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資訊統整:http://ppt.cc/CS~u

  中興大學新聞社26日(本周三)於圓廳306舉辦中興服貿學生講堂,希望藉由討論,能讓大家對於服貿議題有更深的認識,到底服貿是什麼?而又為什麼有一群大學生在立法院抗議呢?

  新聞社分別從幾個面向切入,先讓大家對於自由貿易、中國、公民不服從等字詞去做定義與討論,再來從服貿協議本身的程序、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內容、還有學運的正當性與公民不服從,更切入媒體是否有標籤化學生的疑慮,及政府是否沒有公開積極地說明服貿的利與弊?立法委員又什麼不能代表民意?而為什麼人民會對政治冷感呢?藉由一個個問題的深入思考,最後大家發現,原來這次服貿的紛擾,是牽涉到很多層面的問題。

*我們對中國的想像? 中國真的很可怕嗎?

  對於中國,大家皆認為中國政府應該與中國人民切割開來,中國政府在國際上的確很強勢,國際上也處處打壓我國,但中國是可敬也終將面對的對手,相當多的資源機會在孕育著,但中國目前有硬體躍進,軟體跟不上的窘境,關於這點是否有如台灣當時經濟起飛時的寫照?

  但難道我國不該和中國交流嗎?還是說就像政府所說,我們逢中必反呢?不對,其實台灣民眾是逢中必"憂",畢竟中國政治意圖如此直白,很難不讓民眾憂心。但不可否認的是,台灣也有教育僵化的問題,學生從小到大只會背標準答案,一個大學生根本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的確也是我們該面對的問題。

*政府的資訊真的是透明化? 服貿協議程序有什麼問題嗎?

  對於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程序上,有人提出,其實當時在簽訂協議的時候,遭民進黨團杯葛,而國民黨沒有和朝野協商逐條審查,而是強行以包裹式法案三十秒強行通過,雖然沒有違法,但違反程序正義,而且服貿協議誰去簽的?不知道。什麼時候簽的?不知道!有利有弊,利是什麼?弊是什麼?政府有說清楚嗎?海協會是民間單位,所以服貿協議簽訂的是行政命令,三個月沒有意見,就逕行宣讀通過,也因此才有黑箱服貿的呼聲。

  所謂的資訊公開,不僅政府要公開說明重大政策,且應該積極地解釋這些資訊,並且與業界及學術界討論後才制定,而非單純地放到官方網站,還有,當政府將資訊放到網路上時,有考慮到不能上網的民眾嗎?台灣是小工會制,單一企業就能組成一個工會,僅僅找幾個工會真的能代表產業的聲音嗎?也許政府可以考慮將資訊釋放到不同媒體,或者可以買下廣告來宣傳,最重要的是,不能單單只是說利大於弊,利在哪裡?弊在哪裡?最重要的是,要有配套措施。

*反服貿=退回服貿? 逐條審查=反黑箱?
  
  很多民眾質疑學生們為何從反黑箱,變成反服貿,有人指出大家要求的是退回服貿,而不是反服貿,不該這麼草率的通過,應該先暫緩下來,慢慢地審議、協商,並且制定一套監督制度,我們再來談服貿協議。

  那為什麼不該逐條審查呢?立法委員裡,國民黨的立委佔一半以上,而台灣的政治現況就是黨紀凌駕於民意,如果立委做出不符合黨團的想法,就會被去除黨籍,且與他國的協議本來就不可能只通過部分對我國有利的條例,而否決對他國有利的條例,只能全部退回後,重新協商,沒有不能退回一事,我國與美國簽訂協議時,也常常發現不合理處,便退回重新談判了。

*從太陽花學運看民眾自覺

  太陽花學運一事也讓大家思考什麼是公民不服從,當人民發現某一條或某部分法律、行政指令是不合理時,主動拒絕遵守政府或強權的若干法律、要求或命令,而不訴諸於暴力,這是非暴力抗議的一項主要策略。所以公民不服從的定義就是拒絕遵守不合理的法律,也就是這個行為本身就已經違法了,而且不少民眾指責學生應該要盡學生的本分好好念書,隨之有人發現,長輩們要求年輕人要有禮貌?什麼是禮貌,大家各自表述,今天一個大學生在聽完教授的講評後,禮貌地提出一些質疑,隨之被教授認為是忤逆師長,在你眼中,這是禮貌還是不禮貌呢?

  最近媒體也不斷報導,太陽花學運的學生何以代表民意,身為一個理性人,應該努力表達自己的意見及爭取自己的權益,如果自己不表達意見,那權益受損也怪不得他人,舉例來說,很多民眾,不滿意現在的馬政府,但如果你當初沒有投票,那你就喪失了你的權益,所以不表態其實也是一種表態。

  為什麼台灣身為島國民族,卻對政治冷感呢?非網路族群,也就是比較年長的民眾,接收資訊的來源就是電視及報紙主流媒體,但現今主流媒體的立場偏頗,又常常使用煽動性的報導,加強意識形態的對立,近百年來,台灣被不同的外來族群統治,對於族群的認同感混淆,且華人的保護意識似乎也影響著台灣人,經常看到傳統產業的祖傳秘笈失傳,因為傳子不傳外,其實台灣應該要走出去,而非自閉故封,國際情勢瞬息萬變,外國在進步,我國卻停滯不前,相對來說就是退步了。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