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哪裡知道。

目光就這樣一下午纏綿著,一鬈亂髮罩掩的那輪廓清明的側臉、睫毛跳動的頻律,緊咬著安靜的心跳聲發顫。
四公分的黑色輕掩著鎖骨,一路下滑繞著細細的弧度,再打繞到後腰打了個隨意的結,或許身上的配件也不情願和主人的氣場相違,只得做出慵懶的表現。
但那雙眼又顯得精神過分,敏銳的餘韻在米黃色的畫布上刻。

思緒打結在看不見卻又讓人在意的地方,胸口悶熱著帶出點後頸的酥麻,該不該離去的問題就像一層一層的海浪,空蕩蕩的沖散後用本能和潛意識駐足。
討論思考是多麼珍貴的行為,已經沒有理由,再一次重複證明。

也許今天你也會,通過我的身體,
再叫一次我的名字。

共 1 則回應


--
花木男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