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人知道15年前發生的事

朝陽科技大學
2008 年 11 月 6 日新北,19 歲徐志皓與男國中生小許,謊稱約打網咖,實則誘騙兩名中和女國中生小鄧及小方到家。 徐志皓於自宅內以鋁棒重擊兩女頭部,以童軍繩綑綁、膠帶封口。 小鄧被小許帶至空房看管,徐志皓則剪開小方衣物,對著掙扎慘叫的小方侵害。 小方腿部沾滿血、瘋狂慘叫,徐志皓令小許滅口,小許不敢動手。 徐志皓讓小許壓制小方雙腳,自己動手掐脖數分鐘,直到嘴唇發黑,不再掙扎。 兩男將小方抬到浴室,徐志皓見還有呼吸,以水果刀割喉 9 公分深放血,用蓮蓬頭沖刷數分鐘,使其不停噴濺。 小方因出血性休克身亡,兩男找來兩個黑色垃圾袋,套住頭與腳,走上頂樓,棄置屋後堆滿垃圾的防火巷。 屋內浴室、廚房、走道與樓梯遍布血跡,兩男清理完畢後,將小方被剪爛的全身衣物與剪刀隨意丟棄。 --- 原先小鄧被恐嚇不准聲張,後來兩男又改變心意,果然還是得滅口才行。 兩男三貼夾小鄧騎上山,小許持水果刀再度不敢動手,懇求徐志皓。 最終小鄧被饒了一命載回民宅,兩男途中隨手丟棄水果刀。 徐志皓脅迫小鄧,用搶來的小方手機自拍 11 張私密照片,拍完後,小許帶小鄧離開現場。 --- 2008 年 12 月 21 日傍晚中和,徐志皓父親報警,稱車子被兒子竊盜,人聯繫不上。 晚間八點,南勢所員警巡邏經過中和華新街時,目擊被通報竊盜的贓車,上前準備攔查。 車上共有五人,見員警臨檢,徐志皓立刻衝撞員警、輾過員警逃逸,兩員警受傷。 警網圍捕,彭姓員警在興南路二段發現行蹤,喝斥並舉槍瞄準輪胎。 匪車朝彭姓員警方向撞去,彭員閃避跳開,對輪胎開槍,但打中副駕的小許頸椎與胸椎間。 小許送醫急救,非永久性半身癱瘓。 --- 2008 年 12 月 25 日,賴姓立法院黨團幹事長,帶著中央與地方民代屢次召開記者會,媒體報導。 民代要求台北縣府國家賠償、開槍員警賠償徐志皓和小許 4,500 萬以上。 在大量民代包圍護航下,徐志皓強調沒衝撞員警,只是沒踩剎車罷了,就被惡質警察暴力開槍,多麼無辜。 --- 彭姓基層員警,除負擔小許醫藥費,每月也給小許 3.3 萬元請看護。 彭員自己都不敢花錢,每天下班就是回宿舍待著。 小方爸爸為了找失蹤女兒,特別辦了女兒最愛玩的勁舞團帳號。 離女兒最後上線時間,已快要兩個月,爸爸已有心理準備。 --- 2009 年 3 月,小鄧到醫院看小許,問小方到底跑去哪了。 小許回答,人不在了,別問了。 小鄧下定決心報警,檢警成立專案小組調查,跟蹤、監聽與埋伏徐志皓。 警方找到小方的手機與 SIM 卡已經分離,手機被賣到當鋪。 經當鋪確認,當初來賣手機的人,就是徐志皓。 --- 2009 年 5 月,徐志皓在檢警訊問時,叫爸爸找律師,輕描淡寫說出做案過程。 「不就是 O 一個人,大不了賠錢就好」,從頭到尾感覺沒他甚麼事。 台北縣政府同意幫彭員出錢,發公文至南勢所,檢附看護費單據請領款項,彭姓員警鬆了口氣。 -- 徐志皓帶警方到案發現場,防火巷垃圾堆內,找到小方,已成枯骨。 還原案發現場,徐志皓平靜又順暢說自己在哪打暈、在哪割喉、在哪放血,如何丟垃圾。 被移送時,面對大批媒體採訪,徐志皓對鏡頭吐舌頭、做鬼臉。 2009 年 7 月 29 日台北看守所,被法官延長羈押,徐志皓對法官相當不滿,向徐母宣誓「要能再 O 人,第一個就 O 他!」 --- 2009 年 10 月 20 日,板橋地院一審宣判,兇手徐志皓罪大惡極、毫無悔意,S 刑。 2010 年 1 月 26 日,高院二審宣判: - 徐志皓若假釋出監,再犯機率極高。 - 就算判無期徒刑,假釋出監時,也是只有 40 多歲壯年人。 - 徐志皓手法兇殘、泯滅人性,為了保護社會多數不特定人之安全,需與社會永久隔離,S 刑。 --- 2010 年 7 月 2 日,最高法院認為,高院沒確定徐志皓無「矯正」及「歸復社會」可能性,就判極刑。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2010 年 11 月 24 日,高等法院更一審宣判,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2011 年 6 月 9 日,最高法院駁回徐志皓上訴,無期徒刑確定。 2013 年 11 月 28 日,最高行政法院駁回上訴,當初由中央民代協助發起的國賠案,三審敗訴。 --- 小方的父親始終自責,當天跟小方吵架因此沒有送女兒上學,最終肝癌離世。 小方的泰籍母親則離開台灣,方家三口在台灣至此成追憶。 資料來源
____ 額外補充: 這個事件之後 PTT曾經有人去問過筆友 也就是受害者的親戚 實際上受害者家人沒有原諒兇手 而是錢不夠打官司
---- 某些人是不是很急啊 當初鄧姓少女是因為 媒體當時瘋狂播放衝撞員警的新聞 並且根據新聞採訪辨識出是當時的加害者 才進而想去找出小方到底在哪裡 硬要把我抹成在黑綠色 台灣啟示錄 7:27開始
sticker
sticker
LikeSadWow
3516
97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