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受到打擊的一天:最高法院哈佛種族案判決

megapx
今天早上一起床就看到讓人心冷的新聞。從幾年前就開始進入司法程序的SFFA v. Harvard的案件結果出爐 - 判決是哈佛敗訴。最初一狀把哈佛告上的雖然是代表亞裔學生的組織(他們認為哈佛在入學標準上利用種族多樣化的說詞來減少亞洲學生的比例),但其實影響的更深層。
megapx
這個敗訴會促使各種美國高等教育開始重新思考如何制定入學標準,產生大洗牌效應。大多數學生皆相當排斥這次的決議,開始發出聲明書來表態。其中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非裔學生們也因為這次的判決而相當痛心,畢竟他們受到的很多歷史創傷都源自於種族問題,若未來大學無法比種族納入考量,那很核心的一塊人格特質便會失去。
megapx
哈佛校方被迫承認這次的判決等於是說校方在入學標準上考慮人種的變因是有違憲法的。但校長有另外發函給所有的師生們,討論他的看法與未來幾個月的發展。我認為在美國,種族是個太深刻的課題了,因此一個人的成長體驗必定是要反省自己的故事、社區結構、與時事的。因此就算大學以後不能很明確的問關於你人種的問題,還是可以在文筆逐漸感受到你的構成與多元種族而產生的獨特經歷(例如在personal statement寫到不同人種獨有的文化以及前者是如何影響到個人的發展)。總之,我覺得就算法院規定學校不准使用種族為入學的審查機制之一,這整件事還是蠻荒唐的。而美國前總統川普則是為這整件充滿社會退步意味的判決沾沾自喜,認為這是一個美好的一天,因為美國高等教育又重回到當初全憑能力的標準(但他自己可是SAT入學考還請打手,敢這樣發言也太羞恥)。 而現任拜登則是第一時間表態這個判決讓他非常的失望,甚至覺得美國最高法院可能有缺失。他認為美國的根本存在於他的多元性,這樣的判決與美國的價值產生撞擊。他也說到希望高等教育機構能想出新的一套入學考核機制(經濟狀況,出生地,成長經驗等)能把diversity這塊保留。很明顯從去年最高法院對於墮胎到今天種族案,拜登的立場與判決們越來越極端化。 校長寫給全校師生的信,讀完可以感覺到人種的考量還是會被保存的,只是要以微妙且低調的方式存活。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感覺從去年就在關心的一件事在這樣讓人失望的方式落幕有點可惜。考量人種並不等於種族歧視,這樣的道理最高法院居然沒有尊重。能一路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子每年就這麼少,而且又有前例效應,我猜這個判決會有被打敗的一天,不過那天的到來可能會遙遙無期。
LikeHahaSad
380
25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