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獨信心》
從十六世紀初宗教改革看二十一世紀初台灣民主憲政危機


20140330,五十萬人上街要求「退回服貿,重啟談判」
服貿其實只是導火線,引爆了長期存在的許多社會問題
先撇開各國的社會運動,整場學運讓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一場近五百年前的往事

1517年,教廷想要建造羅馬的聖伯多祿大殿,就發行赦罪書(贖罪券)來募捐,只要繳一定的錢買赦罪書的人,就可以將自己或已逝世的人的罪赦免了。
同年夏天,路德看到一份樞機主教給到處遊蕩販賣赦罪書的神父的一封信。該樞機主教向富格家族借了這筆錢來讓他獲得主教的地位,因而想要用收入的部分來付他欠富格爾家族的債。

路德在1517年萬聖節前夕,也就是10月31日那天,宣佈他反對贖罪券,寫了九十五條論綱。其實這九十五條的目的並非是號召宗教改革,只是路德以一位大學教授的身份將贖罪券的神學提出來討論罷了。
路德反對贖罪券的曲解和誤用,認為這不但對人的得救不利,還影響了教會的正常運作。當時的人們認為天國的鑰匙在教會手裡,一個人進入天堂前要先洗清生前所犯的一切罪行,他們相信只要用贖罪券就可以上天堂,一張贖罪券能縮短死後在煉獄中的刑罰。

走筆至此,忽然覺得「服貿」和「贖罪券」貌似有不少相似性
「隨著銀幣落入盒子裡的聲音,靈魂就升天堂了。」路德如是說。
最初許多大學教授跳出來,也並不是探討民主憲政,而只是單就對「服貿」一事做討論。
但隨著對議題的深入了解,我們卻發現了越來越多的問題存在。

路德詳細的生平事蹟,想知道的自己去查,不在此贅述
直接接著探討他走向宗教改革的路

路德在1520年寫了3篇關於宗教改革的主要文章,闡述了他的神學理論,這三篇文章也是宗教改革擴展的主要引導。這裡引其中一篇《致德意志基督教貴族公開書》
這篇文章中,路德用德語號召貴族成為改革的實現者,因為他認為主教們在這一方面失敗了,害怕改革,羅馬教廷躲在三層厚牆後面:
1. 他們將教會的權力置於世俗權力之上。
2. 改革的動機來自於聖經,而教廷則將解釋聖經的權利完全規付於教宗。
3. 路德號召就改革的事情召開宗教大會,而教廷則說,只有教宗可以召集大會的召開,這樣他們將教宗置於大會之上。

拿教會的例子看看今日的執政黨:
1. 總統以黨紀要脅立院民代通過法案
2. 我們改革的動機來自於民主憲政,而政府卻打著「民主法治」的大旗來鎮壓著異己者
3. 學生要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這權力至今還握在行政院手上

此外,路德其他重要貢獻之一包括翻譯聖經
很多人反對者甚至媒體,劈頭就問:你有看過服貿每項條文嗎?
不得不說,原文本繁瑣詳雜,又參入不少聯合國代號與專項名詞
「懶人包」便是許多專家學者對「服貿」的譯文
把解釋聖經的權利,從教會手上拿回來

路德有別於天主教的信仰內容,就神學、聖禮及組織三方面有了革新。依序路德思想最具主要的創新,在神學上提出「唯獨恩典」及「因信稱義」,新教在得救的問題上,否認天主教的「煉獄」對信徒的威嚇與轄制,並以購買「贖罪券」的方式,來達到贖罪的陋規,路德堅持「唯獨靠著神的恩典,只要相信祂就能稱義」的教義。

我最近聽到最多的威嚇就是「國際信譽」跟「邊緣化」了
統治者將服貿宣傳成了解決台灣經濟外交困境的「贖罪券」
但我們依然相信著「唯獨守護著民主憲政的價值,才會走向更好的明天」
惟獨信心,對自由民主的信心

路德的徽章是路德玫瑰,我們則是無畏的太陽花
而太陽花的花語之一便是「勇敢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1517年開始,路德在簽名時將「Luder」改為「Luther」,意為「被解放的人」、「自由人」
在下魯蛇如我亦希望能轉型成Luther,為民主自由的明天挺身而出


謝謝大家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