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次的學運以前,社會學系並沒有那麼的引人注目
所以也沒有去思考社會學系的價值,即使我本身是讀這個科系
而在學運之後,除了對公共議題的關注之外,也開始重新去思考社會學系的價值
不知道大家的看法是怎麼樣?

共 14 則回應

2
不知道原PO的看法是怎麼樣?
4
我覺得社會學系應該讓自己保持中立立場,擔任完善這社會的角色。

其實我覺得不管在什麼議題都可以衍生出很多社會問題,那要怎去解決呢?

大家意見分歧的狀況下誰都無法贏,最後輸的是人民自己而已。

社會問題出現可能是制度不完善,也可能是人性使然,更多情況兩者皆是。
我覺得要去對人做研究、對制度等去做改善。

由於我身邊並沒有讀社會系的朋友,所以這僅是我的認知。
2
可是社會學系還是會被說什麼沒工作Blah Blah
並不是小弟對該系有偏見
我哥政大社會研究所出來,還是很難找工作...
目前他在當社工QQ
1
施主,這個問題應該問你自己,怎麼會問起我們來呢?
9
To B2
我覺得要對社會制度進行改善是有一些前提的
你必須知道這個社會制度的缺失在哪裡
而要知道這些缺失的存在
心裡必須先有一把尺
去分辨什麼才能稱為完善 什麼會被稱為缺失
而在這個當下 就已經不是所謂的中立了

我認為在以民主為基礎的公民社會裡
除了司法以外 沒有人可以是中立的
(甚至嚴格說起來 司法也不是中立的 不過離題了)
民主社會裡發生的每一件事
都有可能對我們每個人造成影響
既然會造成影響
我們就會需要本於自己良知 本於能使體制完善的考量做出選擇
不然 就會有另一群與你的價值觀衝突的人為你做出選擇

而社會學相關科系
也絕對無法超然於這個社會之外
只是他們對體制的認知和相關的研究都比非本科的人深入
更能夠也更應該做出對於整個體制有利的判斷
衝擊也好、維穩也罷
重要的是以你的專業判斷去引領整個社會做出你認為正確的選擇與行動
1
社會系因為在我印象裡,比較屬於研究派~
所以我才提出通過對社會跟人的分析、研究去解決社會問題。
當然必須要再中立立場去思考,我認為這是最難達成的地方。
因為每個人尺的刻度不可能一樣。

我覺得人與人的之間的衝突,小至抗爭、大至戰爭都是因為"不理解"。
如果我能理解你想要我的石油,雖然我不願意給你但有東西我的國家需要。
我理解你不想要給我石油,但我知道我能提供、滿足你的國家需要。
雙方就可以協商,有得必有失,等價交換。

我認為這是現今社會的問題,其實明明有很多機制可以去化解,但我們不願意去傾聽別人。
認為自己才是對的,對方是偽善、霸道。我們總是把自身利益放在最前面,儘管已經夠養活自己一家人好幾輩子他還是嫌不夠。
1
對我來說就像是研究人吧
還有群體、社會
但卻又要中立的去思考分析
5
重要的是對事情的批判跟剖析
爭論哪個立場才是勝的並無意義因為沒有單純的二分法
重點是對議題有完整的思考軌跡
然後在價值體系的光譜中找出最佳的平衡點
中立不代表沒有立場,中立是一種試著探求最佳平衡點的堅持
如何有效率衝擊又最小
才是對社會最好的方法
1
沒發生學運前 不知道自己科系的價值所在
似乎就是你自己的問題吧...
我以為這才是社會學系的領域
能夠更中立更客觀更能協助非本科系的學生以及社會人士

釐清社會真相與眾多價值觀
引導人民思維種種之類..
1
B9 最後兩句我比較覺得那是媒體記者該做的事
4
B9 最後兩句是每個國民都該做的事
1
由新聞來看是: 嘴砲萬能
但不代表所有社會系都這樣
0
身為社會系學生就是要告訴它人了解可以共同實踐的核心價值,
這怎麼能拿來問人呢?豈不是本末倒置?

這核心價值終究是要靠自己去尋找。
1
跟社會系的朋友相處過

課堂上針對某議題的討論常常是不會有結論的
因為問題的層面往往牽扯過廣
其實社會上所存在的結構性問題也是這樣的
體制、政商關係、性別平等..etc

我想社會學系的基本價值就在於
能夠以更深更廣的視界洞悉一般人不會察覺的問題
並且能夠提出批判
引導更多人一起關注這些問題
雖然這些問題無法很輕易的解決
甚至在了解這些問題之後會有巨大的無力感
但至少我們可以從看清問題的全貌開始


然後社會學系沒工作之類的言論
這也算是某一種需要被關心的議題吧XD
個人覺得
很多科系培養的能力有其專業性
其實出路相對而言是被限制的
而社會學所培養的思辨能力其實不管是哪個行業都是有用的
因為出路太廣,所以會需要花一點時間找尋出路

但台灣好像比較不重視人文相關科系或者基礎學系...

同場加映

felix
馬上回應搶第 1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