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之前一篇"一個學生對服貿的無奈"的作者

這篇文章我一直考慮是不是po出,我一直在想現在的情況好轉了,是不是真的有需要做到這樣的必要性,但後來想想就算不需要或沒人採用也沒關係,既然都參與了,就儘我所能吧。

現在網路上充斥著各式文章,從各種角度去切入,政治、經濟、人權、社會學、學生運動、民主發展,而這篇文章,我想試著以“生產力”的角度去談這件事。

一樣先講結論,這場學運,我認為工程師們是一個關鍵。

這是一場學運,也是一場實習,就看每個參與人自己能從中獲得多少東西。
這社會不會有人明確的告知我們,該做什麼,才有一點點機會贏。
我必須強調,這並不只是學運發起人和領袖們的責任,這是每個參與者都必須嚴肅思考的問題。
若只是憤怒,只是在一直停在八卦版上叫囂,一點屁用也沒有。
既然一群高材生都自主翹課了,為何不做出更加建設性的行為呢?
要打,就要贏,贏不了再來怪對手太大太強,或是自覺已經有參與了還能怎樣,都只是自我安慰罷了。

其實以現有的網路技術,我們能做的事情遠比想像中來得多,只要有人做出類似論壇的網站,提供即時討論的聊天室或skype,並且用共筆系統記錄,很多事情可以比現在更效率十倍。(我知道g0v有,但還是不夠。)

輿論一向是倒往強勢的一方,這是一場徹徹底底的資訊戰。
別跟我說臉書全部換成黑色沒有屁用,那是一股同際壓力的運用,你可以不表態不參與,但為了跟上潮流,每個人都被迫關注議題。

舉例來說,很多人沒有理解到,展現憤怒和與人爭論,對於說服人一點幫助也沒有。
怎麼情緒化怎麼哭泣怎麼彼此擁抱,對整個事實的進展影響實在太小了。
不如去認真分析,對方通常會有什麼論點,對方會因什麼事情動搖。
我們的主要顧客很明確都是長輩,會遇到的反駁和論點明明也就只有那幾個,那麼就該以此不斷模擬情境,對話通常怎麼進行,怎樣的制式回答漂亮到不行,為了能讓顧客有效的動搖,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工具與資訊(要印什麼下來佐證),並且怎樣才把我們的概念有效的行銷。
而以上這些,正是需要組織化來生產的行為。

不用再提過去的學運是怎麼玩,過去那些學運的大前輩站出來時,說不定”行銷”這個詞還沒誕生,”經理人”這職業還沒被發明,”網路”只存在在科幻小說之中,沒有人能比這我們這些第一代的網路世代更能理解和想像,新一代的社運要怎麼進行。

具備網路技能、具備平均以上的知識水平,不正是我們這些年輕學生唯二具備的優勢嗎?

藉由這些網路時代才有的優勢,我們能在短短三個小時內集資六百萬,這些正是過去的前輩們沒有的資源,過去網路沒有普及,他們根本無法短時間集結或組織化學運新入者的力量。

蘋果日報和紐約時報頭條,我不得不說這是真正漂亮的一役,類似的舉動正需要
更多更系統更精細,而不是把力量拿來餵公子吃餅。

民眾是需要施力方向的,就好像我們主打了一個“反對服貿”或是“反對黑箱服貿”的商品,但除了去立法院之後,他們不知道還有什麼方式能購買產品,甚至我們的產品完全沒有分類和區隔市場,以經濟學上來說,若把參與人的熱情轉換成購買力,因為我們只制定了單一價格商品,我們就浪費掉了大量的生產者剩餘。

簡單來說,為了讓無組織能自發性的有生產力,我們正需要一個系統。
以我的觀點來說,現在雖有許許多多自發性的發起活動,募款、印報紙、印傳單、送餅,但由於情報太混雜加上毫無組織,所以常會出現浪費效能的行為。
而這其實能由程式和網站來建構系統和減少損耗的,理想化來說,為了讓不同傾向的人參與,這系統(網站)必須包含兩種模式。

1.傾向無組織自發性活動的模式。

這點我的建議就像是新創公司目前流行的競標點子流程。
第一階段,網站先給願意參與的使用FB登入的民眾每人定額虛擬可使用的通貨,並且開放讓不同組織不同思想的人把想法或企劃案放上去競標,而這個企劃案必須具體,包誇該完成到哪個階段,參與成員該付出哪些成本,估計預算。
第二階段,當競標金額達到一定門檻,網站開放募款、開放自願者參與、開放溝通用聊天室,開放共筆編輯。
第三階段,當發起人覺得完成後,再次釋放虛擬通貨還給參與人。

以上實行起來有很多漏洞,並且也很難避免被有心人士利用,但在建構具體的規則與流程之前,這只是不專業的我提出的簡略想法。

2.俱備領導者,徹底組織集團化的模式。

由現有組織或是本身俱備名望的人,藉由網路招集人員和組織,再由上層組織人員統一討論並且訂立決策,網站除了提供垂直溝通外,也方便讓各組織的領袖水平溝通。
而這些自發性組織該做的事情就必須比現在和上一項更加精細數倍,對,這就是利用網路,來模擬政黨、組織、公司的運作模式。
以下都只是舉例。
a.整理情報、資料編輯
Ex 統整中資報紙汙衊的對照文章與圖表
統整國外媒體新聞(這g0v有)
統整鎮壓影片(這ptt有)
b.撰寫文案
Ex 用共筆編輯常遇見的反對理由,常遇見的衝突情境,並且篩選出煽動力最強的回答和文章,建立目錄指引。
製作wiki,尋找、統整或主動要求撰寫各種行業的觀點、利弊與文章。(其實不管是各方教授、或是民進黨都握有很多資料了)
c.行銷
Ex 如有人已經在做的印製蘋果頭版。
如成立推銷小組去與中小型企業解釋和宣傳。
又或是成立反制網軍,只要現有ptt的人數十分之一願意放下身段放下不屑去yahoo新聞底下反抗網軍,對方絕對無能為力,別小看yahoo新聞的力量,那對輕度網路使用者影響極大。
d.市場調查
這裡不是那種愚蠢至極的民意調查。
Ex 如運用行銷學的行銷漏斗理論,一一找出民眾通常在得知哪點後開始支持,或民眾為何沒有購買我們的產品(支持服貿),是不知道沒接觸過、還是知道後依舊沒打算關注、還是知道後關注過後還是不打算接觸,還是接觸後依舊選擇支持服貿。
必須很認真地分析出原因,瞭解需求和拒絕購買理由後,才能因此確實地制定出不同的行銷策略。

以上講的都不是要成為單一的組織,而是要藉由網路建立強大的系統。
如現在最接近理想的 g0v超級懶人包的網站,而我想說的是把這種概念更加更加的延伸數倍。

一個強大到能讓參與者能輕易自發性選擇自己想何種程度參與,並把幫助他們把能奉獻的力量最大化效益的系統。

所以工程師們你們還等什麼,網路世代的學運,你們絕對是其中一個重大關鍵。
也希望g0v的人能稍微認真考慮下這篇文章的內容。

當然爾,建立系統後,不論是工程師或是參與人,這些要付出的成本絕對不是只在ptt上打打嘴砲能相比的,但真的很想贏,就看願意做到何種程度了。




以下其實是第二文章,這就只是我的不吐不快,可以忽略。



這次輸了,台灣不可能再有未來。

這次有個許多人都忽略了,無關於服貿無關於藍綠甚至無關於統獨,卻影響這個國家最嚴重的某件議題正潛藏在眾多複雜爭論下慢慢醞釀。
那就是當年輕一輩的人徹底對國家失去理想時,這個國家會發生什麼?

昨天,臉書突然蹦出一堆心灰意懶想移民的留言,我的臉書不能代表台大說話,但有這樣想法絕對不是少數,我無法指責他們,因為我當看到暴力鎮壓的瞬間,我也開始有同樣的想法(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腦充血和心灰意懶可以同時存在),我知道因果,知道他們有理由被鎮壓,知道或許那正是衝進去那些人自身所希望的結果,但就算我都知道,還是真的很難很難不失望,很難很難壓抑住情緒,因為這就是人性。

在新聞上寫的“鎮壓”不過兩個字。
“暴力鎮壓”也不過四個字。
腦袋吸收這個名詞連零點三秒都不到,震撼心靈的程度頂多讓你稍微皺個眉頭。
但對於親身經歷、親眼看見不斷被政府撤下又不斷有人上傳的直播的人,這個詞彙所包含的意義完全是不同重量的。
這四個字代表著我們看見警察把大喊和平雙手舉高的學生拉出來毆打,是把女孩拉住頭髮按住臉往地猛砸,是拿著警盾狂跺腳膝至濺血,是用全力使警棍把力道傳遞去破壞人體肌膚、血管與骨骼,是暴虐到不準媒體拍攝和需要用到鎮暴車灑水清理地上血河。

或許受到傳統媒體掩蓋的人們不覺得怎樣,但所有盯著直播的年輕一代,都已完完整整地看到警察是如何暴虐。

我知道也有好警察,也知道辛苦了好幾天,很累很不爽需要發洩,但究竟有什麼仇恨,可以對毫無武裝坐在地上的學生暴虐至這種程度?對他們是違法,但你們究竟是想執法,還是想情緒宣泄?我可以很明白的跟你們說,其餘產業受益受害都很難說,你們絕對是服貿首當其衝的受害者,而且是受到相比其他公務員更加嚴重的影響,當台灣成為香港一樣,物價上升兩倍時,政府就會沒事一起幫你們把固定薪資上調兩倍嗎?當像香港房價上漲數倍時,這個政府會突然改變以往立場做出考量基層公務員的調整嗎?若真的在乎基層勞力,你告訴我政府現在想簽的是什麼?還是你們覺得說當如香港一樣犯罪案件倍數成長時,政府會因此給你們加班費?能不能告訴我,你們是真的覺得因為自己薪資固定,所以服貿與你的關聯性,只有休假被沒收幾天這樣的影響嗎?你們覺得站了這幾天被沒收了休假權益受到損害,比我上述所說的幾點都還嚴重都還讓你們氣憤,導致覺得現在的學生罪該萬死嗎?

除了暴力鎮壓,同時我們發現親身參與的事情不被理解,被老一輩不斷覺得我們是被操弄。

王丹臉書曾張貼一則趣聞。
一名婦女傳訊指著他鼻頭罵毀國殃民操弄學生,當他回問說根據從何而來時,婦女回答中天新聞都有報導,江院長也這麼這麼說了,難道還有錯嗎?
這趣聞有趣到讓我發笑兩次,第一次是在臉書上看到時,第二次是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時。

老一輩的思維邏輯遠遠比年輕人果決。

1.打開電視TVBS 導報新聞 台灣學運大暴動 警察被拖倒狂毆
2.翻開聯合報 林飛帆 小英青年軍領袖隊長

3.結論:藍綠惡鬥

就這樣,比我們更迅速十倍、百倍的分析情報做出結論,並試圖用長輩懂比較多的口氣來指導我們,告訴我們不要躺這趟混水。
不去談問題的核心,不多談談法律、不深入地去分析條約、分析利弊,不斷跳針重複回我們都知道的藍綠惡鬥,甚至在那鼓譟失控打得好,當越來越明白這些時,我們只是越來越失望,越來越無助。

老一輩沒有想過,我們正來自全台各地最好的大學,當耗盡社會資源栽培,卻不再認同國家後,我們未來還會為了這個即將完全不同的台灣而奮鬥嗎?答案是否定的,這次徹底失望後,這種情緒只會在同輩間不斷蔓延開來(不論究竟有沒有參與學運),使最有能力最有知識最具創造力的年輕人,開始成群往國外跑。

你們贏了又怎樣?開放大陸讓部分人經濟變好又怎樣?我們一樣跑呀,當失去了對這個國家的認同感時,我們還待在這裡幹嘛?並非無情,只能怪你們教育的太成功了,讓我們的意識型態把我們生長的地方當成是民主國家,讓我們一直可笑的以我們國家的民主為榮,自由的空氣呼吸久了,當這國家轉為獨裁,我們也不再有認同。

所以常聽到一群長輩最有力的主張就是既然有競爭力,何必怕開放給大陸呢?我總是不得不苦笑,放心正如你們期望的,開放之後我們是真的很快就會都去跟世界競爭了,只可惜競爭的地點不會是在開放後的台灣,保證跟香港一樣,能跑的都跑了,反正我們不覺得這是我們的選擇,舊世代的選擇就留給舊世代吧。

台灣還有什麼能留住年輕人?
金錢?抱歉美澳那邊更多。
機會?抱歉大陸那邊更多。
國家?抱歉我們缺乏認同。
自由?抱歉,對於過去所有為自由奮鬥的人們,真的很抱歉……

不得不說這超酷的,我們的國家正打算把有能力的年輕人通通趕跑,喜歡中國或不具備語言能力的就去中國發展,不喜歡的也不會留在台灣,這些有錢人與既得利益者現在在做的事情不正是整個國家正在做的事情嗎? 賺一筆暴富,然後藉此把子女通通送出國。

請思考一下,只要這次服貿還是一樣如此黑箱過關,就算真的經濟如總統宣稱般起飛,台灣就會因此有未來了嗎?

共 2 則回應

0
0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