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咖啡,有澀有酸有苦有甘,有香醇有濃韻,但是可以的話我不想要苦。」
所以我喝耶加雪菲,寧願被強烈的酸覆蓋舌尖,也不想受到苦的侵蝕


「欸你知道嗎?那個男生又拐女生去街角的咖啡廳了」
「但是跟他去過的女生就再也沒跟他聯絡了不是嗎?」
「一杯耶加雪菲,謝謝。」
三位女孩在咖啡廳內聊著,桌上擺了兩杯拿鐵,和一杯深色卻澄清的黑咖啡
「你怎麼又喝耶加雪菲阿?」
「對阿~酸酸的很難喝欸。」
「我討厭......」
「你討厭苦嘛!我們都會背啦!」女孩話還沒說完,就被另一位女孩接下去了

下次,就是那間咖啡廳了,女孩想著

「一杯耶加雪菲,謝謝。」
灰暗城市的小角落,一間不起眼卻溫馨的咖啡廳屹立著
裡面只有一位客人,一個女孩
吧臺煙霧繚繞著,氣質不凡的男孩在裡面操作著一切
煙霧散去,一杯咖啡完成
輕柔的端到女孩的桌上後,男孩不發一語的離開了店裡
「神經病。」
是店長吧?看上去三十幾歲,一頭亂髮跟很有個性的鬍子,正坐在吧臺前,笑著看男孩離去
「看來神經病特別會沖咖啡呢」女孩嚐了一口,第一次因為咖啡閉上了雙眼,享受
沒有苦,沒有澀,雖然不太可能,但眼前這杯咖啡完全沒有女孩所討厭的味道

「那孩子沒有爸媽,那古怪的個性跟這有點關係吧?
不知道在哪接觸咖啡的,只是想稍微讓他學一下,沒想到比我還有天份
他只愛耶加雪菲,也只沖的好耶加雪菲,總而言之就是個怪人
如果他不那麼神經病,早就交到女朋友或出國唸書了吧」
店長嘆了口氣
自顧自的把男孩的故事攤開了
「你還是他第一個自願沖咖啡的呢」


「這杯耶加雪飛,比我想像的還深阿....」
「你有說話嗎?」
「我說他真可愛。」

「不會又來一個神經病吧.....」




BY.耶加雪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