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大學

21年前921地震,東勢區的回憶

9月12日 02:10
看到這則貼文想起21年當時國一升高一,那一年我的好朋友為了男朋友跳樓過世。我喜歡的女生家破人亡搬離東勢。我喜歡的女生父母失業搬離東勢。我的青梅竹馬的鄰居找到她的先生。 921當晚很安靜,貓貓狗狗都不見了,平時水溝的青蛙聲都安靜了。有的人睡的很沉,我玩著吉他,逗著金魚。 舊東勢高工的時鐘停留在01:46。 地震來臨前面是左右搖晃之後上下搖晃,當時這個區域發生聲響,東勢王朝緩緩的倒下,壓到對面透天的房子。 我弟弟異常冷靜,我們往一樓走第二波餘震襲來,附近的水塔摔落,哀嚎聲響起。 我爸從外面回來,我跟隨他去找人,我來到本街那一幕讓我不知所措,一些人哭著挖著土磚, 一位老友指著地上,留著眼淚,老友就在土堆裡,他抱著老友失控的兒子。說著:「我爸媽、姐姐 還在下面。」口中吐著血。被強拉的到鯉魚伯公的公園,那時許多人搭建起棚子。當晚的天空就像傍晚泛著紅光。 用帆布與雨布搭成。老街的市場有許多車子,難民營有東勢國中、東勢國小的旁邊的空地、林務局的林管處。 靠東勢大橋的河壩旁有一戶以前姓蔡的人家,開放所有人使用泉水,蔡家的老奶奶被壓死,一邊辦喪事,一邊是白天男人洗澡的澡池,晚上是女人們的澡池。 我跟我爸走散了,我經過農民醫院是鄰居阿姨大哭,她的女兒走了。醫院塞車,儘管醫護人員在老練也敵不過受傷的人數。 我只好去尋找找到親戚的可能,在親戚的門口看見紙條。上面說熟悉的地方。我朝著那個地方去。 三個小時後找到了父母,中餐是大家回家拿出來的食物,瓦斯爐等能用的大家一起煮,不分你我的供應。 兩天後軍方進入,不知道第幾天報紙開始公佈死亡名單,各地的物資湧入,軍人幫助家園的善後,塵土飛楊持續好幾個月。經過三個禮拜後的雨季炎熱的夏天。才勉強恢復正常的生活。幾年後又遇到七二水災。 二十一年過後這個地方被忘記就是被忘記,兩任市長斷橋仍是斷橋,聯外道路從三十年前確定要建拖到三十年後還是斷橋,沒錢蓋房子的還是空地。 當九月還在怪力亂神的時候不如活著的人好好努力生活。恐懼的心理有時候是因為環境,我在災區生活,也有幾次被精怪捉弄,也有幾次被鬼魂託夢。不過醒來或是鬼壓床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6
回應 2
文章資訊
共 2 則回應
遠東科技大學
我只知道,我睡死了🤣
國立屏東大學
我家那因為本身就常常有中震規模的地震,而921的震度到我們那剛好不怎麼大所以我們那沒什麼影響,不過之後1022的地震倒是對我們影響比較大,我高中母校的校舍變危樓 921我剛出生不到一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