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森林的一角,炊煙裊裊,屋裡傳來一陣陣的歡笑,畫破天際的是這個活力、這份開朗。小女孩雀躍地切著紅蘿蔔,儘管動作生疏,切的大小不一,用手和著刀板把紅蘿蔔塊捧起然後丟進鍋裡,衝鼻的一陣美妙的咖哩味,正如同她臉上的笑容。
「星期天想去城裡逛逛嗎?」媽媽用一只木杓和著咖哩。

星期天,那天,腳邊輕踏著喜悅,猶如拆開包裹的心情,一個舉目投足都看得出來這裡對小女孩是多麼新鮮、多麼歡喜,她們選擇用一部戲來結束這次的「進城之旅」,小女孩不安分地坐在觀眾席,這是她的第一次,第一次看戲。然而,有一個身影,在她右邊眼角出現,距離她幾個坐位的右邊同樣也在看著這部戲,她的目光無法離開這個身影,那小男孩專注的盯著舞台,身上穿著綠白格子襯衫、黑色合身的牛仔褲,這時下午兩點,太陽還高掛在上,白皙的皮膚反射著陽光,就彷彿一個從天降臨的天使,小女孩看的微微張開嘴,心理的澎湃強用臉上的鎮定壓抑,她不斷的看著,看到出神,直到媽媽提醒著戲要開始才把視線轉移到前方的舞台。雖然是看著舞台,但她的心卻不在這裡。

回到家,小女孩坐在書桌前,手拄著頭,腦袋不斷回憶著那個小男孩、那個天使,那個偷走她心的天使。於是,她想辦法說服爸媽,用盡各種理由好讓她能夠進城,能有一個機會再見到那個小男孩。小女孩的爸媽終究無法抵擋小女孩排山倒海的請求,這一次她選定了機會,等待一個戲,好讓自己還能在觀眾席上再次與小男孩相遇。她手拉著爸媽的手,這次不是雀躍,而是一種渴望,由小踏步變成跑步的這種步調,一步一步都是她心裡的期望,她們提早了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30分鐘,1800秒裡,對小女孩來說越是流失一秒,心裡的失望越是增加一分。最後,她還是沒有等到小男孩的出現,這一部戲,儘管是喜劇,看在小女孩的眼裡都是悲劇。

這一次回家,她還是抵擋不住心裡的失望,流下了眼淚,這眼淚讓她決定她不想再坐在觀眾席等著那個身影,她決定自己要站在那個舞台上。所以,她說服了爸媽,說服了自己去念戲劇學校,每天都很努力的突破自己,儘管辛苦,她都還是告訴自己這是唯一一個方法可以再見到那個小男孩,就算跌倒了拍拍膝蓋、拍拍褲子上的灰塵,站起來再繼續前進。小男孩成為了小女孩前進的目標。

有一天,小女孩如願的能夠站在舞台上,在上演的前幾分鐘,小女孩默默的躲在角落偷看著台下的觀眾席,不斷的用視線掃描,深怕自己會遺漏會出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後台的夥伴不斷催促她該換裝、該作準備。這時,她再次的失望,比上次沒有見到小男孩的那個失望還要更多,但她還是勉強的鼓舞自己:「不要辜負了台下的任何一個觀眾。」她板起微笑走上台,一陣鼓掌之中,她突然看到一個身穿綠白格子襯衫的小男孩倉促的跑進場,那是那個她當初的小男孩,她深信著,她想極力的去看清楚那男孩的臉,看到的卻是男孩手裡緊握著另一個女孩的手。小女孩突然視線模糊了,逞強著自己把自己的角色演完。最後的謝幕,好多人都等的觀眾來獻花拍照,而她沒有,她頭也不回的跑回自己的家中,路上飄落的凋謝就是她心中的世界,整個崩塌。失去世界的她,不吃不喝也不出門,腦袋裡不斷的放映著小男孩牽著那女孩的手,小女孩覺得自己的心都被掏空了,被掏個一乾二淨。

-
其實故事到這裡應該是結束了,只是我想問大家兩個問題:
1.你/妳覺得當小女孩第一次看到小男孩的時候,小男孩會不會知道有個人穿越茫茫人海中注視著他?
2.你/妳覺得最後小男孩跟他牽手的那女孩是什麼關係?

請大家給我回覆,我想知道大家的想法,好嗎?

By 101故事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