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服貿吵的沸沸揚揚,剛好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值得我們好好思考一下。

收音機裡聽到立法委員說:「我們出國考察,發覺歐、美國會議員都有助理,我們沒有,害我們很不好意思⋯⋯」說得理直氣壯,我聽得一頭霧水。因為他們有,所以我們也要──這是什麼邏輯?但是今天好像這個現象很普遍:紐約有地下鐵的塗鴉畫,台北也要有,不管有多難看。美國有自由女神,咱們也來個孔子大像,不管是否實際。這是心理上的奴隸。反過來,別人出國深造,我偏不出去,我愛國。西方講開放容忍,我就偏講保守美德。西方談尊重個人,我就偏說團隊至上。西方愈怎麼樣,我就是愈不怎麼樣。這,也是心理上的奴隸。我們必須去除這個心魔,才能正眼看著西方──他們反核,我們要不要?他們反污染,我們要不要?他們有休假制度,我們要不要?他們講性開放,我們要不要?每一件事作客觀冷靜的、不自卑不自大、不情緒反應的探討,中國人才有可能從西方巨大的陰影中自己站出來。否則,崇洋或反洋,我們都是別人的奴隸。(龍應台《野火集.正眼看西方》)

在自卑與自大的攪混之下,對事就無法客觀冷靜。凡事要客觀冷靜,才能驅除心魔。
我們需要的是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 共勉之

共 7 則回應

有做事當然需要助理阿
難到立法院裡面打架搶MIC需要跟助理交換嗎
以為在打擂台喔
樓上好像抓錯重點?
我想這篇講的應該是 在自卑與自大的攪混之下,對事就無法客觀冷靜。
那篇文只是用來譬喻現在台灣人的窘境吧0.0
哈哈
因為對我來說太執著與在意別人有什麼沒有意義, 反正也是別人的
不如看看自己有什麼需要什麼

所以抓重點神馬的...XD
偷偷講
其實上完我們學校的某堂通識課
你會更了解樓主所要表達的
上完之後我的心得很多
其中一項就是其實東方社會根本不是和民主體制
民主體制源自西方
是適合他們的思維方式的體制
中國的思維模式根本不一樣
直接做移植會漏洞百出

但是這時候就會有人講
我反對民主
我獨裁
這種二分法便是很典型的西方思維模式
我們何不想出一套適合我們社會
不是民主也不是獨裁的社會體制
b4 聽你這樣講 我突然有興趣去聽欸 XD
B4 是什麼課啊XD
現在敏感時刻
保護一下教授
因為他的想法比較特別
怕被有心人士拿出來做文章
只能說它本身的科系跟政治社會文化毫無關係
是工學院的教授開的課
真心推
很難得會有工學院的教授這麼有想法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