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藝術剛萌芽的時代

好冷....好黑....
緊緊的縮在牆腳邊
摸著口袋裡的最後一根煙緩緩的點了起來(吸煙對身體不好XD)

什麼都沒有了....是吧?
緩緩的吐了一口煙
我苦笑了幾聲

我曾經是位藝術家

不過現在的我
不過只是位小丑兼演員

隨著又一口煙的吐出 我緩緩的回想了當初

那時
藝術才剛發展

而我
也剛好是當初領導藝術進步的其中一人

當時
很多人總是對我說我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

而當時的我也是個年少輕狂的小夥子
我也一直自大的以為我可以在藝術界成為歷史
一直被流傳下去

只是我忘了
近水樓臺的不只我一個
當初我不過只是個打雜的小學徒
而我卻妄想著我能夠成為藝術的推手
被後世所歌誦

眼看著其他的近水樓臺已經得到了月
就連不是近水的樓台也已經得到了月
而我卻隨著藝術慢慢的成熟
我也跟著慢慢的被遺忘

一群忘恩負義的傢伙!
嘴裡忍不住唸了一句

但我知道
是自己沒用....

永遠都讓心中想珍惜的東西溜掉

朋友也是 家人也是

就連我深愛的女人
也讓她溜走了

呵呵....

看來
我真的如同大家所說的
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爛人....

再次的苦笑
看著窗外的大樓
當初的我曾經意氣風發的在那呼風喚雨

現在雖然只隔了一扇窗 一張網
但真著好遠....

看著那些已經得到月的樓台
心中不免還是酸酸的

有人曾說
藝術和戲劇是如此的合

我不過是個失敗的藝術家
是個除了搞笑之外什麼都不會的小丑
更是個不成才的演員

我其實一直都知道
從來就沒有人喜歡過我的行事風格
還記得當初我說了總有一天你們會恨死我
你們說了不會

但....
這次還是沒有例外....

記得那老頭嗎? 他是個爛人齁?

對啊!
他超賤的

咦?痾....
我剛剛的意思不是這樣....

沒關係
不用解釋了
我自己的風評我自己很清楚

也許
有些事情
說明白了會比較好
雖然這樣就回不去了....

我微笑的看著眼前正在發抖的藝術家

明明就很討厭
還要勉強自己跟我一起工作
你們辛苦了

咦?
他今天吃錯藥了嗎?

臨走前
我很清楚的聽見了那藝術家的話
但我假裝沒聽見

從此
我消失在藝術界

咳....咳....
已經到極限了嗎?
我的身體?
也對....

一直強迫自己做自己也不喜歡的事
真的很累....

該是好好的放個假了....

很抱歉
我不是要故意對每個人冷漠

或許
這對我 對你們
都好吧?

我沒辦法帶給你們什麼
我只會帶來不幸

從小
我就是個會帶來不幸的人

還記得
我有次旅行到了一座村莊
之後那裡發生了黑死病的流行

到了個國家
之後那裡發生了嚴重的內鬥

每次
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遭的人不幸
自己卻什麼都不能做....

也許
不斷的推開身邊的人
對大家都好吧?

也許
把眼淚全都藏在小丑面具下
也比較不會讓人對接下來的精采演出感到愧疚吧?

接下來
我發布了一個消息
我即將辦個藝術展
就在我家下面

展出的藝術品就只有一件

就是
" 人生最後也是最精采的演出 "

用剩下的錢買了張大畫布

接著
拿了把匕首往自己的手腕割了下去
只見紅色的液體不斷的湧出

原來....我還有血啊?
已經發白的嘴唇微微的動著

拿起了畫筆
沾了自己的鮮血

寫著
我並沒有被遺忘
也沒被拋棄
是我遺忘了人們

我拋棄了藝術
我沒被所有人排擠
是我排擠了所有人

現在
我要用我身為一個藝術家 一個演員 一個小丑 所剩下的
最後一點的狂想

想像自己的雙手是對翅膀
雖然它們早已萎縮

但我相信
它們一定會再次的飛翔

到那時
或許我會得到真正的自由

到那時
我將不再為其他人停留

我一個人來
也將一個人走

我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也不會帶走任何東西

我想
也不會有人惋惜
因為我什麼也沒有

再見了

過去
我拋棄了一切

現在
我要連同世界一起拋棄了

寫完了之後

拖著還在滴血不穩的身軀
緩緩的爬上了大樓

意識早已模糊
但我還沒完成自己的作品

我聽見了自己的狂笑

笑自己好傻
笑自己終究是走上了這條路

到了頂樓
張開了雙臂
幻想著它們是對翅膀

飛吧!
我用了僅存的力氣嘶吼著

下墬的過程
我做了個"精采"的回顧

原來
死前會重播自己的一生是真的

看來....
我似乎把每個人都拋棄遺忘和排擠的很嚴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開始了狂笑
伴隨了小小的淚光

碰!

不偏不倚的掉落在我的畫布
看來我物理學的不錯

也許
我死後的表情是微笑再帶點淚光吧?

再次的恢復意識
只是我已經能飛了

看著雙臂
現在已長出了對翅膀

只是....
一隻是潔白的
另一隻卻是漆黑的

呵呵

看來....
我連天堂與地獄也一起拋棄了....
我不要天堂與地獄了....

我看著自己的藝術展
忘我的讚嘆了一聲

好美!

看著自己的屍體說好美
看來我真的瘋了

好想拍下來
只可惜我已經不能用照相機了

對了
我差點忘了說
我也曾經是位攝影師

伴隨著尖叫聲與"他瘋了!"的叫聲
我聽到了那位我深愛的女人說的話

為什麼?
你連死都要死的有自己的風格?

你總是以自我為中心
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你連死前都還要讓我如此的恨你

告訴你
你以為把所有人推開
就不會有人會難過嗎?

你依舊是那麼的自私
我偏不讓你稱心如意!

我恨你!

望著她
我忍不住的說

為什麼?
我傷害妳那麼深
就是不要讓妳現在難過啊

果然
還是被妳給識破了我的用意
不愧是唯一了解我的人

在她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
一陣的微風從她身旁吹過

忘了我吧
就像其他人一樣
妳會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我想哭
卻流不下眼淚

原來
沒有了溫度的心臟

不再跳的心臟 早已死的心臟
是不會有眼淚的

再次的狂笑
所有人都聽見了

[真是的 連死了都還要耍寶] 她說

再見了 我大喊著

我沒有眷戀
也沒後悔做這決定

我不過是個過客
不是歸人

少了我
地球不會停
反而會更好

我走了
不帶走任何一片雲彩

-------------------------------------------------

後記

這是我在六年前的中二時期寫的短篇
依舊是個想延伸成小說但又覺得懶的坑
嘛好吧似乎有些黑暗呵呵 XD

是說會把這篇挖出來主要也是覺得也該耍完任性該出來了
然後又覺得有點懶得想新的短文 XDD

來說說最近吧
嗯老實說沒被那件事影響是騙人的
甚至我本來已經打定主意要消失在狄卡上也已經把APP刪掉了

在此真的很感謝女方願意出來為我澄清 QAQ
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的人就當作我在自言自語吧~

這陣子就是不斷的在反省檢討自己然後不斷的在調適自己的心情吧 XD
或許我真的應該要多注意自己言行之類的

是說我最近有去月老廟想說要把以前求的那條紅線化掉順便斬桃花之類的
(有些人應該知道我被龍山寺月老陰很慘的事 不過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呵呵)

然後沒想到我居然不管怎麼擲笅永遠都是陰笅啊....
這是個連月老都打算直接放生嫌棄的節奏啊....(覺得想哭)

總之現在我有好一些了啦
以後或許還要請大家繼續多多指教了 XD

加大臭豆腐

共 1 則回應

0
雖然不知道你以前發生什麼事,
但是要加油喔!

反省自己是好事,
能讓自己有所成長!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