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將是最後一篇,我具名的服貿文。
今天我作為學生代表出席金融開放議題的記者會,
與會代表都是專家,大老闆,或是相關人士(只有我是個菜鳥)。
我很緊張,也很徬徨。
服貿開放,到底代表的是甚麼?
通過它,對於台灣產業最直接的影響是甚麼?
會不會,因為我說錯的話、做出錯誤的判斷影響台灣人,毀掉台灣的未來?當然,你可以說我不過一介學生,還非金融系,管個屁用。
是,正因為我是學生毫無實戰經驗,所以不會被主觀意見限定。
是,正因為我就讀非金融相關科系,所以所有知識都是我工具。
我設想建構一個體系,一個將所有學科可以互通的生活體系。
文學、地理、歷史、物理、金融、哲學、政治,每個都不能忽略。
作為通識教育的擁護者,我有作為通才學習者的自覺及擔子。
在我申請進入台大的小論文,我探討的就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缺點與改正及未來趨勢。
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去做出定義。
我的習慣是,就字面上做出理解:金融者,金子融為異體也。
也就是說,我有多少的資源,就有本事推出多少的金融產品。
所以,金融產品做為代表資源所需要的最重要關鍵就是信任程度。
現在,我以能量守恆的觀念來解釋。
這世界存在的所有,有物質、能量,且遵循能量守恆。
我把物質比喻為資源,能量比喻做貨幣。
金融業,就是將經濟的情形以運動的形式展現的數據情況。
經濟要發展,必然需要力去推動它。而力,需要能量。
在圖表上,數值的跑動,我們可以看它做物體運動的型態。
波動來回起伏越多,就代表產生所謂的動能。
在甚麼情況下我們的動能會產生改變?
1.外力衝擊(另一物體與本體產生碰撞) 2.質能互換(愛因斯坦的E=MC*2)
我上面說過,質量是資源。然而,台灣並沒有甚麼足夠的資源。
一個島國,面積小,我們產生動能的唯一方法就是藉由外力衝擊。
這衝擊,就得要藉由開放式貿易。
因此單純談服務貿易,不若談我們怎麼定位台灣。
我的定位,台灣就是古雅典。
雅典,一個島國,資源相當有限。因此,雅典藉由蓬勃的海外貿易來增加本身的經濟實力。
這就是地理影響經濟的例子,而接下來我要談的是地理對於政治的影響。有沒有發現,自由民主的國家通常是甚麼地理?
濱海,或者是島國,看看英國、台灣、日本。
在開發中國家,共產體制,只有陸塊面積龐大且擁有龐大資源的國家有本錢這樣搞。很簡單,因為不可能會有所謂的均富存在,只有一樣窮。
而同時又要維持國家的運作,就必須要大量的資源。
現在我要說的是經濟對於政治層面的影響,
當一個國家的經濟不能維持國家的運作時,其政權必然解體。
離我們最近的,就是蘇聯解體的案例。
我想的是,當中共在開放經濟的同時,也必然需要面對棘手的資訊封鎖問題。簡單來說,中共在發展的過程需要開放的層面勢必逐漸增加。而它需要面對的資訊也必然同時增加,終有一日無法抵擋。打開潘朵拉的盒子的一瞬間,一切就回不了頭了,民思一開,擋也擋不住。
從現有的資料看來,外資對於台灣是信任的。回歸我最初對於金融的定義,這個信任的來源是甚麼?台灣沒有資源阿!我說這就是對於台灣人才的信任,人才就是台灣最大的資源,而一部分的才能就是我們也說中文。
我們沒辦法坐在空中樓閣翹著我們的二郎腿,喝著茶抽著菸。
不藉由自由貿易台灣只能等死,因為全球化生產鏈會自然淘汰我們。
就算是地大物博如中國想實行共產制度都必須要在已開發後才有這潛力,當然中國這已經不可能成功了,因為一開始毛澤東代的方向就錯了,但是中共愛面子,應弄個經濟開放的四不像。
(儘管根據我的推測,我們最終極的目標會是民主式共產,就是我預設最完美的均富,當然我有生之年大概是看不到了。)
這是支持我認為台灣必須要開放的理由,
大家都知道,台灣經濟若要前進必然產生這個結果:有部分的人會受損。
然而,當你面對的決策項目是全國時,你需要做的就是一個決策者--一個以大局為主的整體盤算。這時,需要的不是多麼專業的數據、專有名詞,而是全面性的分析和理解。
當然,要有完善的配套措施與保護機制。如此一來,台灣這個靈巧小球在與大陸這個笨重大球碰撞時才不會被撞的粉碎,才能幫助受損的那部分重新以新的樣貌出現、不被徹底擊垮。
就看政府能不能保護人民了。
(雖然政府的能力我大大質疑,畢竟他連服貿都說不清楚,條文又搞得這麼難懂。連政院清場時用的手段,都不會用柔性驅逐的,這樣的政府腦袋我真的大大質疑)
我在這大放厥詞的同時,我很虛心的接受一切的挑戰,糾正。
如果我錯了,你可以大聲罵我。
如果你不滿,你可以怒目瞪我。
但我相信時間會證明我的想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在我花了四個小時翻閱相關條文,在我花了八個小時蒐集各方資訊。
我才敢低聲地自言自語,我沒有對不起台灣,我沒有對不起台大。
想起早上我坐上代表席時,就像是寒戰中李文彬在我耳邊輕呼:等你坐上我的位子時,你自然心裡有數。
於 2014/3/28 晚
p.s.我之前發文-你在反對甚麼?與此篇不衝突
本人具有思想連續性。也就是說,我支持開放,但反對30秒通關。
因此,我支持立院靜坐,也有到場聲援。
我不支持攻佔政院,但也譴責強力驅離造成流血。
我反對媒體斷章取義,但也不願意放棄我的媒體接近使用權。
我體悟到人生充滿著不完美,但我試著愛上我的生活。
p.p.s.提供政府我在不使用關稅時保護相對弱勢產業的做法,EX醫療產品審很久才讓它通過...之類的。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