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感謝一下大家沒有把學校名字公布出來(笑)

和大家分享一句話
「有種糾纏是注定沒有結果的,那就是和過去的糾纏。」
我們都曾為過去感到遺憾,但時間從來不會為了誰而停下、倒退
也許,最美的回憶並不是最完美的部分,而是因為回憶裡總包含了一些遺憾吧。


----------------------


「這樣聽起來很好啊!」小晴說。
「是啊……」
那段回憶我大概會記得一輩子吧。
單純的悸動、單純的感情、單純的……在意著一個人。
也許這樣單純而真摯,才叫青春吧。

我們每天每天,坐在相同的位置上,很有默契地從八點之後就開始互相傳紙條。
我們什麼都聊,聊著彼此生活上的趣事,也聊各自的家庭,然後我知道他有一個跟我同屆的妹妹,
不過因為不同類組所以我也不認識。
我們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好,但這一切,我沒有跟穎婕說。
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想要被穎婕知道。
也許是這樣單純的關係不希望因為外人的介入而變複雜吧。

聊到後來,我甚至去買了一個小盒子專門放這些小小但對我而言很珍貴的紙條。
再後來,我們開始會在讀累了的時候一起在校園散步,通常是在籃球場的周圍,
聊著彼此的夢想和未來。
「你決定好你的志願了嗎?」
「嗯,我想當老師。」
「老師?為什麼?」
「因為高中是一個很重要的階段。」
「所以……」
「所以我希望可以幫助那些迷惘的高中生,就像曾經的我那樣。」
我記得,他說過以前的他很調皮,翹課打架他都做過,還會跟老師教官頂嘴,是個課任老師
都覺得頭痛的問題學生,但是他遇見了一個改變他的老師。
而現在的他,想成為這種人。
成為在一個青少年最徬徨最需要人關懷的時候,拉他一把的那種人。
「嗯,很偉大的夢想。」我微笑,發自內心的笑,帶著崇拜的笑。
一種心動慢慢在內心蔓延。

而體育課的時候,我也會坐在體育館前的台階上邊跟朋友聊天邊偷看著他打球。
要是他進球,就會轉向我對我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
這江以誠真的很……
嗯。
「妳在笑什麼啊?」穎婕推著我,「這麼開心!」
「啊?」愣了一下,「噢、沒什麼啊!我覺得你們講話很好笑啦!」
「是嗎?」穎婕瞇起眼睛,逼近我。
「對啦!」
趕緊加入其他人的話題,我忽略穎婕探究的目光。
唔、不過,原來我剛剛笑得很開心啊!
再往江以誠的方向瞥了一眼,他正看著我笑得很燦爛。
我剛剛的樣子一定被他看到了!可惡!
我對他做了個鬼臉,然後轉頭跟班上的人繼續聊著天。


在學校的每一刻,似乎都成了最寶貴的回憶。
我好像終於有點理解穎婕每天晚上去找男朋友的心情了。
或許每個人都會遇見這麼一個人,奪走了我們所有的朝思暮想,並且牽動著,我們所有的喜怒哀樂。

但這時候的我,卻沒去認清自己的心。
或者說,不想去認清。
我喜歡他,但我卻不去想我喜歡他。
我害怕這一切其實都只是我的自作多情,那麼,或許一直維持著現狀才是我們之間最好的距離吧。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這距離。
不在一起的距離。
我和江以誠。

時間很快地過去了。

期末考結束了,寒假開始了,那段傳紙條的日子也結束了。
學測倒數天數進入個位數,他應該更認真了吧。
於是寒假這段期間,我沒有主動聯絡他(可能也是怕被他發現我想他),
但卻在每天晚上睡前看著窗外,在心底默默幫他加油打氣。
欸,江以誠,學測要加油嘿!

學測的前一天晚上,是放寒假以來他第一次打給我。
我當下的反應是驚訝、疑惑,還有一點點的竊喜。
「妳睡了嗎?」
「還沒啊!怎麼了?你不是應該收好東西早早上床睡覺嗎?」
「是沒錯,」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但是我一直等不到某人的加油。」他語氣是滿滿的哀怨。
笑容在我臉上擴大,我暗自慶幸著還好我們是講電話,他看不到我的表情。
「我是怕吵到你,所以……」
「幫我加油哪是吵啊!」
「好啦,那你明天加油嘛!你應該都準備好了吧?」
「如果沒意外的話,應該是差不多了。」
「那就等你的好消息啦!」
我知道他一定可以,沒有任何理由,我就是這麼堅信著。
他下定決心要做的事,從來都會成功。
「跟妳打個賭要不要?」
「好啊!什麼賭?」
「如果我考上了,」電話那頭頓了一下,「妳……」
「嗯?」說不期待是騙人的,我手心不自覺的握緊,等著他的下文。
「妳……就請我吃飯!」
愣了一下,「先考到再說啦!」我選擇忽略心裡冒出的失落感。
也許,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

「哈!妳請定了!」
「是吼~~」
「欸,妳明天……會來陪考嗎?」
「陪你考?」
「不然妳還想陪誰?」
「可是你家人不是會陪你去?」我想起他那個跟我同屆的妹妹,「我去很奇怪吧。」
「嗯,我妹說要來陪考。」
「那就對啦!反正我在家幫你加油也一樣。」再說,「我一直都相信你可以的。」
「妳覺得我可以,我就一定可以。」
「哈!你把我講得太神了吧。」
他輕笑了一聲,很小聲地講了一句話,像在自言自語。
「嗯?你說什麼?」
「我說,」他哼了一聲,「妳這個傻瓜。」
然後不等我做出任何反應,就轉移了話題,「時間不早了。」
「噢、對啊!你快去睡啦!這樣明天才有精神。」
「妳也是,這樣明天才有精神幫我加油。」
我們兩個在電話兩頭大笑,又嘻鬧了一下才互道晚安。




你知道嗎?
我偶爾還是會想,如果當初我們都能勇敢一點,現在會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