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的混亂期末考:老師為何被開除?遇到雷隊友?

這週其實期末考還沒開始,但很多課會在所謂的reading period(學期結束後給一週溫書時段)就開始考試。今年我的筆試都在期中考處理完畢,所以現在四堂課都只有報告、論文、期末團體專題而已。不過在面臨一堆死線壓在月底的窒息感中,除了睡眠嚴重不足以外,還會被一些鳥事氣死。今天就來分享一下這次期末考遇到的兩個荒唐事件。 1. 政治哲學課老師為何被開除 今年我選了一堂讓我後悔至極的政治哲學課。首先,這堂課的題目環繞著epistemology/尋找真理的題材,每週都要讀一堆超長的政治哲學理論。我的腦袋完全不行,只能盡力的讀完,應付考試。我本來以為努力會獲得獎勵,所以我的老師出的bonus assignment兩項我都有花重本完成。沒想到這位老師因為教太爛,竟然在期末考前兩天被教授開除,然後兩篇花了我可觀時間的加分作文居然就被取消,跟教授理論他還不認帳,氣死人了。 除此之外,被開除的老師原本期末考說好只給我們筆試,考試可以免了。沒想到他被開除後教授就馬上補回口試,也就是說期末考前兩天課程的要求大大提升,很多原先不需要讀的哲學教材都要讀完並且理解(每篇都超過40頁,那幾天基本上沒睡了)。口試的突發真的讓人壓力很大。 而筆試期末題目是探討在疫情時期,下令在家lockdown的政府是否有做足他的責任(epistemic responsibility),這個詞從沒在課程中討論過,所以學生要自己設法定義。我原本在死線前個禮拜就寫完了,並且使用了政府要為大眾的共同利益爭取最大化來作為政府責任的指標,然後再用epistemic authority, proceduralism, rational ignorance等理論來佐證。但是 但是在老師被開除後,新老師把同樣的問題寄給我們,但檔案裡卻加上新的資訊,包括我們應該如何切入政府責任這個詞,所以我到考試前天還必須重寫筆試,改用epistemic duties這個角度。這都是在其他三堂課還有考試的時候突然發生的,所以把整週的時間打亂,我四天內可能只睡了12小時,整個眼睛凹進去😂 光是這樣就真的感覺到這堂課是超級大爛課,但更扯的來了,我們那位被開除的老師原本人就很鳥。我之前跟他說我有一週需要改時間參加他的另一堂討論課,他居然不正面回應,還說「你不准用email extension來追蹤我是否有看你的訊息」,然後還故意不跟我說上課地點。我他媽學費這麼貴,是讓你故意不讓我受教育嗎… 真是的。這位老師也常常在討論課上大大的斥責教授的理解力,常常說教授是個白癡,叫我們不要讀教授給的文章,改讀他自己覺得很好的文章。這也導致了到後來他被開除後,我們這班變得像是白癡一樣,很多該知道的思想都只有在學期中草草帶過。最後,在他被開除後,我們開始聽到這位被開除的老師去年曾經跟他的課上19歲的男生打砲。這樣的倫理有點說不過,而且聽說還很kinky,用鞭子打男同學的屁屁,讓我好想問他「請問你這樣做有epistemic嗎?」 2. 電影拍攝的雷隊友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一樣,最討厭團體期末報告,因為烏托邦的公平分工合作從來不是這回事,每次都是一兩個人在那裡撐起個團隊,其他少爺公主躺著也跟你拿一樣的成績(你去投訴他們,老師還會跟你要證據,接下來你就會發現原本也同意你要一起舉發這些豬隊友的同學突然像烏龜一樣縮起來,不願意站出來舉證)。所以今年我的東亞電影課期週末是要交7分鐘的微電影時,我覺得跟我自認為不錯的朋友們合作,沒想到這才是惡夢的開始。 我們團隊總共五個人,但真的有認真的只有3個。我的觀點一直是自己的工作亂做沒差,但在團隊裡我一定會做到很完美,因為我的行為是會影響到其他人表現的。我不想要10年後有人問「你跟他合作,他有認真產出高品質的work嗎」,他們有機會說我擺爛。但可能有些人對其他人打分數這件事上真的不琢磨吧。就讓我來舉例一下另外兩位有多不負責任: - 想當明星卻沒擔當:這位同學剛開始說他很想當主角(以下稱為黑帶胖胖)然後一直說他有柔道黑帶,可以做武打(不是我嘴,但他肚子像是懷孕8個月的孕婦,我們整組都公認他完全不像是柔道專家?)。我們剛開始很高興有人願意當主角,但我們拍了2天的東西後,他突然反悔,說他從來都不喜歡spotlight,他決定不當主演了。我操只剩5天要交件我們還要為這個混蛋全部重拍。我們的導演到後來決定不給他credit,所以電影前面大家的名字都有出現,除了他的😂 - 超級難跟那兩位約時間:都只剩不到一週了還可以在群組說他們天天都忙。媽的我們也很忙啊,但不做就是0分,要早上8點起來拍或是淋雨拍都必須撐住。至少有三次明明約好時間,卻會突然的不出現,等到大家都沒耐心了才說「我們可不可以改天」 - 早退:這個很明顯就是偷懶。有一次是說我這週有朋友來找我。請問黑帶胖胖是不會先跟朋友說你已經挪出時間來拍片嗎😵‍💫。另外還有在大家都忙的時候打電話,然後指控我們沒有接他的電話所以黑帶胖胖決定自行早退去睡午覺(心裡想:你這麼廢乾脆不要醒來吧) - 騙人:有位同學答應要來拍片但途中說要回宿舍放書包。我們以為他真的就只是放個書包,沒想到我們在 雨中站了40分鐘都不見蹤影。他最後終於接電話說他想盡辦法擠進去南韓總統的演講活動。幹幹幹,你要去聽演講也不能把我們放在雨裡啊。你是怎麼進哈佛的,捐錢嗎? - 不寫劇本,卻很多意見:原本電影是喜劇,但到後來逼不得已改了很多才能順利拍完。但這位傲嬌到不行的黑帶胖胖只是偶爾出現而已,嘴巴卻很賤。他先說他很失望為什麼我們未經過跟他討論就改寫劇本(啊你就不來啊)。然後後來還說他很會演戲,要我們學他的口吻說台詞(去吃屎啦)。然後在我們需要拍團體影片時,他突然說態度餓要去吃飯了(好想哭喔) - 打破道具:為了拍跟戒酒有關的電影,我們從亞馬遜訂了糖瓶,這樣才能用來安全的砸人。這位黑道胖胖卻拿我們的道具把玩,然後在超市時放在地上完全忘掉,害我們沒有道具可用。 不過除了抱怨,責任還是要負擔起來的。 我們到後來全部重拍,然後3/5個人擔起寫劇本,寫台詞,寫作文報告,拍攝,剪輯,配樂,演戲全部工作。感覺超級累但很充實。我剛開始還想要挽回黑帶胖胖,有人跟我說他很愛吃,只要有免費食物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所以與其對他發脾氣,我在群組說我們要去中國城拍夜間影片哦,途中我們會肚子餓的話,我自掏腰包請大家吃餃子。他雖然最後還是沒來,但居然在接近一週不回應我們訊息的狀況下比了個讚。比起在三天內重拍所有東西,我覺得他的按讚讓我最有成就感😩 寫這篇好像也沒什麼結論心得,純粹是覺得大四的期末考有點精彩,記錄一下。如果喜歡的話,歡迎追蹤我的IG帳
LikeHahaWow
271
5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