讓你心痛,那麼從今天起,當這個政府浪費公帑,像桃園機場跑道花了30億還鋪不好,要追加150億說砸錢也要舖到好的時候,也請你勇敢的站出來。
當然 有東西壞掉 就要有人賠償
問題是 你想要把這東西讓誰賠
而這個你 是民意 還是國民黨 還是馬英九
整個答案都有可能不一樣

當然 我會覺得賠償是合理的 如果能確實找到那個動手破壞的人
當然 一切 OK
問題是 這個人今天躲在學運的保護傘下(還找不到)的時候
把整個罪名都丟在學生的頭上
那 你要我們全體學生賠給你 這樣是不是太霸道 不講道理了
這個情形會演變成全民買單的可能性就會很高

如果政府真的知道他們要做些什麼的話
我想他們不會在乎這個小小的代價 (相較之下)

台大愚者參上
有沒有注意到
這位老師已經先入為主定調他們的行為是"爭取民主"
B3難道不是嗎?
要賠可以
證據拿出來
可惜的是 如果反過來說 全班都不舉手 也可以

就變成了全民買單

在學運一開始的訴求現已出現分歧的情況下

誰又能確定這場抗爭 爭的是"民主"

不要模糊焦點 假爭取民主之大旗 行退回服貿之實

有人反對服貿 也有人贊成服貿

不要再濫用所謂"爭取民主" 之名。

幾日來 個人一點小感想
其實要酸民閉嘴 是種很奇妙想法

要酸民閉嘴 自己就得接受別人的意見

唯有保持意見流通 才不會出現酸民

現在的民氣是 反服貿是真,其餘皆虛假

發表任何對 警察 服貿 反衝撞行政院等等有利言論時 都是罪該萬死的王八蛋

那憑甚麼叫別人閉嘴?

這不是另類的獨裁? 跟你們要反的人不就一個樣?

有趣有趣

BY東大金城武
同意B3

B4同我文中所述

抗爭行動需要士氣 而士氣的創造就需要"情緒"

如何創造情緒?

"鼓動"。

你如果仔細看學運自始自今 雖然號稱"理性" 但無處不見""以情緒為主體""的口號 尤以現場更盛

換個方面想 當初的爭取"程序公平" 已不復見 換來了的"退回服貿" 這具有"利益導向"的訴求

(因為不論退回 或繼續服貿 總會有得利者)

這已經轉變為"慾望"的追求 何言"追求民主"??

不要再輕易被鼓動了 擦亮雙眼 然後 究竟是要"退回服貿" 還是 "繼續服貿" 然後選一邊 (無論立場為何都行)

而不是被以情緒字眼跟言論 假追求民主之名 行退回服貿訴求之實

我的一點小想法

或許這場學運一開始追求的 本就不是"程序公平" 而為"反服貿"

只是大家一直都沒發現(或沒認清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

在過程中才漸漸釐清 這麼一想 好像這場抗爭也不具備這麼的正當性了

只可惜 木已成舟 只能繼續下去
總統和政院的回覆
"能審不能改,不能退"
"不願意立新法監督協議協商過程"
無論好壞,被監督是很重要的
這是為什麼訴求會有退回服貿的一項
退回是為了簽更好的協議
只有在被國內監督下訂出來的條約,才有可能讓人信服
我認同B3說的
對於此事 老師已有既定立場

而民主難道不應該為多數民意的代表?
現在我質疑的是
這樣的行為 這樣的運動
真的代表了多數民意嗎?
還是他只代表學生的意見?
或者是他又只代表部分學生的意見?
所以,20年前的代價是什麼? 也是有人破壞公物而必須賠償嗎?
還是指犧牲自己時間去抗爭?那這跟破壞公物的關係是?
感覺是把事情混在一起講
[管碧玲公布影片 破壞行政院公物的是警察]

雖然新聞這樣寫
不過我想應該學生跟警察都有不小心破壞到公物
誰來賠我就不知道了

把我的納稅錢花在這
不管是幫警察賠還是幫學生賠 我個人是沒意見啦 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B8

我認為目前的訴求並沒有偏疑一開始程序正義的路線

因為學生要的退回服貿 只是希望服貿能夠在有法律監督下 重啟談判 並不是反對全面反對服貿

畢竟現在就算現在服貿可以逐條審查 但還是改變不了不能修改任何一個字的立場

這不就還是沒有程序正義嗎?

所以 我認為現在最好的做法是退回服貿 重啟談判

在立法得監督機制下 談出來的服貿 相信這種服貿 對人民才是最好的
再好的法律~
也要有徹底執行的監督單位
如果沒有的話
法律定的再好也是枉然

即使「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出來
監督仍是現在政府官員
雖然有刻板印象是不正確的
但是
假設——假設現在的政府官員是以草率的方式完成服貿條例
我不相信之後的執行、監督,會有多嚴謹!?

不過退步言......
先有監督條例出來  ..‧。:*Ƹ̵̡Ӝ̵̨̄Ʒ
總比沒有好 . . . ..‧。:*‧°*
當然要啊 如果革命 暴動 抗議不用付出代價
那我天天可以號召壓力太大的上班族或八家將 一起佔領五院
反正只要訴求正當 不用賠錢 我相信一定超多人願意共襄盛舉
B2 不是有所謂負責人?
負責人不是只負責光鮮亮麗部分 出來說幾句話就沒事了 那叫發言人
負責人是好壞都要承擔 負責人好幾個 我相信不用怕找不到人
講到全民買單,...
身為實驗室洗錢余文總務, 我覺得比幫教授買自用的筆電還有價值
賠償的話....
試問他們都有去佔領行政院嗎
沒有的話, 別隨便評斷
那些東西可能是警察強行進入, 以致亂敲打東西所用壞的
所以該賠償的人, 並非一定是人民、佔領行政院的人, 而是那些指使者...
自己破壞的東西自己賠
這種言論怎麼沒有在立院開會結束時出現過?
一堆小小腦在裡面推擠
損壞的東西誰負責啊
這麼不想要自己納稅的錢被亂用
那政府花費鉅資蓋蚊子館的時候怎麼沒看到半個人去抗議?
一事歸一事
怎麼能拿被破壞的公務和蚊子館比較
B3 我覺得老師不能亂講話,老師該引導如何去執行,而不是像幫派的感覺一樣,一句我挺你就解決,學生就像幫派中的小弟一樣,受到大哥的肯定就去賣命。大學教授放人走,也不曉得去引導大家,其實根本就是想要放假。
馬上回應搶第 2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