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個發生在班上的趣事 某天上課,班上的一個男生剛吃完早餐,口罩拉到下巴,嘴張的很開,翹著兩腳椅在那邊搖來搖去。 呈現一種非常欠揍的姿勢。 現在是國文老師的課。 年過半百,快要退休的他,是所有科任老師中的著名催眠大師。 課上到一半,那位同學雙目開始無神,脖子後仰到像被扭到。 而此時,國文老師出手了。 只見他駕輕就熟,三指捏起粉筆。 捏著粉筆的手往後續力,接著手輕輕一抖,像是蘊含了幾十年的扔粉筆經驗一般,粉筆如飛針一般向前筆直的破空飛去。 啊,多麼的斯巴拉西啊! 飛針,不,粉筆才堪堪入了口中,那個同學便像觸電似的彈起。 等到我回神,便是聽見一聲若有若無的「ㄎ—,呸,吃到粉,呸,筆了—」 和全班的瘋狂嘲笑與揶揄聲。 而我也是笑的直不起腰來,真的太他媽智障了。 整件事情就在那位同學邊摀著被老師掐紅的耳朵一邊嬌喘中圓滿的落幕了。 在旁邊津津有味吃瓜的我也學會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生哲理: 上課睡覺請記得把口罩戴好,不然有可能禍從口入。
LikeHahaWow
471
8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