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有更多的美,存在你我的生活中?

在週五的晚上,原先只是一個在大安森林公園野餐的玩笑,藉此放鬆疲憊一整週的身心。卻沒想到,能夠與一群人一起聽見,鈕承澤導演與魏德聖導演的對談,聊夢想、挫折、信仰、堅持、勇氣以及如何瞧見生活中的美學。

「生活」是欣賞「美學」的素材;而「美學」是讓「生活」感受快樂的成份,美學一詞來源於希臘語 aisthetikos 。最初的意義是「對感觀的感受」。現代哲學將美學定義為認識藝術,科學,設計和哲學。熟識我的朋友們,都認為我是一個很浪漫的人,浪漫有諸多的定義,但我傾向於如此形容浪漫,跟著感覺走,去看、去聽、去說生活中的動人細節。不過,在他們眼中,浪漫的我只是一個,嘗試著用詩與文字去跟生活做更多對話的普通人,直到兩年前,我才開始慢慢地,覺得自己像是個浪漫的人。

人們常說這是一個數據的年代,除了22K、失業率、油價上漲、工資停頓成長、民生用品物價又飛漲、餿水油事件影響受害廠商上千家、大學畢業生與高中畢業生年均薪資差距縮小,以及中華成棒隊被韓國全職業成棒隊10:0扣倒之外,你我的生活中拿掉這些數字,還剩下甚麼?所以,我覺得這樣的年代,更需要一些對於生活的浪漫。

於是,從兩年前第一次參加了台北電影節之後,每年的電影節總會進場看看電影;進電影院花點錢給予國片支持,電影很多時候之所以動人,是跟著一群人在那樣神秘的空間裡,全場的心情隨著影中人物、對白、動作,而起伏;一年前一場音樂會之後,也固定抽空去聽自己想聽的音樂會;藉由環島與在台北流浪,更深刻地去體會些情感;諸如此類的活動,更甚者像是看攝影展、設計展、畫展、學語言、讀史學,以及讀數學證明,讓我對於生活的感受開始跨越了時間維度。

通過影像、文字去進入一個時代,仔細地去體會那個時代的人們的事情,從電影裡頭體會人物間的情感糾結;在環島的過程裡,遇到更多的人情味,加深了對這塊土地的認同感;從語言中讀到一個國家,去讀出一個民族的精神;從歷史中定位某些存在,再加強自己的存在感;從音樂裡頭聽見暴躁的貝多芬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從數學證明裡瞧見每一個才華洋溢的數學家,如何在真理的世界不斷奮鬥,就算生活再苦再煩悶,這群人這樣的生活,都持續地告訴我們良善與希望。

在繁重的工作之後、龐大的升學考驗背後、喘不過氣的生活壓力底下,你我是否能抽出一點屬於自己的時間,去做些喜歡做的事情。甚至,都已經花費了十多個小時在這樣忙碌的生活裡,難道不能擁有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是去給予自己對生活有些好的感受嗎?

在這樣的一個年代裡,我們更需要擁有一些浪漫,對生活抱有良善、希望與信仰,然後去相信,我們都能走過這些坎坷,成為更美好的人。感受美學一點也不難,進電影院看場電影、聽場音樂會、逛逛畫展,甚至對於生活中的所有,用心去感受,你我都能發現,還有很多很多的快樂存在其中,我們能因為龐大壓力感到焦慮,那就要試著因為細小感動而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