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超強,立論清楚,兼具可讀性!
不同意這些觀點沒關係,但至少要思考這些問題!
興大版QA:
=======以下轉貼原文=======

Q1:服貿協議是什麼?

全稱是:「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是政府根據ECFA第四條簽定的服務貿易協議,

政府表示:希望藉由雙邊的合作:
讓台灣優質的服務業人力,可以前進大陸的市場
並讓大陸豐厚的資金,挹注入台灣企業
據估計,將影響台灣上千產業,及千萬人口

=============================================

Q2:這樣不是不錯嗎?為什麼大家要阻止?

談這個問題前,最好要先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週前的3月17日,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在服貿沒有經過實質審議的情況下
用30秒宣布:「由於服貿已超過3個月期限,依法視為已審查,送交二讀」

──人民對於服貿最大的問題,不單單在於服貿本身,
在於服貿的程序,一個兩岸條約,為什麼可以在30秒內通過

在釋字329中規定,
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在跟其他國家簽訂條約時,必須要經過立法院審議
而一個沒有經過民意機關審議的條約,沒有辦法合理的約束人民

但這樣的規定,有一個瑕疵,
這是由於在二十年前的當時,兩岸關係曖昧,
是故大陸與台灣之協議,不在此限

以至於到現在,我們依然缺乏一個相關的監督機制來監督台灣跟大陸談的條約,

而在前幾天,被國民黨立委張親中,噢不,是張慶忠
被當成行政命令,荒謬的來執行

台灣跟大陸是同一個國家嗎?憑什麼條約被當成行政命令?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求要修訂兩岸監督條例

=============================================

Q3:政府說他有做過完備的事前審查,為什麼還要反對?

大統在上市前,也說他是100%純天然橄欖油
鼎王在上市前,也跟你說過他用中藥熬煮
胖達人在上市前,也說他不含人工香精
但只要他們過不了食品衛生署的那一關,這些保證跟評估都沒有意義

同樣的,今天政府無論在事前作過幾千幾萬次評估
只要今天沒有在國會好好審過,他永遠、永遠無法代表民意

再來,我們看看政府是怎麼事前評估的好了

285萬人口服務業,對於服貿的衝擊調查,
政府交給18個基層公務員,
由於沒辦法背負受這麼大的Loading,只好再「轉包」委託中國生產力中心,
而礙於政府一貫的「機密」原則,以美髮業為例,60家工會,只問了3個,

問法大概是這個樣子的:

「您好,請問是台中市女子美容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嗎?」
『誒,是的,我是』
「這裡是中國生產力中心,想請教您對於開放陸資的想法」
『喔,不錯阿』
「感謝您的配合」

然後就做出美髮業者對服貿協議樂觀其成,已做過充分溝通的結論

......連委託的調查公司都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問的,這種結論能信嗎?

看到這種調查方式,我真的很難相信政府在其他統計流程的品質(嘆

=============================================

Q4:那就好好審就好啦?為什麼要撤回服貿?為什麼一定要修兩岸監督條例?

......你覺得一個沒有經過國會仔細審議,而且完全不能修改的條約,可以相信嗎?

政府在人民不知道的狀況下,
跟大陸把白紙黑字都談好了,

事前,他跟你說,這些是機密,不能問、不能看
事後,他跟你說,這些是利多,不能審、不能改

然後在那邊不斷跳針跳針:利大於弊、利大於弊、叫我姐姐、利大於弊、利大於弊......

就好像你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手術台上,
即便再跟你好好解釋開這個刀有多好有多好,但完全沒提到任何風險

這個刀,你敢開嗎?

我國是法治國家,
但與外國(我知道憲法上大陸不是外國,但我認為他是)

與一個虎視眈眈台灣政權的中國大陸,簽訂的兩岸協議,
卻沒有訂定相關監督的法規
然後讓立委、讓政府,在那邊橋、在那邊凹,
在那邊說審查就審查、說備查就備查、說送出就送出,

國家主權就這樣操弄在少數的手上,沒有相關法律規範
我不知道你害不害怕,我超怕的

即使這一次他好好審了,下一次他又變卦,你要拿他怎麼辦?
總不可能,他每一次亂搞亂弄,都要人民去攻佔一次立法院吧?

所以這次的運動才會主張,修訂兩岸監督條例
並在完整的條例出來前,阻止黑箱服貿的任意過關。

=============================================

Q5:國民黨說,他會這樣做,都是因為民進黨在杯葛啦!都是they的錯!

我並不是說,杯葛是好的,只是在一個國會中,
有時候,適當的討論,避免多數的暴力、執政黨的暴力,是必要的

但,難道因為民進黨杯葛,
國民黨就可以將兩岸條約當成行政命令送出嗎?

沒有辦法!

對我來說:
民進黨的作為,叫做白目;但國民黨的作為,就是違法
兩者有著嚴重度上的差異

而什麼是行政命令?
這是一種由單一行政機關所做出的法規

但回頭看看服貿,
簽訂服貿協益的海基會、與海協會,既不單一、也不行政,
而翻遍法條,行政命令包括規程、規則、細則、辦法、綱要、標準、準則
──沒有、沒有、沒有一條,叫做「協議」

杯葛他就是個常見的議事程序,
的確他可能沒什麼效率,但他幫我們保護了人權

但服貿協議,哪一條法條告訴我,他是行政命令?

=============================================

Q6:馬英九說有相關法條耶,他說是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

好的,我們看一看法規是如何訂定的:

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
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
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
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其程序,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

底下翻譯蒟蒻,簡單來講,
你簽這個協議,如果會影響法律的修訂,就需要進行法律的審議

服貿的影響範圍廣大,
內容更涵蓋食、衣、住、行、育樂、生、老、病、死等項目,
朝野立委早就在主張應完成各項配套立法修正。

你哪隻眼睛告訴我這不會影響修法?
憑什麼由你行政院決定會不會影響修法?
退一步來說,就算他可以送立法院備查,你哪隻眼睛告訴我他可以比照行政命令?

=============================================

Q7:不管怎樣,都應該聽國民黨的話,這是當初人民選的耶,民主不是少數服從多數嗎?

民主到底是什麼?藉由這次事件,
全台灣人民都應該好好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對我來說,民主絕對不是只在投票時,你投下的那一張票
絕對不是在投票完後,就代表立委們個個都具喔喔喔我最厲害我最大的不可質疑性

絕對是要藉由人民在事後,不斷的監督、質疑,
去督促這些我們的公僕、這些代議士是不是又在做什麼鳥事

民主還給了人民主權,你就有義務去督促

......咳,離題了

並不是說選立委只是要他進去投投票的
他需要去做的,是事前的審核、監督,事後的討論

沒有朗讀、沒有討論、沒有表決結果的趁亂通過
「未議未決」算什麼代表民意

說穿了,這些立委,也不過就和Wego昇一樣,都是馬英九的傀儡,
全都耳朵塞滿了鹿茸,聽不見人民的聲音

這個時候,就是人民該站出來的時候了

=============================================

Q8:撇開程序問題,服貿真的不好嗎?

馬英九在記者會一直這樣強調,也難怪會有這樣的聲音,
服貿好不好,這個問題你拿去問台灣最優秀的學者,他大概也沒辦法給你答案

我在這邊只提一個數據、然後破解一個迷思

服貿通過後帶來的GDP上升是多少?0.025%

不是百分之二喔,是萬分之二,差不多7-11一個禮拜的營收,
說真的,我們為什麼有必要為了一個這樣虛無飄渺的利益,去破壞程序?

這還只是個官方統計,
但馬英九從上任到現在,哪一次官方統計可信?
每一次選舉,他喊了幾次六三三?哪一次達成過?
每年年初經濟部都在說「今年GDP可望破四」
年末則是說「呼!可望保二」
質疑他兩句,他就跟你擺臭臉,跟你說「爺們不屑做」

再戳破他一個謊話,
馬政府口口聲聲說,不簽服貿,失信於國際
但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薄瑞光就表示,
世貿組織會員之間本來就有權利簽署FTA,不需先有ECFA,
或是先獲得中國准許才能與台灣簽署FTA。

……如果講到這樣,你還真能再相信馬政府,也是蠻厲害的

=============================================

Q9:你們這些年輕人說穿了就是怕競爭吧?中國大陸來就來啊,怕什麼?

前幾天去行政院的人裡面,有幾個是我的朋友
我隨便算一算,台大化學所、北大法律系、長庚醫學系、台大EMBA......
而坐在立法院前面的,隨便一個招牌掉下來,怕都要壓到五個台清交成

這些人之優秀,是畢業後,馬上就有企業來招手的菁英,
是可以隔天馬上出國,然後用一口流利的英文跟別人會話的菁英,
是可以站在台上,用極清晰的口條和邏輯說明國際議題的菁英

這些全台灣前5%的菁英們,他們會怕什麼競爭?頗呵

但問題說,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他們一樣
要能活在競爭的浪潮中,大多數人,都是生下來就有優秀的條件,然後一路平步青雲上來

那其他不是菁英的人怎麼辦

自由競爭市場中,你夠強、你就可以出頭,這我承認,
但這句話還有著後半段,你如果不夠強,對不起,就等著一輩子被踩在腳底下吧

台灣的企業,大多數是中小企業,你真把他們丟到自由競爭市場中,他們有沒有辦法跟中
國大陸的豐厚資金對抗?這是需要考慮的

政府在這個時候,他是需要去保護、去扶持的
在跟對岸簽訂條約前,他是應該要以這些小企業為標的,然後去跟對方談判的

否則如果只是大企業,在合作後獲利;而小企業,合作後紛紛倒閉
即便GDP上升了,我也不覺得,這樣的GDP有什麼意義。

最需要擔心競爭的人,現在還在小確幸
想到台灣之後困境的菁英,你卻罵他們不爭氣

到底是有沒有搞錯啊?

=============================================

Q10:你們真的有仔細看過服貿的全文嗎?憑什麼反對?

問這種問題,就好像是說,

因為你不了解開刀術式,所以你沒資格質疑醫師,
或是因為你不了解食品安檢,所以你沒資格質疑鼎王一樣荒謬

這是一個民主國家,而一個政府在推動政令時,
是政府,要主動說服我們,為什麼要做?

不是人民苦苦哀求希望他施捨解答,
這種事情,是學生對老師做的,不該是人民對政府做的

是政府,有義務、跟責任要去陳述所有的利益跟弊害跟風險,並做出詳細的評估
否則他們拿那麼多納稅人的錢,是幹什麼吃的 = =

而即便,這些去抗議的人,對服貿可能仍沒有辦法有全盤的瞭解
相信他們還是比一般大眾,瞭解的多

前幾天到立法院的時候,看到一個黑島青成員對著訪問侃侃而談真的有點嚇到我XD

而問出這些問題的你們,真的又有仔細看過服貿的全文嗎?
其實我也很好奇,到底為什麼,你們能這樣毫不猶豫的贊成呢?

=============================================

Q11:你們這些大學生最容易煽動了,你們都是民進黨的走狗

唉唉,平常教授要煽動你買一本教科書,都難上加難了

你認為睡在12度的冷風中、堅硬的柏油路上、淋著雨還得注意警察會不會突然跑進來,然
後被警棍揍、被盾牌砍、被水柱噴,是能有多好玩?

你還以為是湯姆歷險記喔?又不是三歲小孩

煽動那麼簡單,怎麼國民黨就煽動不起來?
煽動那麼簡單,怎麼民進黨連選個縣市長都那麼難?

蘇貞昌前幾天不過就是在台上講了一句「凍蒜」,就被台下的學生噓到爆,然後馬上在臉
書道歉

你覺得學生被民進黨煽動之前,要不要先想一下自己有沒有被煽動?

=============================================

Q12:政府說不只學生,連學者跟教授也在誤國

怎麼今天贊成政府的,就叫專家;反對政府的,就叫誤國

同意他的推論,就叫利多;反對他的推論,就叫謠言

歸順他的人民,就叫禮貌;反對他的人民,就叫暴民

阿政府真那麼厲害,

早就不知道六三三幾次了,哪會落魄到在這邊簽服貿@@

=============================================

Q13:就算這樣,一定要用非法的方式嗎?不能透過立法、或司法機關協調?像當時的洪
仲丘事件那樣,用遊行解決就好

兩個原因,解釋給你聽

第一、沒有籌碼,我們沒辦法強迫政府對話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為什麼我們讓勞工,可以有罷工的權利?

當老闆給勞工不合理的低薪,勞工能怎麼辦?
你當然可以說,你去拜託老闆嘛,去求求老闆(遊行),老闆可能有時候心一軟,就幫你
加了薪
但如果老闆不甩你,你怎麼辦?這個時候,除非能罷工、除非你的手上有著強力的武器(
占領立法院),你沒有辦法跟老闆開啟對話

說真的,如果不是一連串的行動,怎麼能讓馬英九親上火線?
否則他也就是去找他媽媽、找找小刀、再去各個不同的機關討拍拍,然後派個口交臉來摸
摸頭

再重申一次,人民跟政府的關係並不是勞工和老闆,沒有必要如此卑躬屈膝
講幾個關鍵字給你google:公民不服從、抵抗權

第二、沒有時效,我們沒辦法強迫惡政停止

我們當然可以釋憲,可以拜託大法官,但是很可能緩不濟急
現在服貿已經送院會,很可能馬上就是二讀、通過,然後發佈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

洪案當初,由於制度過渡間的Delay,讓多少證據消失
讓法官,即便多想重重判他,最後還是只能輕輕放下

洪仲丘,從事件發生到廢除軍檢,整整花了一個月
一個月的時間,在服貿,可能早就通過了

況且現在這樣一個燙手山芋,你還真以為有哪個法官會想出來背
大法官會議才不管這個,協議有沒有違憲,恐怕不符合大法官案件審理法的規定

不在這個時候,以強硬的手段攻下立法院
我們能怎麼阻止他?

=============================================

Q14:不管怎樣,暴力還是不好的,我們應該要譴責暴力,一定要嚴加懲辦

有一個台大的教授回答的很好,容我轉貼他的文章:


憲政民主的核心意義是『統治者不得濫權』,
而不是『濫權者可以得到任期保障』。

憲政主義要求我們檢視集會遊行法有無違憲, 而非要求我們順服於具有違憲嫌疑的惡法


如果只因為台灣已經將選票普及於每一個人,而國會議員已經全面且定期地改選,
就要求人民不該再有上街頭抗議的念頭,那顯然是低估了維繫民主社會所需要的動能。

如果只因為憂慮群眾運動必然具有的非理性性格,以及群眾運動所可能造成的社會不安,
就想徹底否定群眾運動在民主體制中的地位,恐怕會掉入霍布斯式專制主義的思惟。

無論如何,筆者很難想像『靜坐』的群眾如何能『衝進總統府』?手無寸鐵的抗議者如何
能完成『流血的革命』?而靜坐前還拼命在訓練義工維持秩序的人民運動,為何要去為軍
警的武力鎮壓及不特定支持者與反對者的衝突負責?


順帶一提,這個教授後來當了行政院長,他叫江宜樺,
也是前天,下令叫鎮暴警察的那個人,有點荒謬,對吧?

理性的靜坐,也許能讓民眾更參與公民活動,更反思制度本身,
但請注意,沒有第一天闖入立法院這樣一個不理性的舉動,誰會理你?

公民運動沒有路線好壞,只有成功或不成功,
成王敗寇,如此而已

=============================================

Q15:很多電視台都說這些人也沒有被揍,只是被柔性勸導離開而已啊



強烈建議你不要只看一家電視台,
瞎子一直摸著象腿,永遠不會知道大象的樣子

你都願意為了網拍或是攻略多逛幾個網站,都願意看好幾個小時來自星星的你
看看別的媒體,多想一想世界到底長什麼樣子很難嗎?

--對了,看完東森、轉到中天,看完中天,再轉到TVBS不算喔XDD

=============================================

Q16:因為是這些人去佔領行政院,所以他們是被揍活該

法律中,有一種概念,稱做比例原則
政府在剝奪人權的時候,必須衡量相對應的比例

你說今天學生拿汽油彈襲警,拿刀嗆聲
警察拿警棍揍他們一頓,這我沒有話說

可是他們就是坐在行政院靜坐表達他們的訴求
有沒有必要這樣對這群學生阿
你抬走他,讓地檢署偵辦,然後看用哪條法去起訴他,讓他得到應有的代價就好
沒有必要爆他頭吧

不然改天你闖紅燈,我拿手槍一槍斃了你可以嗎?

=============================================

台灣人,很溫和、很和平、痛恨非法與暴力

但當我們拿著「大是大非」的標準去要求學生?去要求一群坐著,希望你給他們解答的學
生?然後非把他們打到頭破血流你不甘心......

你怎麼沒有拿同樣的標準
去要求私刑的范佐憲?
去要求關說的張通榮?
去要求洩密的黃世銘?
去要求貪腐的林益世?
去要求濫權的劉政鴻?
或是現在,要求真正違法亂紀的行政院跟諸多立委?

坐在立法院親嘴喝酒可能不太雅觀
闖入行政院成立據點可能不太禮貌

但這些事,帶來的弊害和問題,絕對遠遠不如一個沒有監督、沒有程序審核的國際條約

最後分享一個笑話


我們社會對於一個大學生的標準是很高的

他需要具有自己的看法,不盲從,不被煽動,
在正式場合發言時具備成熟的表達能力以及禮貌,
在有限時間內組織性的陳述自身觀點,
並對現況困境提出具建設性的看法。

同時我們對於國家首長的標準是甚麼呢?
謝謝指教,我們將繼續研擬方案,持續努力。BTW,我很關心學生。

同時我們對於立委的標準是甚麼呢?
開會時不要打架就好。

同時我們對於擁有第四權的媒體的標準是甚麼呢?
是不是真的沒關係,有沒有視野沒關係,有沒有扭曲沒關係,只要能配飯就好。

如果把上述條件貼去104
我都要以為要大學生去當總統
國家首長去當中華電信客服
立委要去當士林夜市寵物店小白兔
媒體就是youtube。


作為學生,
我們沒有經驗、但我們有理想
我們沒有權勢、但我們有知識

我們沒有錢......但是我們有心

=============================================

共 1 則回應

0
還不錯, 但有點很可惜
就是有些人只會看到自己想看的
抓到一點影子就開始開槍
被戳破又說那不重要
無奈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