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已經過了很多年了
連當時記錄著最多自己心情的無名小站也關閉了
而我也選擇不備份讓這些回憶留存在心底就好
所以很多景象都已經模糊
但是還是想為這份曾經深刻的感情
留下一點紀錄吧

這一篇可能會趨於平淡
但是我只能說這是為了後面情節之必要

希望大家會喜歡摟

------------------以下正文-------------------

帶著自己的東西坐到我新的位子上,我突然覺得前一個多月的日子根本只是我混亂學校生活的開端。
副班長幸運的就坐在我左手邊,正笑著和老師報告今天開班會的情況,嗯,他瞇起眼睛專注說話的樣子真的很迷人。
但是右手邊馬上就傳來一陣噪音打壞我好好欣賞副班長的閒情逸致,你學起了最近火紅的Vitas開始唱起了Opera 2,讓我不得不轉過頭過去制止你打擾大家早自習。

我只能嘆了口氣,兩個願望同時滿足,應該也不是這樣子用的吧?

所幸接下來的日子過的也還算順利。
基於喜歡看書這個興趣,讓我意外的和副班長多了不少話題可以聊,甚至時常交換小說來讀,看著他在每本書的封底都會寫上買下的日期還有當時的心情,我總是很珍惜,好像又多了解了我來不及參與的過去。
我也開始會寫一些短篇的文字,也許是散文或是詩,和副班長互相交換彼此的作品。
比起國文老師批改的苛刻和生硬,同年紀的我們更懂得對方的想法,而且是巧合的意外相近。

這樣的機緣讓我很開心,而我並沒有和其他人提過我們私下交換的這些事情。
我害怕好不容易多了解了的,關於副班長的一點,又變成眾所皆知的事了。
這樣我對於他而言,就不夠特別了。
而我們總是會想盡方法,成為自己喜歡的人眼中,那個特別的人。

反倒是你,意外的不如以前的那麼熱衷於吵我了,只是偶爾在我和他講話的時候,插幾次嘴問一下我們在聊什麼,過了一會兒又自顧自地做起了別的事情去。
你還是一樣會在上課的時候不停的打亂老師的進度,還是可以從你書包裡拿出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只是你也開始會和其他女孩嘻鬧了,而她們比我更活潑,對你的話更有反應,讓你每次下課總是意猶未盡,非要等到上課鐘打了、老師走到講台上了,才又坐回我的右手邊。

曾幾何時,你總是煩著我的畫面,已經被我和副班長的笑語吟吟給取代了呢?
但我樂見於這樣子的改變。

畢竟,我也只是想要,過著平凡穩定的日子而已。
只是想要繼續和副班長進行文字上的交流,然後一天一天的更加了解他,最終得以肩並肩在校園裡散步,而話題總是最近哪個作家出了什麼書,或是台北有個展覽好吸引人之類的。
我喜歡我們總是有默契地知道彼此會喜歡什麼,待在一起就算只是安靜地看著書也很好。
至於你,反正總是可以輕易的和其他人打成一片,永遠都有講不完的笑話可以說,和總是擔心著別人的眼光而膽怯的我,太不一樣了。

可惜的是,感情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不是單向的嚮往就可以決定故事的結局。

記得是某堂體育課之後,因為恰巧是打掃時間,許多人都匆忙的回教室打掃,而工作是輕鬆的擦窗戶的我,免不了要偷懶一下,多打幾場羽球,這才甘願的走出體育館。
沒想到一走出去,就聽到外面一片嘩然。
我懷疑的四處張望時,就看到了,或許我會寧願自己沒碰巧看見的畫面。
班上的另一位女孩,K,安穩又嬌羞地躺在副班長的臂彎裡。

儘管目睹的大家都開始竊竊私語,我卻只聽見手上羽球拍落地,清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