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類的人 通常是對自己沒自信的人
從他低著頭看人的情況看來
應該是早有徵兆,覺得這世界沒有好玩的地方了
或是找不到自己的舞台可以發揮 可以分享
唯一能宣洩的平台只剩下遊戲
這種的人是平時無暴力傾向
但是內心總覺得
如果要走之前
希望人們記住我的名子 讓我在這舞台上發光 即使是黑色的鎂光燈也是個燈光的感覺
這就跟邱X即使把這件事跟學運連結在一起 依然可以得到不少的"關注"

通常遇到這種情況 當事人或許有三種可能
一是獨力或經由輔導或興趣排解 尋找自己可以做的事 工作 目標
二是自我XX
三是做一件瘋狂的事 滿足自己的私慾 後果管他的

個人小結:雖然我不贊同廢死 但是我贊同把他丟去"自X島"(某漫畫) 尋找人生的意義(扯遠了...),如果每件事都用死刑來解決的話,個人認為在某種意義上可能會使社會更糟,不會是殺雞儆猴,而是群起效允...因為根本就不怕死還可以留名了。

此外積極參加學運,也是擁有著一個暫時的目標可以努力著,眼前就有一個掌握國家生死的Bumbler可以對著幹了,共同的敵人阿!(某種意義上也是扯遠了。)
或許也可參加國X黨青年軍 認識到什麼叫做跟社會的潮流對著做 尋找不同的意義
再或者參加nwe黨的青年軍 有偉中哥可以做為精神的領袖(其實我覺得他的目的達到了,他變有名了,比一些無名的還要來的有曝光率,在政治意義上就達成了。)

寫著寫著 果然還是要環島一趟才對。 澳洲環島 想要一台野餐車阿~

熱門回應

21
其實我不太能理解你的推理過程,
幾張照片怎麼能判定他平常就是低著頭看人呢?
而低著頭看人要怎麼跟沒自信去做連結?
也許從新聞報導提到他沒什麼朋友獨來獨往,
以及新聞畫面他被逮捕後畏縮的形貌,去做這樣的理解,
但若真要推斷一個人是否有自信,
應該是從複數條件裡去做日常行為觀察,
光從新聞的片面、片斷資訊是辦不到的。

""覺得這世界沒有好玩的地方,
 找不到自己可以發揮的舞台,
 能宣洩的平台剩下遊戲。""

有多少符合這樣陳述的大學生呢?
有多少符合陳述,
同時依然希望在世界上、在旁人的記憶裡,
能佔有一席之地的大學生呢?
可是他們沒有去殺人,
所以我們知道,促成他今天這樣一定還有很多複雜的因素,
也必然是一個長期累積的過程。

""要走之前讓人們記住""的假設前提是一個必死的決心,
真正抱著必死決心的人是完全瘋狂的,
是有辦法用雨傘嚇阻逼退,有辦法靠優勢人數去圍困的嗎?
而這跟下一句邱毅與學運的關聯性又是什麼呢?

我也不認為平時完全無暴力傾向的人,
會以殺害全無瓜葛的人作為被記住的途徑,
要知道這類殺人犯都是從肢體暴力,
殺害小動物,或拿其他生命去滿足自己殘忍私慾開始。
所以我並不是真的要質疑原PO,這樣的人確實需要被理解,
可是我們不是他身邊的朋友,得到的資訊是片面的,
是否適合去做這樣內心想法的揣摩?
過程裡會不會加深我們對某些人格特質的刻板印象?

這件事給我的啟發是多關心身邊的人事物,
即便是那些離群索居的人們,
在適當的機會下或許會發現他們需要被幫助,
才能避免另一個走不出心結,做出衝動憾事的人產生。
已經發生的事不管用什麼方式去還原那些脈絡都太遲,
社會事件發生後,大家總是會去挖掘嫌犯的過去,
但事實上都於事無補了,木已成舟後,
就只能就交給他們身邊的人和現存的司法去處理。







by 清大小吃部

共 9 則回應

0
人生沒有目標阿阿阿阿阿
0
我也能理解....
也漸漸有點明白為何會有廢死聯盟
儘管不能完全認同 但是我能理解了
0
自殺島好看
1
果然需要人生目標QQ!!!!

不過這位以前就有殺小動物的例子了...嗯...
0
自X島好看!
真的到每個人都放棄你了,才會發現自己很想好好活下去。
21
其實我不太能理解你的推理過程,
幾張照片怎麼能判定他平常就是低著頭看人呢?
而低著頭看人要怎麼跟沒自信去做連結?
也許從新聞報導提到他沒什麼朋友獨來獨往,
以及新聞畫面他被逮捕後畏縮的形貌,去做這樣的理解,
但若真要推斷一個人是否有自信,
應該是從複數條件裡去做日常行為觀察,
光從新聞的片面、片斷資訊是辦不到的。

""覺得這世界沒有好玩的地方,
 找不到自己可以發揮的舞台,
 能宣洩的平台剩下遊戲。""

有多少符合這樣陳述的大學生呢?
有多少符合陳述,
同時依然希望在世界上、在旁人的記憶裡,
能佔有一席之地的大學生呢?
可是他們沒有去殺人,
所以我們知道,促成他今天這樣一定還有很多複雜的因素,
也必然是一個長期累積的過程。

""要走之前讓人們記住""的假設前提是一個必死的決心,
真正抱著必死決心的人是完全瘋狂的,
是有辦法用雨傘嚇阻逼退,有辦法靠優勢人數去圍困的嗎?
而這跟下一句邱毅與學運的關聯性又是什麼呢?

我也不認為平時完全無暴力傾向的人,
會以殺害全無瓜葛的人作為被記住的途徑,
要知道這類殺人犯都是從肢體暴力,
殺害小動物,或拿其他生命去滿足自己殘忍私慾開始。
所以我並不是真的要質疑原PO,這樣的人確實需要被理解,
可是我們不是他身邊的朋友,得到的資訊是片面的,
是否適合去做這樣內心想法的揣摩?
過程裡會不會加深我們對某些人格特質的刻板印象?

這件事給我的啟發是多關心身邊的人事物,
即便是那些離群索居的人們,
在適當的機會下或許會發現他們需要被幫助,
才能避免另一個走不出心結,做出衝動憾事的人產生。
已經發生的事不管用什麼方式去還原那些脈絡都太遲,
社會事件發生後,大家總是會去挖掘嫌犯的過去,
但事實上都於事無補了,木已成舟後,
就只能就交給他們身邊的人和現存的司法去處理。







by 清大小吃部
4
他的想法基本上跟一類恐怖份子差不多(不是聖戰那一類)
甚麼事都一樣 都無所謂 自然也不會去深入想他殺人的後續結果 對他來說殺不殺都一樣
越是甚麼事都無所謂 沒有生活目標的人 越容易傷害別人 不管甚麼形式
0
蠻想知道你是誰欸哈哈哈
0
B6 小吃部~~~~~~~~~~~~~你終於出現了
感覺你消失好久啊啊啊

好久不見 :P
好啦我只是進來打聲招呼 - v -

可以另外婊個邱毅真的很無腦嗎嘖嘖

by 暨大裘莉
馬上回應搶第 10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