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點著一盞小夜燈的房間,我在床上滾來滾去睡不著。已經半夜四點了,我看著手機臉書的聊天室,隨便傳了個訊息給我學長,本來想問他有關實習的事情,但他遲遲沒有答覆。
這時候,手機的提醒燈閃了,我點開視窗看到他傳了一封訊息,上面寫道:你學長他現在不在喔!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呀?
我尷尬了回了一串笑聲,才知道你是我學長的高中學長,因為要寫程式可是剛好自用電腦壞了,就趁我學長在睡覺的時候使用他的電腦。
我過了四點就睡不著了,就想說陪這個可憐的陌生人聊天通霄,然後他就加了我好友。我跟他說著我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抑或是過去感情的傷事,雖然他回覆的速度不快,可是總是十分有誠意的、打了滿滿的內容傳送給我。
之後的每一天,到晚上十一點多他從研究室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跟我說他到家了,我等他洗好澡,他便成了我今天的傾聽者。
我覺得他是最好的傾聽者。

我開始好奇他本人的模樣,經過這幾個禮拜的談話中,知道他熱愛攝影,但通常攝影人都不愛自拍,喜歡神秘有美感的相片,他的大頭照朦朧、模糊,依稀看得出他戴著黑框眼鏡,略顯斯文的臉龐。
十二月十二日那天晚上,告訴他板橋聖誕演唱會的卡司陣容,盧他從很遠又下著雨的淡水與我見面。
「喂─是葉小姐嗎?」他用無奈的聲音跟我聯繫,告訴我他到板橋至少一小時,而我早就在路上了,從七點多等到八點多,在捷運出口我一抬頭,他便認出我來。在壅擠的人群中,他默默的站在我後頭,他喜歡的嚴爵還在唱,我們就接著聽,一直聽到壓軸─盧廣仲的出現,在那之前我們常以「你有聽過這首歌嗎?」當話題的開頭,他總是彎下腰來側耳聽我說。而廣仲的獻聲,使他悄悄的拿出手機,把手舉高想拍下偶像的風采。我抬頭想看他拍得是否清晰,在不知不覺中,我頭已經靠在他的胸膛上,一時他低頭與我四目相視,我瞇起眼睛笑了,他露出了既靦腆又慌張的神情,問道:「是不是前面的人太高了,所以你才看我手機錄影畫面啊?那我們換個位置吧!」
「沒什麼,看你專注拍照的眼神、挺迷人的所以偷看了一下。」他頓時臉紅,抓著頭猛傻笑,故作沒事的指著台上的廣仲,要我跟著他一起噢耶。
散場後我們走在路上,遇到了一片閃亮的裝置藝術,他驚呼好漂亮,但他的單眼放在桃園,手機沒辦法拍出他想要的感覺。
我就拉著他的手說,那你拍我好了,幫我跟美麗的背景合照一張。他便露認真的表情,幫我找到最好的角度,還問我要擺什麼姿勢,但我只知道笑,肢體實在僵硬。所以拍出來的照片都差強人意,只好作罷。
一起逛夜市,這晚相處下來,跟在網路上談話相比,不知道他是真傻還是木訥,走在馬路旁他總是尷尬,似乎想要我走內側,但又不敢伸手拉我,他自己便故意往馬路外走,叫我走進去他旁邊。
他應該是想貼心,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吧!真是可愛。
第一次見面便到了午夜12點,我媽早就打幾十通電話催我回家了,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大膽的填飽肚子然後再趕上捷運的末班車,他卻擔心的說:「我要不要陪你走路回家啊?你家那條路不是很暗,這麼晚了我不放心。」
其實我內心真正擔心的是我媽可能拿著菜刀,在我家門口等著。
我回道:「你今晚不是翹班出來,沒有趕論文進度嗎?你陪我回家、再回淡水都幾點了,不用擔心我啦!」
他就說:「那你到家一定要打給我喔!」

我躡手躡腳的走回進客廳,我媽便開燈開始大罵,問我是不是交男朋友了、是不是準備嫁人了,都不用回家,而我摸著鼻子躲進棉被裡傳了封簡訊:我到了。他回我:你媽手上有拿什麼嗎?
我回說:你好幸運,第一次跟我見面,我媽就認定你是我男朋友了。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左右,他才傳給我:
今晚見了你,那可愛的香菇頭髮型讓我一眼就認出,我覺得我等等作夢都會笑吧!
我想用最大的努力,拍笑咪咪的你。
好不好。

熱門回應

幹最近被喜歡的人已讀
你就來放閃了

靠北我最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