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騙到非洲了 part-6

2月15日 15:29
杜阿拉的景象,就像電影《神隱少女》一樣, 白天與入夜簡直天差地別;我就像千尋,被白龍(Salam先生)帶著進城尋找庇護。 (又舉宮崎駿的作品當作比喻XD) 約20分鐘的車程,抵達了客棧附近, 過程中一直與客棧老闆–紅姊保持聯絡。 下車後,我將5,000西法(250台幣)塞到Salam先生手中, 希望足夠表達我的謝意,他與我握手並要我務必注意安全便離開了。 隨著紅姊的指示, 穿過兩條馬路來到一扇紅色的鐵門前,周圍沒有任何的客棧的跡象; 紅姊小心翼翼地打開鐵門的小縫,我才知道周圍早已有許多黑人徘徊,對我虎虎視耽。
紅姊安排我一間雅房, 儘管房間簡陋;但總比與蟑螂共枕好太多。 沖完澡後,吃了帶來的燕麥棒果腹; 由於經歷了一整天驚險恐怖的過程, 我便開始在手機上查詢台灣與喀麥隆的外交資訊。 外交部網站: 《國人在喀麥隆倘欲急難事件需要協助,請聯絡我國駐奈及利亞代表處。》 我的天,即使我被綁架或幹掉,完全都不會有人知道, 「看來我得準備好我的遺囑了」我自嘲著。 -------------------- 隔日早晨, 我知道不可能每天都來客棧過夜;所以必須得好好打掃住處一番。 將客棧的房間簡單的收拾後,與紅姊享用早餐,也學習到許多當地華人的生存法則: 一、手機不露白。最好能有一台備用機,在遇到被搶劫的時候可以交出或使用備用機。 二、路上不能隨便拍照,即使在行駛中的車上也不行;不然會被路人找碴。 三、太陽下山後就避免出門。被打劫率高,特別還是我住的貧窮黑人區。 四、絕對不能相信任何當地黑人。 五、飲用乾淨的水源和小心傳染病。 我聯絡上Cliffle,請他來客棧載我回去。 而與紅姊閒聊時,當我向他提起C老闆, 她表情明顯知道些甚麼,卻選擇避而不談; 使我更加地堅定,要調查出C老闆在喀麥隆的秘密。 在Cliffle的機車後座,我自傲地訴說昨晚我是如何抵達客棧的; 他傻笑著,很佩服我能找鄰居幫忙的想法與跨出去的勇氣。 回到住處(公司), 我帶著Sorelle與Cliffle,捲起袖子開始大掃除;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房間裡的木頭櫃子,打開時是一整窩蟑螂,到處亂竄。 -------------------- 「晚上睡覺的地方姑且有著落了」我心想。 也從打掃時,了解到喀麥隆仍屬於男主外女主內的現象。 接著,開始計畫C老闆交代我的工作事項: 一、將台灣進口的貨物,從港口那邊清關與取出。 二、建立販售商品的實體店(後續簡稱展覽館)。 從Cliffle與Sorelle那邊取得海關清關的程序流程、展覽館勘點等等資訊, 也跟我透漏了曾經逃離C老闆的兩位女孩T姊和J姊的資訊; 另我驚訝不已的是,T姊和J姊竟然現在都還在喀麥隆??!! 為了獲得更多資訊,我請Cliffle與Sorelle帶我到市區裡吃午餐, 乘車來到一家當地餐廳,菜單都是當地文字,Cliffle逐一地替我翻譯; 「Meacaroni!」 我點了唯一在菜單上我看得懂的品項後,繼續追問T姊和J姊的下落。 逃離後的T姊,在喀麥隆的偏鄉工作生活; 而J姊則沒那麼好運,目前仍在杜阿拉無法回到台灣。 「C老闆扣留著他的護照?」 沒錯,J姊的護照不知甚麼原因被C老闆扣留著。 Cliffle和Sorelle一搭一唱地訴說著C老闆的所有事蹟, 使這頓飯不僅五味雜陳,心情也忐忑不安。
-------------------- 真正內心五味雜陳的原因是, 首先,在台灣與C老闆共事兩個月,沒有看出什麼暴力或詐欺員工的感覺。 再來,目前我只是單方面聽Sorelle和Cliffle訴說C老闆的事蹟,也許他們只想將我嚇跑之類的。 最後,在選擇來到非洲時,已經做好不被打倒的準備; 在人身安全與健康的前提下,即使再艱難也得撐住,畢竟都放下一切來到非洲了。 因此我決定, 仍然完成C老闆的要求的工作項目,同時也持續打聽C老闆的秘密… ----------
37
回應 3
文章資訊
23 篇文章555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210 則貼文
共 3 則留言
窩又來惹 抱歉挑個錯字-遺囑 來越南之前也聽說不能拿太好的手機,尤其是iPhone, 不過實際到了當地之後覺得這裡的人還挺和善的, 越南當地人都告訴我說胡志明還是一樣危險, 但比非洲安全多就是了... ... 老闆扣留員工護照究竟是什麼操作呢.... 越來越像諜報片了 哈哈, 一邊為老闆工作一邊蒐集老闆的情資XD
B1 謝謝提醒,已修正。 非洲別說是Iphone了,8成都還是使用按鍵式手機(僅通話用途)。 謝謝你的支持,讓我繼續寫完的動力, 越到後面,將會越精彩!
實踐大學
這經歷真的太酷了 有夠刺激冒險的,沒想到都是原po活生生發生過的事😱😱😱 忍不住一集又一集看下去 已追蹤成為粉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