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正值考試時期的我...寫下了這篇短篇

宣洩著當時的情緒,然後就被我封藏起來

一直想找讀者,不過一直忙到了大學才想起來(笑

不多說直接PO文
---------------------
「模擬考成績出來沒?」岳獄的父親開著車問道。
「還沒。」岳獄看著窗外景色在眼前翻動,面無表情的回應著。
「都那麼久了為什麼成績還沒有出來?」岳獄的父親帶著不悅的表情在嘴邊唸著。
「我今天英文考了滿分喔!」岳獄的妹妹,岳蓉開心的說。
「對嘛,這樣才聽話,英文很重要的,學好才有競爭力,不然就學人家領最低薪資才幾萬塊,扣掉一堆水費電費最好養的活自己……」岳獄的父親不斷的說著自己認為的大道理,但這些話聽在岳獄耳邊卻十分的刺耳,因為岳獄並不認為學習好就一定會有競爭力,在他的想法當中競爭力這種東西和在校成績並完全不相等,再者即使領了最低薪資,那又怎麼樣?
只是過的苦一點而已,雖然岳獄曾經為了這些思想衝突反駁過幾次,但換來的只是更多的道理以及責罵,岳獄已經受夠了他的父親不斷的重複最低薪資,不斷的重複他認為的大道理,但為了不要有更多機會聽這些話,岳獄漸漸的什麼都不說,漸漸的假裝不在乎,甚至連和父親的關係也漸漸的疏遠。
不過當岳獄的父親看到岳獄的不在乎,就越說越重了,此時岳獄的忍耐也慢慢的逼近極限了…最終還是耐不過的爆發了:「說夠了沒有,整天一直說成績成績,一直說最低薪資什麼的到底煩不煩阿,如果你要成績,好,我就給你,如果我這次模擬考考了全校第一名你就買一台筆電給我。」
此時正說到岳獄上次段考只有全校70名的父親丟下正在說的話,說:「好,如果你考全校第一我就買給你,要幾台都沒問題,我就不信……」岳獄的父親又繼續說著他的大道理,直到家中。

幾天之後,成績終於公佈了,班上一群人擠往佈告欄看著自己的成績,也順便和別人比較成績。岳獄只是默默的坐在座位上看著後方佈告欄的人,看著他們互相炫耀著成績、比較著成績,心中充滿了複雜的情緒。
「哈哈哈,我國文贏你。」
「但是我數學比你高。」
「我排名比你前面。」
「但是你有一科不及格。」
岳獄看著,聽著,一個想法敲進他的腦中:成績的比較不就只是把誰踩在腳下,然後又被誰踩著而已嗎?到底比這成績要做什麼,好像…沒有什麼實際意義,就只為了滿足一下個人的虛榮心?還是想要證明自己比別人厲害?但是成績好就一定比較厲害嗎?好像並不見得……。岳獄想到一半就被拉回現實:
「岳獄!」弘泊在他面前晃了晃手。
「啊?」剛從思想中回來的岳獄一臉疑惑。
「你考了全班第一名喔!也是全校第一!」弘泊說。
「恩,謝謝你告訴我。」此時岳獄心中佈滿了興奮的心情,想著之後拿到筆電要如何使用。

放學時,岳獄領著興奮的心情坐上車,才剛上車就急忙將成績單從書包中挑出,然後遞給副駕駛座的母親,說:
「我考了全校第一了,照約定筆電一台。」
父親略瞄了一下成績單說:「哼,全國的排名才多少而已,就想著要東西…」
「可是你不是說……」
岳獄還未說完就被打斷了「說說說,說什麼,考那麼爛還想要要東西,而且考好本來就是你『理所當然』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資格額外要求什麼,這跟國民遵守法律一樣,你一輩子當個好公民國家也不會給你什麼,因為這是你的『義務』,跟學生的義務是讀書的道理一樣,沒有任何資格要求東西,再來讀書是為了你自己,不是為了獎品什麼的……」岳獄的父親又開始一長串的理論,這聽在被毀約的岳獄耳裡都是一團又一團堵塞在胸口中宣洩不出的情緒。
「但是別人家…」岳獄正嘗試的反駁些什麼來撫平心中的情緒,但又被父親打斷。
「別人家是別人家,我們家是我們家,不高興就去別人家給他們養阿……」岳獄的父親又繼續說著。
什麼嘛,從小就叫人家守信用的人竟然毀約,這算是什麼教育…岳獄心中忿忿不平。

一早岳獄就到學校,因為他不想要多待再家中,那只會令他更加的痛苦。
「昨天成績單發下來,我沒考好被罵了。」
「我也是阿…。」
「哈,我沒有說,我還得到獎賞哩,因為我考的比上一次更好。」
「這麼好…真羨慕你。」
岳獄看著班上的人在討論著成績單發下來之後的賞罰,心中想著:我都考了全校第一連個鼓勵都沒有,還要挨一頓罵,真是同人不同命。想到這裡心中更是鬱卒。
「同學,坐好拉,我們要來上課了…」班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台上了。
岳獄默默的打開課本,希望可以藉由認真的聽課來暫時忘卻心中的鬱悶,只可惜他非旦忘不掉,反而更加的鬱悶了,也不知道課上了少,直到聽到老師說:
「楊靖方,我覺得你要去一下輔導室輔導一下,因為…」
岳獄心中想著:老師都只會叫那些成績不好的去輔導室輔導,殊不知真正需要被輔導的是像我這樣的人,成績再好又怎樣,心理根本就不健康…。
在很小的時候,岳獄就是一直在父親的失約以及責罵當中成長,心中早就充滿了許多的痛苦回憶,甚至有過多次想要殺父的念頭,每次都覺得自己才是要被輔導的對象,但是學校老師都覺得他的功課很好,成績也沒問題,因此絕對不是那個被送進輔導室的人選。在小時候這樣一次又一次的容忍下來,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一次又一次的被失約,心中的創傷便一次又一次的加深。為什麼自己要一再再的相信,然後又一再再的被毀約,其實岳獄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明白。其實岳獄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的內心深處,仍懷抱著一絲盼望之光使他去相信這個生他的人。

時間在岳獄思想當中離去,岳獄一直在思考著為什麼可以不守承諾,只因為是所謂的大人嗎?難道大人就不能不守承諾嗎?等回過神來早就已經在回家的車上了。
「跟你說啦,隔壁的阿伍他跟你讀一樣的每科都考滿分啦,也是全校第一,更是全國第一啦,都沒有要什麼東西了,阿你哩,考比人家爛還想要東西…」岳獄的父親說著,岳獄的耳朵也很盡責的發揮他的特長聽著,這些話使的原本就很煩悶的岳獄更加的火大:
「你那麼喜歡阿伍你不會去養他喔!」岳獄依照著父親:別人家比較好,你不會去別人家的邏輯回覆。
「你說這什麼東西阿…你皮在癢了是不是…」岳獄的父親找不到反抗的話,只好拿出武力威脅。
岳獄這時也不想多講,看到岳獄的靜默岳獄的父親又開始批哩啪拉的說了一大堆東西,聽在岳獄耳裡很不痛快,心中的那唯一的光線也被奪走…。
夜裡,岳獄從夢中驚醒,便久久不能入睡,每次他睡覺會作夢,有時候是家裡和樂融融的美夢,有時候是被父親的責罵壓到喘不過氣的惡夢,但是他都討厭這些夢,因為美夢往往要被現實摧毀,惡夢則是延續到現實當中,漸漸的他越來越不喜歡睡覺,夜裡被驚醒的次數也隨著考試的增加而增加,最後失眠成了他的習慣。
在今晚的失眠時刻他想了很多,也對父親徹底的絕望,那不是一時的,也不是因為今天的關係,而是長時間的累積所造成的結果,小時候就不斷的被成績壓榨,在父親的眼裡不管自己表現多好都是不夠好,不管自己有多努力父親總是嫌棄不夠,岳獄想要的只是一點點的鼓勵,但是根本沒有出現過,取而代之的是眾多的責罵以及比較,這也是岳獄討厭比較的原因之一,從小時候就不斷的被拿來比較,比身高、比成績,比才華,什麼都可以拿來比,也許在父親的眼裡他也只不過是一個拿來比較的工具而已,想到這裡岳獄默默的在黑夜中長嘆一口氣。

陽光灑進岳獄的房間,床單呼應著陽光的照耀也閃閃發亮,刺進了岳獄的眼裡,醒來的那一剎那,似乎充滿希望,但卻被現實中的絕望掩蓋。默默的提起書包去學校,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就是覺得很煩很悶。
我應該很不健康吧?岳獄心中這麼想著,臉上閃過一絲冷笑。
阿,天氣是這麼的好…但我的人生卻是如此的痛苦,到底是為什麼?岳獄邊走邊想著。心中更是不甘心,以前的種種往事都湧上心頭,那些都是既痛苦又不想回憶的過去,也是一直在經歷的「現在」。昨晚徹底絕望之後,岳獄心中已經沒有任何光芒,也不再懷抱著任何的期待。岳獄看著自己在陽光下的影子,心中雜亂亂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試圖著想要改變一些什麼,但又無力於現實生活中,不想要這麼過活,不想要一輩子都在比較之中,不想要一直活在成績的囚牢裡…。
如果這個現實是顆玻璃球,真想要拿根鐵槌狠狠敲破,逃出,接著看到的是空白的世界,等著我拿起水彩再次上色,畫出新的世界。岳獄想到這,忽然間原本往學校前進的腳停了下來,看著眼前的道路以及約略45度被光洗禮的叉路,一個轉念之間,轉了個四十五度,逃離。

共 4 則回應

在我看來 應該是妳自己的寫照吧?!
心像是被爸爸的話給拴住
如同囚犯被困在一個狹隘的監牢
岳獄這個名字就是越獄
妳只是想逃離心理的監牢
很可愛單純的宣洩文,現在的你回首看當時的自己又是怎樣的情緒,現在又是怎樣的態度與生活呢?
其實很多事換了角度、態度,勝負、比較都不重要了
慶幸我家人根本不在乎成績,都是放牛吃草的教育方式
父母不求以後我能幫他們養老,只要自己以後能夠養活自己就足矣,看著現代社會與想像未來生活,他們都覺得現在社會跟當時經濟起飛時的臺灣相較,........日子只會越來越難過
放遠來看 警惕著自己不要這樣教育下一代 又看到12年國教 只有感慨 至少現在我很快樂:)
我剛剛還在想「岳獄」怎麼唸....

btw
受夠聽別人說最低薪資 薪水 年收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