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住宿驚魂記:令人印象深刻的室友們

megapx
我覺得在大學的一大課題就是跟室友居住。在哈佛讀書的同學大部分都是住在學校的宿舍內,跟其他大學不同,很少有學生會出去找租屋。最近住宿這件事真的蠻佔據我腦海的,不只是正在尋找適合的紐約租屋處,還被上週的學校宿舍分發日(Housing Day)影響到。 Housing Day對我們來說是個很大的活動,那天大早上大家就會敲鑼打鼓去新生的宿舍公布他們以後的家,基本上就是一整天的大派對,不太需要去上課。新生們會被分到未來三年會住的宿舍(我們的宿舍分成12個houses,類似哈利波特感覺的學院制。其中9個在河邊,另外3個在Quad/額外校區)。為了吸引新生跟製造向心力,還會費盡心力製作宣傳片(像這個超有創意的
這一切都讓我不禁想起往事,所以今天要跟大家分享我過去四年遇到比較有趣/讓我得PTSD的室友們。 大一:跟5個男生住上下鋪 我大一的時候跟一位全美有名的運動員分到同一間suite(去史丹佛找朋友的時候,他們都認得),但一起生活有點惡夢。他每兩週都要媽媽從美國南部坐飛機來打掃房間(OS:為什麼不幫我們也清一下)。而且可能生活習慣比較差一點,常常去洗澡的時候發現他會把穿過的內褲直接放在大家洗臉的水槽裡,講了也不會去收起來。可能大一生比較愛玩吧,每週他都會在我們的房間辦趴,然後有一次我們的廁所就在他喝醉之後被吐得到處都是。我覺得身為頂尖運動員果然不同凡響,嘔吐物的噴力十足。未消化的雞絲居然可以往上噴,噴到屋頂的燈具與牆壁兩側。 而那時候我另一個室友也是一個運動員,他基本上沒有在上學的。我記得第一學期我要考微積分期中考,考試前四小時在房間裡K書,突然接到他的電話說需要我離開,因為他要帶妹回家處理。我看才下午一點,而且再幾個鐘頭的就要考試了,就覺得有點傻眼。但他讓我更傻眼的是他因為常常不洗衣服(運動完的衣服放到發酸),導致沒衣服穿。有一天早晨被我發現他偷開我的衣櫃穿我的上衣,然後跟我對到眼後就默默的走出去,穿著我的衣服去慢跑了。這位先生不得了的事蹟很多,包括第一天的開學就搞到警察來關切,因為把另一位同學的灌酒灌到不醒人事。而且他去公共的宿舍廁所都不穿拖鞋的(沒得皮膚病真的是超人基因),然後上大號也不太鎖門,常常把禮物留下來給我們看。 大二:一個人住兩人房 這應該住得最開心的一年了。我的朋友因為太愛打電動,荒廢學業,被哈佛勒令退學一年。所以我們的房間從兩人房變成一個人住。當時所有的東西(床,衣櫃,椅子,書桌)都兩份。我就買了多一個床單把床墊合併,變成king size bed,好幸福。那年沒什麼好抱怨的,非常爽。 大三:4個人住牢房 我大三的時候抽籤失利,被分到譽為哈佛監獄的大樓(雖然林書豪也住過這個)。裡面的設施老舊,而且動線設計很奇怪,成為馬蹄形。不僅如此,燈光慘白,根本就像是手術台,連電梯都只停留雙數樓,很不人性化。 我那年的室友有一位老爸是麥當勞亞太地區的總裁等級人物,所以過得很滋潤。他生活習慣可能比較不同,所以常常弄得滿地都垃圾也不收拾。當年是新冠疫情的時候,所以我記得他開門的時候有些用過的口罩就會飄出來。不僅如此,他喜歡在房間內挖鼻子,有時候會流鼻血,我們就會看到鼻血從客廳一路滴到廁所。牙刷因此會有時候泡在鼻血跟牙膏泡沫水裡。學期中我們發覺一起合購的冰箱發出怪味,打開才知道這位兄弟一直把泡菜囤積在裡面,發霉了也沒有丟。我裡面放的飲料瓶子都沾滿了氣味,要消毒後才敢喝。但他一樣過得很自我,因為老爸在當地買了一個豪宅,所以週末他就會離開校園去避難。等我們收拾到勉強可以居住時,他就剛好回來了。 另一位老兄也蠻奇葩的。他長這麼大居然不知道怎麼用投幣式洗衣機,所以開學時候我還帶他去樓下做教學。除此之外,他有夠計較的。他覺得熱水就可以消毒,所以如廁後是不用肥皂的。當肥皂用完我去買要分攤錢時,他就是不想要付(沒差,我直接買6瓶隨便怎麼用)。除此之外,有次我們開室友會議討論要怎麼清理,他在我還沒說完就突然說”Not me”然後就自顧自的走掉了,這個也太靠北了,連討論清理的餘地都沒有。 我記得那年,我有點精神衰弱,每天都在想什麼時候可以回台灣。那年,我買了兩次通樂跟手套,幫大家通浴缸跟馬桶,不然期末的時候我們洗澡時,灰色的水都會淹到腳踝之上,感覺比新冠還毒。 大四:跟五個室友住在最新宿舍裡 大四這年我決定嘗試換宿舍(換學院很麻煩,要重新抽籤),沒想到居然被批准。而且新的宿舍還是上次學生會邀請DoDoMen來參觀的好宿舍。當我覺得苦盡甘來的時候,居然也遇到有趣的室友。這年我的一個室友剛交新女朋友,晚上並棒叫。 我為他的小兄弟感到開心,但常常晚上讀完書,拖著疲憊的自己去洗澡的時候,就會發現他們兩個在同一個洗澡間一起洗。那種拳頭真的會硬起來,常常要等到七葷八素才會出來。此外,老兄可能為愛情而快活,常常早上7點就播周杰倫的歌(每次都是同一首。周董的「甜甜的」現在一播出來我就會反射動作把耳朵嗚起來)。晚上則是要跟爸媽分享這個喜悅,常常打電話回家大聊特聊。但他不喜歡在自己房間的束縛,喜歡來到我們的客廳來分享自己的見解。哈佛宿舍牆壁那麼薄,感覺我們都要聽到他跟爸媽的長篇大論到耳朵出油。 另一位室友是一個不太熟的女生,剛開始我們都以為女生會很ok,結果我們的迷思被徹底打碎了。她常常會半夜邀請朋友來房間看電影,到半夜三點聲量都超級大,而且常常讓宵夜pizza上的起司流到地板上也不清理。但她還算有同理心啦,有時候她覺得朋友太晚回家不太好,所以會邀請他們留在我們的沙發上過夜。但這位有趣的室友都不會先跟我們說一聲,所以我們其他人早上起來睡眼惺忪的就會發現常常會有不同人躺在沙發上跟我們尷尬的打招呼。然後這位女生的生活習慣可能也比較自我一點,每當她開門,就會有用過的衛生紙飄到走廊上,流浪四處。而被她用過的廁所梳妝台則是會出現各式顏色的斑點與頭髮。但我們都不太想跟她鬧翻,所以大家都乖乖忍著。 唯一有一次忍無可忍的是我們3個男生都等著洗澡,但她卻霸佔洗澡間超過1.5小時。等她出來的時候浴室居然淹水了,而且有個被用過的衛生棉就這樣在海面上漂浮。我看到/聞到的時候差點昏倒,趕緊叫其他男生來賞奇觀。結果那幾天我們的廁所散發出一種羊肉味。那晚上我們就直接在群組開砲了,但生活習慣真的很難做改善,時間久了又變成往常了。 結論:跟別人共居真的很吃運氣與自身的包容心。我覺得這是很好的體驗,畢竟畢業後就可以自己租屋了。我把這四年的有有趣經驗當鍛鍊跟找到其中的樂子,所以也沒什麼不開心的。現在也還是跟過去的室友正常交流。但也體悟到我以後不要找室友了。畢竟交情越好的朋友,越容易在同居的時候反目成仇。 喜歡我的文章與大學生活,歡迎追蹤
LikeWowHaha
1223
10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