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的招生歧視案:種族多樣化等同於亞裔歧視?

megapx
補充(有點多但我看了很多人的留言,決定統整一下): 1. 很多人有提到我的想法在申請階段到進入哈佛後有轉變,有「換了位置,換了腦袋」的嫌疑,我覺得這樣講不正確。我在申請的時候就知道我的競爭對手不會是其他種族的人,而是在台灣地區的所有申請者。要釐清哈佛一年在台灣平均就是收一位,要稱為quota也罷。所以我當時當然會不滿意為什麼明明我的很多朋友也很厲害,為什麼他們不能也一起申請上。我也會對多元招生有疑問(過去歷史上受到欺負的亞洲人不見得比其他人種少,我高中論文題目就是探討史丹佛大學創辦人Leland Stanford在1860年的美國是如何剝削大量的廉價中國勞工來替他蓋鐵路)。 但你想想,你都好不容易出國讀書了,你會希望身邊一堆一樣的人嗎?在台灣讀書的風氣就是很競爭很利益取向,大家看到大學青睞什麼就做什麼,原創性質的東西差一截。那時候我就有想過,如果學校單純只看能衡量的標準,像是考試成績來入學,那大學的體驗真的會很掉漆。 進入大學後,哈佛也常常跟我們學生說每年成績考滿分/超過滿分的申請學生實在是太多,如果單單只看這樣可能一年1600的位置乘3都還收不完,宿舍也沒有位置給多出來的學生睡。所以我才會更加理解要enrich a campus,是不可能只用成績斷定。我覺得用種族是很不幸的做法,但我也能明確的說哈佛在審核學生時真的非常非常仔細,種族/膚色可能會有一點影響,但微乎其微。如果你是一位亞洲人,但你有相當傑出的天賦,一樣也是可以受到青睞的。但當審核單位發現從亞洲來的學生做的課外活動跟課業興趣都很相似時,那他們當然有理由開始往其他地方找人才。 最後我還想說,我也曾經被多元招生的文化傷害過。我大二的時候看到所有的弱勢族群都有大公司的實習計畫可以申請(通常大三他們才招人),連亞洲女生都有,我卻一個都找不到。我當時也很火啊,但我上了Raj Chetty教授開的一門「利用大數據改變社會問題」的課後,我才真的放下對多元招生的一些不滿。有一些族群的確跟亞裔一樣受過打壓,但他們祖先可能沒有那麼對教育這麼重視,導致後代一直陷入貧窮的困境中,social mobility一直無法往前走。我覺得他們是很需要被幫助的,那既然亞洲人已經漸漸從弱勢變成強勢,加上有了好的大學教育是可以得到education premium的,那有限的大學位置當然要分出一些給還是受苦的種族們。但我覺得分出位置給非裔/西班牙裔的這份工作應該由亞洲人與白人共同承擔,到後來走向每個種族%數相近的情況(例如United World College高中)。 2. 我覺得這個議題太有趣了,所以我去聽了美國最高法院訴訟的影片,邊讀書邊看個2個小時。我發現SFFA應該會敗訴,關鍵在於當他們被法官問如果哈佛在申請表格上把種族這一欄拿掉,但有位學生在個人作文裡卻寫關於自己在一個黑人家庭裡成長的經歷,這樣算是對亞裔申請者的歧視嗎。結果SFFA掉入陷阱說這樣不算歧視。那其實SFFA之後會很難辯論入學標準到底有沒有招生歧視,因為學校可以很簡單的說我沒有用種族/膚色為衡量,但在作文中,每個人的姓名,學校給哈佛的資料,面試官分享的資料等等,都還是可以看得出一個學生到底是什麼人種。這樣從De Jure變成De Facto持續使用種族來納入招生考量。這樣跟對錯與正義以及無關了,而是你也防止不了學校要怎麼做。所以我的感覺是與其去吵哈佛在種族歧視,倒不如拿那個精神去充實自己,讓自己無庸置疑的強勢把位置拿下來。 —————————————————— 正文開始: 最近在哈佛校園鬧得沸沸揚揚的事情就是由「學生公平入學組織(SFFA)」在2015年4月提告哈佛,指控大學在入學標準上使用帶有種族歧視的標準Affirmative Action. 這場大戰已經演變成美國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在這半世紀以來,第一次針對大學入學指標進行的裁定。最高法院的裁定會在明年出來,日後將會成為各處學府參考是否能採用種族為入學標準之一。 而這週在哈佛的氣氛顯得比較格外緊張。明明這週末是萬聖節,加上期中考才剛結束,大家應該要好好狂歡放鬆。但我卻在學校各處都能聽到大家竊竊私語自己的見解。現在幾乎去哪裡都會聽到學生們在討論這場世紀大戰,而且意見衝突也蠻嚴重的。這週末,我有一群亞洲朋友還特地飛到華府DC,走上街頭遊行支持哈佛繼續使用種族多元化為入學考量(對,有一些亞洲人是不支持SFFA提告的)。我自己身為亞洲人,對這次的議題很關切,也感到焦慮。
megapx
校方在社群媒體上很支持使用種族多元化的入學機制。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是蠻不確定我的立場,有時候我能完全理解亞洲學生明明成績就是比較好,憑什麼在入學的時候受到「人格成績」的差別待遇。身為哈佛學生是可以要求看自己的申請報告的,而我當時去看的時候的確SFFA提到的「人格成績」是有被納入考量。說真的如果大學完全不考慮種族的話,真的很有可能哈佛一年學士1600人全部都亞裔。 但我也可以體會大學的歷練與世界觀必須藉由在多元化的環境與不同的學生背景下才能培養。我覺得如果過去四年來全部的同學都說中文、高中做的事情都差不多、關心的事情都大同小異,那視野真的會被侷限。今天想要寫一篇短文紀錄一下我對於雙方立場的想法,也想聽聽大家的看法。
megapx
今天早上還收到校長的信。大致上是支持種族多元化的,因為校方相信在培養世界未來領導人的方針下,是需要一個充滿不同文化背景的環境才能孕育。 Case的重點整理: 大家如果對於這次的的案子不熟悉的話,這案子的全名是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 v.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 (以下簡稱SFFA招生歧視案)。簡單來講,在2015年,有一位保守的社運人士Edward Blum聯合一群亞洲學生家長們提告哈佛與北卡大學,指控大學招生的時候,藉由種族多樣化的名義來歧視亞洲學生。而從這週一開始(10/31),最高法院開始受理此案,提告與被告開始進行辯論,全美都保持高度的注意。 其實Blum以前就有做過類似的事情了,他在2014年提告德州大學(UT-Austin)歧視白人,多收了西班牙裔與非裔美國人。當時Blum敗訴了,所以他捲土重來,這次使用亞洲人為案例來控訴哈佛的不當入學標準。 我對雙方立場的看法: 1. 提告方:SFFA
megapx
身為來自亞洲的男生,我在申請大學的時候就知道處處對我不利(找實習也是,我記得大二找實習很辛苦,因為沒有diversity programs有在招亞裔男性的)。如果我單純以唯才是用/meritocracy的角度來看,我當然會覺得支持SFFA的人很有道理。就像那些想要進哈佛的亞洲學生及家長,我當時就覺得應該以實力分勝負,怎麼能用種族/膚色來決定我的命運呢。這種不公平的感覺真的很讓人不舒服。我還記得高中時期的我,立場很堅定的站在SFFA這邊。畢竟我一輩子努力,當然不希望成為受到「歧視」的那群人啊。 哈佛學生也有一群人覺得入學標準不應該採取種族多元化(提倡colorblind),這樣的情況會產生很多明明能力充足的學生被迫吃悶虧。這樣的看法更是被中國家長們的微信群大大支持,虎爸虎媽們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進哈佛,看到亞洲人在多元化入學標準下被歧視可說是火冒三丈。 我到哈佛之後,也要很客觀的說如果我們以平均看,亞洲人在學業上的表現都比較好。就業上也比較積極一點。但是人生不是只由成績或是工作決定的,我覺得在一些層面上,例如對社會運動(工會議題、兩性平權、政治參與度)與口語表達上,亞洲學生的確顯得比較弱勢。當然我要強調,這是平均值,不是說所有人都能被套在這樣的詮釋下。 2. 被告方:哈佛
megapx
哈佛校方希望可以保留種族為入學考量之一,因為合格的學生不能只是個成績好的書呆子。在一個越來越國際化的世界,如果要跟各路人馬打交道,我覺得能將心比心與理解對方文化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在大學四年來,我慢慢立場越來越中立,因為我的朋友群裡不僅有亞洲人,還有許多白人、中東人、西班牙人、黑人等等。 不同種族的群體會有不同的文化、習慣、食物、語言、與價值觀。其實常常跟他們交流,都會學到很多新東西(例如黑人可以綁髒辮,但如果亞洲人綁是一種很種族歧視的行為)。不瞞大家說,亞洲人在哈佛不外乎就是讀電腦/理工科,數學,經濟學,與生物。這些專科都很適合找工作或是讀博,但目的感也非常強烈。如果我成天泡在這樣的環境下,想法會變得很狹窄。固化思想會讓我在未來的道路上很難跟不同種族的人達成共識。 當我漸漸體悟這個道理時,我發覺其實種族多元化真的很重要,不然好不容易出國了,卻被同溫層與膚色的學生包圍,會沒有腦力激盪的空間與出國的感覺。我現在的看法是把種族因子跟其他入學標準看成是一樣的東西。舉例來說,如果有一位申請者的成績非常好,但是哈佛在組成下一屆class的時候需要的是一位籃球健將或是長笛演奏家,那成績好的那位雖然厲害,卻不見得是哈佛需要的人才。這樣的看法可能的確會讓亞裔人吃虧,但整體上會讓校園生活更多采多姿。 結論: 這樣的trade-off是否值得,我真的不知道答案。如果你問高中的我,我會比較自私的覺得哈佛當然要以實力論,不能用種族多元化為藉口拒絕學生。但是現在的話,我覺得為了一個更完整的校園與教育體驗,說不定對亞裔學生的「歧視」不見得是一個全然壞的事。畢竟學士班的全員中,亞裔已經佔有相當驚人的27.9%。如果我們以種族平等與更長遠的世界和諧目標來看,大學們可能真的要讓不同種族的人多相處,這樣才可以讓大家更能接受不同的觀點與尊重對方。
megapx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的話,歡迎追蹤我的IG帳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LikeHahaWow
676
27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