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佛的最後一個月:思考自己能留下的影響力

沒想到大學的四年就這樣匆匆度過了,我還記得幾年前剛到哈佛報到,在想辦法把沙發抬到在五樓的新宿舍,結果發現把鑰匙弄丟了的窘境🥹。大學時光大部分都在繁忙中度過,雖然說從來沒有感覺畢不了業那麼慘過,但時常都會累到很困惑自己到底在幹嘛。所以在打這篇文章的同時,我就要預先設定畢業後在上班前的打算就是要睡到夠… 回頭來說人的滿足到後來都趨向self-actualizing goals,所以在最後三十天倒數時,我努力細品許多的「最後一次」,拼命的撐過期末考,與積極的與各路運動員與演藝明星pitch自己的新創(希望等金主確定後可以來寫一篇分享一下),除此之外,我也開始思考自己是否有在哈佛留下會延續下去的影響力。我覺得這幾年雖然在學校有很積極地參與社團活動經歷,但到頭來那些經驗還是隸屬於已經存在的體系裡。也就是說就算你有做新的項目,那些東西久而久之還是會被吸收掉,而自己的影響力也會隨之淡化。例如下一屆社長會取代你、新的點子會吞噬舊的。當長江後浪推前浪的鐵律不斷重複著,我領悟出要留下自己的影響力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走出獨立的一條路,變成自古以來都沒有存在過,也就無可取代的位置。這也就帶到今天想要提到的題目:在大學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設立哈佛地下汽車俱樂部的起源:
megapx
如果有在追蹤我的個人帳號的話,應該會發現我真的很愛車。除了下賽道與跑山,我也曾經在汽車公司實習過,也幫哈佛的教授進行電動車法規研究。而在大三的時候,我則是跟一群朋友一起創立哈佛汽車社,負責安排產學交流與邀請各路總裁來演講等等的活動。但畢竟找實習、聽演講、研發電動腳踏車這類的項目難免不夠刺激。 而我在學校剛好結識一群很好的玩車朋友們(其中一個瘋到要在畢業前兩週把Lamborghini Huracan Performante Spyder與手排的Murcielago roadster運來波士頓)。除了週末偶爾跟他們去探險,我意識到他們常常週三的時候會手癢,會以需要加油的名義溜出去學校。但因為沒有人確切的規劃行程,常常都不了了之或是匆匆結束掉。於是我覺得自己可以創立一個具有規範與章法的哈佛地下汽車俱樂部,命名為Wednesday Fuel Run(顧名思義就是週三去加油,以下簡稱WFR)。這個俱樂部的目的是把哈佛喜歡車的人系統性的聚集起來(從大學部到商學院),讓大家都有機會在週三深夜體驗到車聚與動態跑山的樂趣。而為了讓沒有車的同學也能體驗到,我們每週還會進行抽籤讓有興趣的朋友們坐副駕。這個俱樂部雖然是地下的(哈佛不太可能會讓他變成學校的正規社團),但沒想到在短短的8次車聚內,我的大四passion project居然演變成哈佛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汽車社群,很多喜歡車的同學都會來詢問。現在還能收培訓幹部,讓目前就讀大三與大二的哈佛生進來練習經營,確保俱樂部獲得永續性發展。
megapx
現況與學習過程: 這真的很感謝大四課業相對比較不繁忙,所以有機會用實習省下來的錢來找一台舊的手排S550野馬來玩。這就剛好成為行銷WFR的工具。截止到目前,我們每次週三辦車聚,都至少會有10-15台車出現,跑山也開始需要用A/B組來出發。而俱樂部的目的也從原本把哈佛的朋友聚在一起擴大成凝聚波士頓愛車的大學生們(目前成員名單已擴展到麻省理工,波士頓大學,Northeastern, Babson, Bentley等等)。從上個月開始,我也會親自畫出路線圖來增加跑山的安全性,每週都會安排不同的路線來增加新鮮感。在開始之前也增加drivers’ meeting環節,我會抓緊時間跟大家打招呼與解釋路線表。目前保持不變的兩點為第一,這個俱樂部訴求愛開車的人,不會去收只喜歡靜態車聚的人。第二,車聚的聚集點一定要在哈佛,這樣才能讓俱樂部的品牌與學校的關係更為密切。之前還在學校遇到前前大學部校長,他表示非常支持WFR,尤其是當他聽到我對於社員在校園時排氣閥門一定要關上的人品訴求,他很明顯地表示贊同。
megapx
而在社群經營上,我則是體會到萬事起頭難。從當初自己一個人毫無頭緒的苦幹,逐漸的0個追蹤往上爬,我就很努力的每週DM有車的朋友與做短片剪接(現在對於剪片、拍攝角度、與音樂選擇慢慢有頭緒了,有些短片也會融入故事性來增加曝光度)。除此之外,我也會去聯絡其他大學的汽車社團,推銷WFR,讓我們的社員可以免費參展,順便發送我們自己設計的Business card。剛開始真的超級辛苦,但一陣子後成果開始出來。現在WFR帳號一個月可以到達1萬8千人點閱,影片超過3萬7千人觀看,而追蹤人數則是一個月內超過200,成長速度明顯高於哈佛汽車社本身。在波士頓當地的影響力也慢慢浮現了,現在車隊在高速公路跑的時候,會有些陌生人來私訊WFR粉專,詢問如何申請俱樂部。而在車展,主辦方與一些非社團車主也會開始標記WFR帳號。於是我設計了申請SOP,專門以愛理不理的經營態度達成飢餓行銷,讓入社門檻變高,同時也讓俱樂部在波士頓車界的名聲變更響亮。 難題與未來展望: 但在急速成長的過程中,我發現有些環節變得很麻煩。由於當初審核機制沒有規劃的很完善,所以有時候會有好幾台完全不在名單上的車子出現,這時候就必須提防陌生人。除此之外,我們發現俱樂部內部開始有人在賣產品,或是推銷其他波士頓汽車俱樂部的活動(但其他俱樂部的人比較複雜,聽說需要保持距離),這些都是規模還小的時候沒有遇到的狀況。而最近最頭痛的是有些車商也會來WFR的車聚來進行行銷廣告拍攝,他們的素質可能比較參差不齊,居然會在休息的時候抽大麻(在WFR A組跑的節奏下,這樣的DUI真的很要不得。每週都已經會有很多警察關切了,這種禍害必須斬斷)。於是我發現除了規劃路線、創作社交平台素材、領頭跑山、社團管理等等,我還要開始宣導一些我以為很理所當然的常識,像是前車迴轉時要保持安全距離,遇到警察要放慢,不要在跑的時候抽大麻等等)。
megapx
但回頭來說,這就是從零到有把一個事情做出來的感覺吧。我在做WFR的時候真的非常快樂,雖然感覺因為這樣我幾乎不用睡覺了,但每次看到成員們的笑容與活動完結後有人跟我說「William週三變成我整週最期待的一天」這些話時,我就深深體會到把興趣提升到另一個境界是多麼的有意思。雖然說這個俱樂部不是多久遠或是多高級,但至少它的每一點每一滴都有我的指紋,而它也成為哈佛自1636開校以來,最活躍的汽車組織。我認為這就真的夠特別的,比起社團活動什麼的,這讓我更感到光榮,也可以算是我在學校留下的影響力。至於對未來的期待則是希望可以把這個俱樂部的精神傳承下去,並且在畢業前跟其他學校合辦一個大型活動。如果有舉辦成功的話,希望可以找個週末在哈佛塞100+車的場地!
megapx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我的個人帳號
如果喜歡汽車的朋友,歡迎追蹤WFR帳號
LikeWowHaha
257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