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騙去非洲了 part-9

2月16日 17:08
在C老闆回到喀麥隆以前,我給自己的目標就是完成: 一、將台灣進口的貨物,從港口那邊清關與取出。 二、建立販售商品的店面。 首先我與Cliffle來到較偏遠的北部區Bonanoussadi,勘查展覽館的位置與店面; 特別的是,這一區竟然有家樂福超市。(全喀麥隆唯一一間) 而展覽館的位置卻不堪理想,位於一處偏僻的商店街裡; 且八成的店家仍是鐵門拉下的狀態,僅幾間店有有在營業,有美髮、服飾以及餐館。 或許是平日的關係,竟然沒有半點人潮。 「這就是所謂的蚊子館吧」我說,Cliffle也同意我的比喻。 而貨物的清關方便,比較棘手, 由於喀麥隆仍屬於發展中國家,因此政府官員們有著許多黑暗腐敗的一面。 簡單來說,只要你有錢,想進出口任何東西都不是問題。 Cliffle跟我講過的這句話,印象還很深刻, 「只要有錢,在這裡光天化日之下殺掉一個人也能無罪」 聯想到電影《少林足球》裡的一句台詞: 『球證、旁證、技術委員、主辦、協辦、所有單位,都是我的人,你怎麼跟我鬥。』 我想這都是我們華人養大了他們的胃口, 沒錢,他們就百般刁難, 一點小錢,他們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要他們閉上雙眼,就再加一點吧。
-------------------- 某天J姊打來電話, (自從上次飲料店見面後,我都會向他分享我做的事情。) J姊想帶我去見一個人,Jude先生。 「Jude先生曾與C老闆合作過,我認為你可以跟他聊聊」J姊表示。 原本疲憊的我,眼睛馬上亮起來, 只要任何與C老闆有關的人事物,我都想調查, 於是我便的答應了見面。 隔日,我與J姊乘坐著Jude先生司機的車,前往更偏僻北方, 翻山越嶺、左搖右晃地,終於抵達Jude先生的豪宅。 「挖....」我感嘆著, 很難想像在如此偏僻又貧窮的地方,能蓋出一座豪宅, 從前院、後院、游泳池,甚至連附近湖畔都是他的。 Jude先生親切地帶我參觀他的豪宅, 客廳浮誇的擺設到健身房,徹底刷新當地的貧富落差。 (Jude先生也並非暴發戶,他靠著自己腦袋與人際關係,才達到這樣的成績) 一般人,靠著4,500台幣的月薪,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擁有自己一個『住處』。 我向Jude先生提起C老闆,僅與C老闆合作過幾次,因此對她的評價不予置評。 而特別的是,J姊在選擇逃離時,Jude先生有出手相助, 因此他也向我說,如果最後我選擇離開的話,他也願意幫忙。
看著再前院玩耍的孩子們,此時我不想再多問了,只想好好的完成工作事項。 日復一日,維持著上午跑海關,下午跑展覽館店面, 海關方面-->總是處處碰壁,只要沒有塞錢,他們連正眼都不會看我; 展覽館方面-->租下兩間店面,一間將作為店面,另一間則為倉庫使用。 -------------------- 『在非洲,每60秒就有一分鐘過去』 網路流傳的廢話,看似搞笑;但是我卻不認同。 學生時的我,常常感嘆時間怎麼過那麼快,一學期轉眼就過去; 但我在非洲的時間,一分一秒都是如此的真實與完整, 具體來說,就是『充實』。 在C老闆的堅持下,我必須要將海關小費談到最低, 每天與海關來來回回的折騰,貨物的取出毫無進展。 C老闆甚至不擇手段,要我海關面前上演哭戲,乞求對方能夠降低小費, 我也逐漸從過程中,越來越看清C老闆, 寧願要利益,也不在乎員工的意願。
#租下的兩間店面 ----------
35
回應 3
文章資訊
共 3 則留言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好奇原PO現在人在哪裡🧐
國立宜蘭大學
B1 布吉納法索吧
B2亂猜😂 B1完結篇會提到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