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梵大學
我覺得 當然男權女權這些概念很重要 但因為堅信這些而硬要讓父母同意 讓父母徹底翻轉自己的想法 是不太可能的 與其愛這些理念 不如愛「身邊具體的人」 你也可以選擇「迴避話題,不讓父母氣到而說話極端」 你有你的觀念 但父母也有自己的 你想守護好自己的價值 他們也是同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