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大大,因為剛關心政治不久,許多事情不甚了解,想看看大家怎麼說。
以下這篇文章,把國民黨黨產寫得蠻驚人的,
許多人用黨產多去攻擊國民黨,想問一下,黨產多是缺點嗎?

文章連結(圖文版):

內容(僅文字):

[主席座下是金窟]

馬英九意圖三度出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而且已付諸行動。此舉引起的風暴溢出茶壺之外,翻騰多日。有些國民黨人援引陳前總統兼任黨主席為例來挺馬續任,直令民進黨人莞爾。民進黨幾乎沒人注意到:國民黨自馬英九以降不乏言行反扁、卻內心深藏「阿扁情結」者。
國民黨人在提阿扁當年兼任黨主席時,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一個事實:陳前總統在2004年立委選舉失利後,隨即主動離開黨主席位置,直到游錫堃主席辭職後才又兼任該職(2007年10月15日),而這兩段兼任的日子加起來還不到三年。
辭去民進黨主席的陳總統仍是民進黨陣營獨尊的主帥;相反地,馬英九現在若離開國民黨主席寶座則難保不會大權旁落。這個差異的關鍵在於:國民黨擁有價值以百億為單位計算的黨產,其黨主席擁有的實質影響力足以在某種程度上架空總統。
中國國民黨到底多有錢?在戒嚴時代,我們已知它富可敵國,但沒人曉得水面下的冰山究竟有多大。現在,任何人都可在內政部的網站上查到國內各政黨近年的財務申報資料(2006年起)。然而,這些資料還是無法直接給答案:它們只是解題的起點。
由政黨所提供的這種資料是否可信?根據「政黨及政治團體財務申報要點」,各政黨必須向內政部申報其財務資料,而內政部僅負責將這些資料公開,沒有權責去查核其內容是否有造假或隱匿。
雖然這個要點規定「收入總額或財產總額達新臺幣三千萬元者」「應委託會計師查核簽證」,但是受聘的會計師都只是「以抽查方式獲取財務報表所列金額及所揭露事項之查核證據、評估管理階層編制財務報表所採用之會計原則及所作之重大會計估計,暨評估財務報表整體之表達」(每份會計師報告都有這麼一句啦)。法律上、實務上,沒有任何會計師有權力以查帳為名而進去人家的黨部翻箱倒櫃(不會有人這麼白目啦)。質言之,只要委託者有心、有能力隱瞞,會計師根本無可奈何,除非練就孫悟空的火眼金睛。
「政黨及政治團體財務申報要點」只是一道行政命令,其母法「人民團體法」沒授權任何人或機構去調查。所以政黨之財務申報不像你我的所得稅申報那樣,隨時可能被某機關來實際調查驗證。若非有台北地院判決書之揭露,媒體與大眾根本無從得知馬英九初任黨主席時出售黨產的過程中竟隱藏鉅額利益。至於民進黨,其帳目可信度應該較高,因為該黨黨主席頂多連續當四年,更不乏兩年就鞠躬下台者,二十年來已換人十一次(國民黨才四次),而且前後任主席往往處於競爭關係,只有笨蛋才會在帳目上給自己埋下一枚短期內即可引爆的炸彈。反觀國民黨,其內部幾乎沒人有膽量與本事去質疑黨中央的帳,因為若把黨產問題全攤在陽光下,會妨礙到許多人的利益。

豪門與丐幫

僅從公開資料來看,中國國民黨的資產就已相當驚人:
圖 2. 中國國民黨與民主進步黨之淨資產(億元)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
資料來源:內政部民政司,〈政黨及政治團體財務申報〉。

在淨資產方面,中國國民黨遠遠超過民主進步黨,以致於我們在圖2幾乎看不見民進黨的部份。根據最新的資料,2011年底,亦即總統立委選舉兩週前,國民黨的淨資產逼近250億元,民進黨那廂則還不到3億。若計算2005-2011年的年平均值,前者是後者的115倍。
甭說民進黨,就連大多數的股票上市公司也不是國民黨的對手。2011年底,在全台灣近750家上市公司當中,只有71家的淨值大於250億元(第71名為以造紙聞名的永豐餘)。同一時間點,便利商店7-11背後的「統一超」之淨值僅及國民黨的八成三。
大企業不免舉債,國民黨呢?國民黨在重返總統府後造成國債激增,其中央黨部的近年帳目上則毫無借款。民進黨則年年帳上有借款,最多時曾逼近四千萬:

圖 3. 民主進步黨之借款(百萬元)短期長期
資料來源:同圖二。

蔡英文在擔任黨主席時,以不到四年的時間將處於高峰的民進黨負債水位降低了約一千萬(亦即四分之一),而該黨的淨資產則從不到兩億被提高到接近三億。達成此成績的她在2011年競選總統時提出「四年達成赤字減半」的目標。對於這項在8月提出的政見,馬英九在12月3日的電視辯論時譏諷說:
蔡主席說四年內要讓債務減半,我覺得真的很有雄心,是不是要加稅呢?(影音檔)
幾分鐘後,馬先生活像個不用功的學生般地被蔡教授當場糾正:
我講的是國家赤字的減半,不是國家債務的減半,這兩個觀念是不一樣的。(影音檔)
一個坐總統大位的人竟然犯這種錯誤。馬先生若非連財政ABC都不懂,就是完全漫不經心(或兩者皆是)。這種事若發生在歐美國家,絕對會成為當天夜間新聞中的笑柄、次日報紙的驚悚頭條;但是,台灣的媒體與選民卻毫不在意(不被細察的電視辯論徒具形式,無啥實效啦),而且這種水準的人竟然還能連任成功。這位先生如今已成了國際認證的Bumbler,這一切其來有自啊!
以馬先生這種程度,在歐美民主發達國家頂多能僥倖當選一次市長,而且不太可能在大型城市。正常民主國家的政黨政治包含一整套競爭遊戲:取得權力的人歷經黨內競爭、政黨彼此競爭;越高位者所經歷的競爭越多。透過層層選舉競爭的檢討與擇優,民主國家維持自身的前進動力與國際競爭力。台灣並非如此,因為從來沒有正常的政黨競爭。別的不說,國民黨所擁有的巨大財力優勢就嚴重扭曲整個競爭機制。
擁有遠勝多數上市公司的龐大資產,國民黨以財養財,每年的收入自是相當可觀,即使不收黨費、不拿政治獻金、也不接受國家補助,年收入仍近乎是民進黨的三倍。

圖 4. 國民黨與民進黨收入結構,2011年黨營事業其它租金出售房地產競選登記費國家補助政治獻金黨費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
資料來源:同圖二。

* 民進黨的「其他收入」、「其他支出」項目下各有一筆85615466元的「日本賑災指定捐款」。這筆因311地震而產生的捐款與政黨本身運作無直接關連,而該黨僅扮演過路財神,所以此處將這個部份扣除。

從圖4,任何人都可以清楚看出,兩黨收入的懸殊差異完全來自於國民黨的黨營事業。其他小黨當然更沒得比。由於國民黨的金錢奧援實在太誘人,先後從該黨出走到新黨與親民黨的政治人物一等到國民黨中央改朝換代,十之八九會選擇火速回歸。
從2008年的「討黨產公投」結果來看,台灣有不到四百萬的選民覺得這種情況不正常,有超過36萬的選民覺得這樣很合理,而73%的選民則毫不在乎或有意識地抵制公投。

跨國比較

只盯著台灣的政治現實看,未必看得出問題。透過跨國比較,或許有助於更多人看清台灣的情況有多麼怪異。以下以法國為例來觀察:

圖 5. 2011年法國兩大黨收入結構(百萬歐元)其他公費補助政治獻金公職捐
資料來源:Commission nationale des comptes de campagne et des financements politiques, Publication générale des comptes des partis et groupements politiques au titre de l’exercice 2011, p. 6。

由上圖可見:
1. 法國兩大黨的收入水準相當接近,在2011年為1.13 : 1;
2. 法國兩大黨收入主要來自黨費、公職捐繳、政治獻金、公費補助四項(台灣民進黨之收入結構也是如此)。
將法國兩大黨的收入拿來跟國民黨相比,如何?
鑑於跨國比較不宜單純以匯率換算,我們在此跟國際貨幣基金會採用一樣的「購買力均價」(PPP)進行換算,以「國際元」為單位來表達:

圖 6. 2001年收入:國民黨 vs. 法國兩大黨
資料來源:見圖2與圖5,PPP換算率根據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s‘。

2011年,法國左右兩派之龍頭政黨的收入都遠不如中國國民黨,而且,法國這兩大黨的收入相加,還是略遜於國民黨。
豈止法國兩大黨,即使把全法國全部的政黨與政團(總數超過三百)合併計算,其年收入總和有時還輸國民黨一大截:
圖 7. 年收入:國民黨 vs. 法國各政治團體總和法國各政
資料來源:同圖7。

不過,這樣的比較還不夠妥當,因為我們至少還應該考慮到:
 法國的人口約為台灣的2.8倍;
 法國國土面積為我國的18.6倍;
 我國人口密度是法國的5.5倍。
同樣是貼海報,在法國若需要五萬張,在台灣大概只需一萬張。若黨主席使用同款汽車遍巡一級地方黨部,在法國燒掉的油絕對遠超過在台灣。
營利事業獲利越高越好;政黨不是、也不該是營利事業(所以才能免稅),收入只要夠用就好。照理說,台灣政黨所需資金應該遠小於法國政黨。我們保守一點,以人口比來算,將法國各政黨收入總和除以2.8,以其結果作為台灣全部政黨收入總和的參考值:

圖 8. 計入人口因素後的年收入水準:國民黨 vs.法國各政治團體總和除以二點八法國各政
資料來源:同圖7。

若比照法國政黨的收入水準, 台灣所有政黨的年收入總和水準應該在7500萬國際元上下,約合新台幣12.62億。將台灣兩大黨的2011年收入相加後,再扣除國民黨黨營事業的收入,金額為新台幣12.59億;若把國民黨黨營事業的收入加進來,則總金額飆升至27.25億。由此可見,國民黨龐大的財產收益是台灣政黨政治反常的一大癥結。
為什麼國民黨這麼有錢
為什麼一個政黨會這麼有錢?這問題早就有人解答過了。網路上有一份相當精詳的資料可供參考:黨產歸零聯盟的清查結果。以下簡要引述楊士仁先生所整理歸納的國民黨黨產六大來源(《黨產追緝令》,台北,前衛出版社,2008,頁76-78):
1. 霸佔日本人留下的官民財產(例如位於黃金地段的十九家電影院);
2. 強佔或低價購入國有財產(例如佔據台北市中山南路十一號,將之作為中央黨部);
3. 國庫資金通黨庫(例如各級政府的委辦與補助、公營銀行之無息貸款);
4. 因執政而得到特權的黨營企業(例如2002年以前的中央產物保險);
5. 巧取豪奪人民私產(例如位於臺北木柵地區、原為農地的前國發院之土地);
6. 利用黨的資金「插股」獲利良好的公民營企業。
最後一項至今仍繼續進行,使用的資金則源自於無異於竊盜行為的前五項。
就其財務運作來看,現在的中國國民黨仍然不是一個正常的政黨。質言之,它根本是一個直接涉入政治的不義財團。

惡果與苦果

這一年來,台灣民怨沖天。大多數人將矛頭指向馬英九;雖然指責的方向對了(終於!),但不免見樹不見林。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M. Bumbler也不是。為何多數選民會盲目到讓馬英九連選連任,而且還附贈國會的多數席次?原因不只一個,但其中絕對包括國民黨的雄厚財力。
國民黨挾其龐大資金,扭曲每一次的選舉。金錢的力量幫助它勝選,或至少讓它在敗選處少輸一些。就算民進黨在去年跟親民黨共推昔日的人氣王宋楚瑜參選總統,也未必能擊敗平日即有大量鈔票灌溉黨組織的馬英九。同理,假如國民黨黨產在1993年被歸零,宋楚瑜贏陳定南的票數必定會少個幾萬。而假如國民黨黨產在2002年被歸零,脫離國民黨而另立門戶後的老宋有可能在2004一役逼使連戰同意「宋連配」,甚至徹底甩掉連戰而續推「宋張配」;或至少,宋於今天依然帶領著親民黨維持十年前三分天下的局面,甚且可能在罷馬之聲響起時,再次聽到「宋進總統府」,而不至於落得麾下大將叛逃殆盡的窘境。就其個人政治生涯而言,宋楚瑜當年的出走是一個錯誤;而當他在知道無法回頭時(亦即眼睜睜地看著馬的崛起時),沒想到要趁親民黨勢頭正好之際去跟民進黨合作,在國會聯手砍掉國民黨的不當黨產:這是老宋第二個大錯誤,而且是最後一個。
民主選舉未必能讓最優者出線,被金錢扭曲的選舉更不能。大家不妨先擱著深深涉及國族想像歧異的中央層級,而只回顧二十年來的縣市治理。相信多數人應會同意(否則去基隆或南投探聽一下),不論就治理能力或操守而言,沒有龐大黨產而且還需舉債的民進黨所推出的縣市長平均成績優於國民黨籍的縣市長。民進黨當然跟所有的人類團體一樣,成員素質參差不齊;不過,他們深知對手擁有龐大銀彈優勢及多數媒體支持,所以大多會使出混身解數,以實際的從政成績來填補自己輸在起跑點的落差。
所以…國民黨的不當黨產是激勵民進黨人的助力囉?可以這麼說。而這個現象的另一面即:國民黨因為太有錢,所以難以進步。對於全體人民而言,這樣的結構有利有弊;不過,權衡之後,我們不難發現:弊大於利。就長期而言,國民黨進步緩慢、不進步或退步,民進黨的進步速度必然不會比現在更快。其實也不用考慮這麼多啦!只消看現在就夠了:那位M. Bumbler就是這個結構所產生的惡果。正因為這是個結構,所以只要不打破它,將來必會有Bumbler II、Bumbler III…
總結而言,僅從公開資料來看,國民黨就已很有錢、太有錢,其財力遠勝於台灣各黨,其年收入甚至超過法國所有政黨的年收入總和。國民黨龐大資產的源頭不清不白,它不僅不利民主,而且有害民生。只要國民黨繼續如此反常地富有,所謂的「政黨惡鬥」、「藍綠惡鬥」都是不著邊際的廢話、空話,因為台灣數十年來的「政黨競爭」根本就像是壯漢跟小孩打架。更何況,在國家債務危如累卵、各種退休基金警報不斷的今天,更應該趕緊把國民黨的不義黨產充公。朱立倫,你與其拿納稅人的一億元在新北市辦為期一年的「幸福保衛站」,不如回你們的中央黨部,要求他們把黨產悉數還給國家。那些錢足以在全國開辦相同的措施,夠讓貧童吃三十年。

共 4 則回應

0
連家跟李登輝
財產公布會嚇死你
0
黨產來源?
一想即通
0
黨產的問題喔....一句話
有錢好辦事,end。
0
有錢能使鬼推磨 這是一個問題
但另一個更大問題是 黨庫通國庫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