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麼多的社會事件,我知道這個社會病了。
昨天半夜一點多我潛入台大總圖的禁書區,找看看有沒有醫治的方法。
我偷偷帶了三本書回到B1自習區,書名分別叫做梅菲斯特、我的奮鬥、還有新民主主義論。
然後我翻開了第一本書,突然總圖的燈都熄掉了。
三個巨大的黑影在我眼前倏的出現。
''你好,我叫梅菲斯特。''一個身穿西裝的紳士扶著他的黑禮貌,
''梅菲斯特,馬的還不都是我的演講搞出來的''一個睥睨但卻充滿魅力的年輕人笑著說,
''娘個雷飄子,俺43天沒哈草就為了老蔣這個臭俗''一個穿著卡其中山裝的光頭佬瞧著他的菸桿子,
''你們有辦法幫助台灣解決大學畢業生起薪低的狀況嗎?''我問
一陣爆笑不約而同的從三人口中發出,
''這裡叫台灣是吧!你小子等著瞧我們的本事'',
一個留著小鬍子的人躲在另一個黑暗角落點了點頭,繼續看著他手上的祆教教義。
媽的,原來這三個惡魔還活著。

社會上充滿了不滿的聲音,但沒有絕對多數。
很奇怪的是,在我感覺起來卻是潛藏絕對力量。
M型社會要來了,很誇張的M大家懂嗎?
現在的台灣根本沒有解決方案,來解決22K的問題。
因為很簡單,老闆們認為廢物太多,只值得領22K。
想想你是老闆,你的心態會是甚麼?
X的,我老子可是30%大學錄取率出來的。
X的,你小子只是個106%的還不知道能考幾個試....
所以說,沒有特殊技能取代性高文憑價值縮水,
結論22K。
怎麼辦?去靜坐啊!
怎麼辦?去路過啊!
沒用啦,別以為你這樣好紅你畢業出來就能多領2K
這社會問題多到已經沒辦法用靜坐、包圍、嘴砲來解決了。
因為除非你有很特殊的不可取代性,不然就是22K命,不然就是賺大錢沒命花,但還是幫不了其他人。
怎麼辦?
回去多念書?沒用啦!
就算全台灣整體競爭力都提升了,老闆爽只發你22K你也沒辦法。怎麼辦啊?
戰後嬰兒潮出生的那群人,對,就是你我爸媽年紀的。
他們掌握了大多數的社會資源,他們掌握了台灣的經濟命脈。
現在所有的社會運動對他們來說,就是在影響社會的安定,影響他們賺更多錢。
誰管台灣的死活啊?每個都是在管自己的利益啦!
一天這群人卡著,年輕人就等著起薪22K,別以為自己真的多特別。
然後順便在看看那群沒什麼功能的立委們,每天審法案如同在菜市場喊價。
杯葛我,我明天就杯葛回去。X,拎北要霸占主席台。那個,有主席的地方就是主席台...
你看看,該怎麼辦?罷免他們?來啊,罷免看看啊!告訴你,不會過啦!
國民黨,民進黨,都該被淘汰了。一天兩黨還在,就會有如下的景象。
國民黨塑造出一個帥氣的跑步花瓶,每天掛勾服務業者告訴他們政府忙著拚經濟。
民進黨塑造出一個國民黨貪汙賣台的形象,然後要所有"台灣人"去憎恨他們。
政治界,也是一個M。國民黨跟民進黨分別在兩峰,不過大部分的人跟這張圖沒有關係。
因為,在台灣,政治是家族企業。
想想中華民國是怎麼被創立的,是怎麼被帶來台灣的。
孫文,國民黨,洪門,宋慶齡。
蔣中正,國民黨,青幫,宋美齡。
這就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基業,一個領導,一個黨,一個幫,一個女人。
喔不對,是一個不得了的大財團。
你想想這佔了多大比例的國家成員啊?
你反抗份子還想動,動誰啊?
光是檯面上的勢力,學生如我們都難以撼動了,何況是檯面下的勢力。
懂了啊?9%這個數字如此之低,怎麼沒人去罷免他啊?
因為根本不會通過啊。
怎麼辦,不廢掉國民黨、民進黨,台灣就永遠不會有前進的一天。
之後,充斥東亞生活圈的就變成台勞啦!
在我看來,最直接的可能性就是靠這三個惡魔了(或者是一個哲學家)。
可笑的是,台灣最引以為傲的民主,只是個假的罷了。
真的在做的,原來是不要民主的事。
該怎麼選擇?台灣人們自己決定吧!
10年內,如果台灣再不建立完善的體系,就早早把靈魂賣給惡魔吧!
因為,誰也不會想真正當台勞。
''Just that simple. It's just human, all too human.。''-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