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調查大家對這事還有死刑的看法。

共 34 則回應

Law in shit選在這個時間點死刑
單純是要轉移焦點
羅的立場原本是支持廢死,現在又在這個時間點執行死刑,
這其中一定不單純。
我覺得關於廢除死刑還有很多點可以吵
比方說什麼人權之類的
不過在這個時間點根本是要轉移焦點
或許想拉抬一些聲望?
說不定是沒招出了
突然想到,狄卡投票功能怎麼沒開放了?
本來想把這個議題開個投票的說
B4 對啊,我剛剛也想開投票~看大學生跟新聞網的投票差距
時機不對就被會被說成轉移焦點

回歸原始問題: 死刑犯難道不該死嗎? 如果該死,那只要法務部通過審核,執行有錯嗎?

覺得這也能說成轉移焦點真是離奇的超展開
自以為是轉移焦點??
那你就知道媒體的厲害了....
媒體主觀的言論綁住你的眼球 你的思想 綁住你的智商
B6 我不相信你沒有說過政治人物在選舉前多做很多事是因為選舉到了。
B6 請問死刑犯該死嗎?
為什麼你會覺得他們該死?
法官判罪真的是完全依照事實?

一個人不能殺人,為什麼政府就能夠殺人?
B6 我的確有說過XD,but....執行死刑不是政治行為,而是司法制裁;
政治人物於選舉前所做的行為是政治行為,蘋果和香蕉雖然都叫水果,但不同本質的東西怎麼能比較?
難道沒聽說過司法獨立?(或許你會說司法已死~這我也沒辦法了)

B9法律是人性的最後一道防線, 如果罪大惡極的死刑犯對你家人做出如此行為,你還能說司法不能殺人嗎?
"寬恕是上帝的責任,司法的工作是安排罪大惡極者與他見面"
不過就現有的法律被判決死刑就是要執行槍決,
只是問題在於這個審判的過程是不是真的夠嚴謹,真的可以避免冤案。
像這次槍決的杜氏兄弟,援引了中國廣東省公安局的調查,就直接判罪,
連重新檢視鑑定、找證人答辯的機會都沒有,你能相信這樣的判決嗎?
如果被判死刑的人跟真正犯案的人不一樣時,
上帝會叫他回來重新排隊嗎?
所以說拉~畢業考上法官後真的要審慎評斷了
我不反死刑,但不能冤案(江國慶案也挺令人生氣的)
援引中國公安局調查是否合法我是不了解,看這兩兄弟的判決確是蠻有爭議的,
但你說沒有答辯,在台灣法庭上已2審宣判囉,代表他們有經過正當法律程序,
不過證據法則阿~~~找不到對自己有利的證據就GG(其實若真的被冤枉真的超雖)
我也不認為死刑就是好, 不過法官如此自由心證,
相信他也不是抱著幸災樂禍,隨意亂判的心態去評斷一個人的生死(如果是這樣,那他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反思: 如果今天杜氏兄弟判無罪, 而後又犯罪呢? 社會代價由誰承擔? (我想這也和有爭議的判決一樣,難以斬釘截鐵的斷定)
B13 同意。
B12你知道美國有一個刑事訴訟法叫做: "認罪協商" 嗎? (大概意思是: 檢察官與被告私下協調,如果你認罪,就從死刑變成N年有期)
為什麼有認罪協商,就是檢察官想要速戰速決拚業績,而不是法官喔( 歐美的法律制度跟我們的法律制度是不同的!)
另外一方面,在美國打官司是要很多錢的,被告如果不是有錢人基本上會同意協商!!!
美國就是因為這個認罪協商,所以連他們自己國家的教授學者都大肆撻伐!
台灣有沒有認罪協商,其實藏於法條之內,但比起美國有更多的限制條件(就不贅述了)
受教了 感謝
明顯的政治意圖
時機太敏感
純粹看到Law in shit想進來表示一下我有笑到XD
如果要徹底擺脫死刑轉移焦點的罵名
五十位定讞者應該全部一起處理
來保證這是執法而不是政治操作
不是每次處理幾個,遇到政治危機就殺幾個來解圍
B2 不單純 感覺是為了之後能輕鬆將上街遊行的"暴民"拉去槍斃
要吵死刑這裡是吵不完的
但為了挽救低迷民意而執行真的太可笑
難道以為人民因為所謂「惡人」伏法而鼓掌叫好?
根據你的超級離奇超展開
我同意死刑犯是該死的 執行也是完全沒有錯
但是現在這時間點執行
跟你說是馬英九突然良心發現?這你敢信?

其實我覺得不處死刑也OK的
死刑犯最怕就是放出來又跑去犯案
所以如果能關進廢死團體志願者的家中
這樣不但能就近感化
就算再犯也不怕
他們肯定能原諒加害人
只要再換一家就行了
這樣一舉兩得 拯救無數生命 嗚嗚
以前一直認為應該有死刑,不過近年漸漸覺得很多時候死刑也許太輕了。
讓不只一人的被害者在違反其自身意願的情況下痛苦地死亡,犯人卻頂多只需付出自己的一條命,而且能經過審判、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怎麼死。怎麼想都是被判死刑的比較划算。
死刑犯有選擇要不要犯下死罪的權利,但被害人沒有選擇要不要被害的機會。
至於避免冤案,那是司法本來就該努力的。

言歸正傳,
他做他該做的事,既然是合法執行,是不是轉移焦點又有什麼關係?
轉移焦點又不是什麼邪惡的不法行為,用"你這是轉移焦點!"來作為批評好像沒什麼實質意義。
陳進興表示:
政治意圖大於死刑事實
甚至其中有一件死刑案是在對岸發生的,花了十年證據都搜不全,仰賴對岸政府的片面定罪

這樣還不是政治意圖,那馬英九肯定英明神武
管他是政治意圖轉移焦點還是只是時間剛好
反正我就是希望死刑該執行就執行
在台灣想要被判死刑,不是殺一個人就可以被判死了,想被國家槍斃還沒那麼簡單
那些死刑犯幾乎都是窮兇惡極,身上背了N條人命了
有些甚至自己也想死了
簡單講我覺得他們該死。 至於冤案什麼的(近幾年來).....N條人命都指向同一人是覺得能被冤枉的機率微乎其微(畢竟現在要被判死真的不容易)

這算是最近兩個月以來我看了很爽的新聞。

By J
人是自私的,總想著讓那些罪大惡極的罪人判死刑,因為死的不是自己

人是自私的,如果身旁就有被害人,你還能自私下去嗎??

舉著標語:「羅瑩雪,殺人的感覺好嗎?」,有為被害家庭著想過?
自古有云: 「惡人有惡報」

小弟個人淺見才學書淺誤筆戰
個人很政治不正確(?)→覺得這好像也是個政治不正確的詞
認同 B23
我甚至會有點邪惡的覺得讓他們活著受責難也不錯

不過實在很不認同草率的判決,像這次的某兄弟同B25講的。
所以這件事大概分三個層面討論

1.政治目的轉移焦點
2.該不該執行死刑
3.程序問題、推論及辦案瑕疵(冤案)
關於這次執行死刑是不是轉移焦點......這個就先稍微保留
不過其中有一點很有趣就是了
注意第一篇報導和其他兩篇報導的時間點不同
可看出在這之中特別具有爭議的杜氏兄弟在2013和2014年的四月都有被槍決的紀錄!?
顯然杜氏兄弟重複死了兩次......
要馬他們不是掌握了復活的真諦,不然就是跟在下一樣是從地獄爬出來的
嗯......為了不主觀地認定政府在轉移焦點,於是客觀地認為政府只是單單處理完一項法務並且推論臺灣官方已經掌握了召喚屍體的技術,殭屍部隊成立指日可待

至於死刑議題
其實說穿了就是一個關鍵──到底有沒有人能夠決定另一個人生命的價值?
當然殺人犯顯然沒有尊重其他生命,但是否因此我們便有權利剝奪他的性命?
這個問題實在沒有把握回答,但值得討論與思考
有時候只看表象會覺得被害者及其家屬很可憐
自從接觸過社會派推理小說之後,卻又疑惑著究竟是在什麼樣的社會環境和情境得以創造出這些暴虐冷血的死刑犯?這些死刑犯到底算不算這個社會之下的受害者呢?
不得不承認,死刑是解決這些兇手對整個社會所帶來危害的最有效率方式
並且附帶有公平的性質,並且具殺雞儆猴以維持社會安定的力量
但為什麼這麼具有警示意義的存在,仍然遏止不了死刑犯的誕生?只能說有些根本原因還沒有除去
單就社會整體利益而言,在下支持死刑
但在支持死刑之外,有沒有在法律以外卻能遏止命案發生的方法可以同時作為努力的目標?經濟面、社會面、心理面......
套一句醫學上的說法──預防勝於治療,這才是根除死刑最好的方法
可惜就是有些過度理想化就是了

by 臺大開膛手
B29 我覺得那時間因該是網路新聞記者的問題!若一個人同時死兩次,這樣在法醫在驗的時候不就曝光了嗎?!
痾....我離題了~

單純以社會安定我是支持死刑,
但最近執行死刑,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政治因素?!
因為也沒有證據指出是689要求這麼做來挽救民心。
但是在沒有證據顯示下,若一再地跟人扣帽子,只會讓我感覺這人居心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