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那是我的青梅竹馬,李巧珊。


她穿著一套白色的連身洋裝,紮了個簡單的馬尾,露出她招牌的虎牙對我微笑,笑的我心底發寒。


「嘿,粉銘。平常都宅在家裡的,今天怎麼會跑出來啊?」她蹦蹦跳跳仔細打量我一圈,然後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莫非……,沒想到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家的粉銘總算長大了,開始想要找媳婦啦!」


她舉起白皙的手腕,拭去臉頰上那滴不存在的眼淚。


「所以說是誰呢?哪家的姑娘那麼可憐,啊,應該說是榮幸才對。被你給看上了,哎呀,可是這樣不行哪!」她用食指在我的身上戳來戳去,用一種彷彿是菜市場肉攤挑選待宰小豬的眼神看著我。「這麼瘦連稱斤論兩都賣不了多少錢了,要追到合意的女孩可能有點難度啊。」


「沒…沒有啊。巧虎,我只是剛好路過,發現這裡有免費的甜湯。」我不自覺地抓了抓頭髮。


「哦──,是─這─樣─啊──,可是你剛剛又抓頭髮囉!粉銘,這樣子養成說謊的習慣是不行的。妳不知道我有多為妳傷心。」她又舉起手擦去第二顆不可能存在的眼淚。



哀,這就是青梅竹馬的壞處,對妳的大小習慣都瞭若指掌,發生什麼事情根本就瞞不過她。只好一五一十的把老媽特地上來台北,要我在三個月內找到女朋友,否則就要跟老王的女兒相親這件事跟她說。


「哦,那還真是一件高難度的任務。跟神燈精靈許願蓋一條美國到台北的高速公路還比較容易,說不定可以蓋到四線道。」


我當下真想往她頭上巴下去。


「不過要我介紹女生給你的話……嗯……」她托著下巴眉頭微皺,嘴裡喃喃唸了幾個名字,又輕輕地搖了頭。


不用說,從她的表情我也看的出來沒什麼合適的人選。這也是青梅竹馬的壞處之一吧。從國小到高中都念同一間學校,交友圈幾乎完全重疊。她大學唸的科系又是沙漠般的電機工程。要找個我不認識的女生還真是有那麼點困難。


「是說妳今天怎麼會一個人來這裡。耀呢?」


「他今天打工沒空陪我,一個人在宿舍閒得發慌只好出來晃晃透透氣,接受大自然的氣息,可不像某人啊──」我看見她輕輕地將雙手擺在身後。


「這不是見到了嗎?妳既然都來了,也去拜一下吧。月老也有保佑情侶幸福美滿的喔。」


「是啊……」她靜靜地看著廟埕前人來人往的信徒,「下次好了,我在跟耀一起過來。這種也要兩個人一起拜比較靈驗。反倒是你可要求的虔誠一點,可不要色瞇瞇的在月老前面講一些奇怪的話。」


「像我這樣如同灰姑娘一般純潔樸實的人,怎麼可能會在月老前面說什麼巨乳之類的東西啊!」


「不對,你已經說了對吧!」

她像班導師那樣指著我的鼻尖,害我連忙乾笑兩聲好掩飾自己的尷尬。

「聽你這麼一講,讓我倒是想起一個東西。」她突然拿出手機,在上面敲敲打打一番。然後就聽見我的手機發出一個清脆的提示音。


「你不會要我幫你收簡訊吧?」


「賣亂,這可是攸關你終身大事的一則訊息,姑娘我都如此為你賣命了,身為粉銘的你是不是該跪下來痛哭流涕一下。」


我點下她傳過來的連結,映入眼簾是一個金髮的小女孩在紅色的花叢中快樂奔跑的照片。


「這不該不會是什麼蘿莉控網站吧?ㄟ!警察,就是這個變態啦!」我的頭馬上被巴了一下,只好老實地乖乖看下去。


「這是一個叫做Dcard的交友網站──」

我大概知道她想要幹嘛了,連忙打斷她的話。


「等一下,我可不是要約──,不是,我不想用BXXtalk之類軟體就是裡面出入份子太複雜了,而且人妖又一大堆。」


她舉起食指對我搖了搖,「這個網站不一樣喔,它的註冊方式限定用學校信箱,所以來往的都是以學生為主。每天晚上 12 點的時候,系統會自動幫你配對一個來自其他學校的同學,如果雙方都對方有興趣的話就可以成為好友。怎麼樣,很浪漫吧?」


「那就像是童話故事一般,每到十二點,一顆顆孤單寂寞的星星在夜空中彼此交會,擦撞出絢爛的火花。一個一個夜裡,今天會是我命中注定的牛郎嗎?還是像那孤寂的天狼星,無奈地和命運擦身而過,喔!我的少女心要這樣昂揚起來了。」


她十指交握,張大著一閃一閃的雙眼,興奮地轉了個圈,


我的冷汗都要冒了出來了。


「好啦,我會回去試試的!」

她突然瞥了手機一眼,臉色微微一變,「抱歉,我要先走啦!你會去一定要去註冊喔,不然你一定會後─悔─的──」


她朝我大力地揮手,白色的倩影在我眼中如同彗星般消逝,只留下我,和手中早已回溫的甜湯。


未完待續
---------------------------------------------
更新時間一天到兩年不等,多的都是增刊

螢光糖

共 4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想看下一集!!!


輔大月老
快一點更新啊!!!!
(敲碗~~~~~~
喜歡~~~
期待~~~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