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個周末,小說也如期的在我預定的進度下慢慢連載下去
說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人默默的再看這篇小說或者是看到標題就直接略過
但我想完成我當時的小小初衷,把這篇小說認真的連載到結局給大家

跟大家預告一下,小說現在已經接近尾聲了
不管看得如何,都希望正在看文的你可以留個言給我一點鼓勵或建議=)
這是我每次發完文的小小期待=)

13.

不想面對的事情終究還是來了,我收到了來自總公司的通知。我要到淡水的分部去受訓,薪水比照原職。
公司的同事們都對我恭喜,但我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因為那代表著分離。

面對分離,難過的不只有我。
「欸!你走了以後,誰來載我去上班阿!」法嵐吃著雞排,這是她這個月以來第一次吃油炸類食物。
「你找阿鋒啊!」我笑笑。
「他才沒那麼勤勞。而且也不順路」她憤恨的咬著雞排。
「偶爾一次也不錯,這樣才有難得一次的貼心」我安慰著她
「哀……倒是你,哪時候要行動?」法嵐開始挑雞肉裡的碎骨。
「我還沒想過呢!一定會嚇到她的」我想到那個刺激又尷尬的夜路探險。
「這倒也是。不過要是感覺對了就趕快行動吧!機會是稍縱即逝的」
「好的,我知道。」但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說,之前的那場尷尬,我們可是花了好多時間才恢復到原本的樣子。

調職離開前的周六,是我們高中的校慶,我和小嫻約好了那天要穿制服回去。下午再一起去喝咖啡。
從衣櫃裡翻出了皺皺的高中制服,上面似乎還留著一些青春的味道。
以前都會覺得高中的制服醜到不行,但是大學總會有制服日,然後大家都會瘋狂的批著以前覺得醜到不行的制服一起相見歡。
也許青春已經不會再回來,但我們總是可以穿著制服去回味那青澀的曾經。
原本打算開車去的,但為了徹底的回味高中生活,我還是騎著機車去了。
騎著車、穿著制服經過警察的時候,總會希望他把我攔下來然後我再大方的秀出駕照,可惜那樣的情形都沒有發生。

一到小嫻家樓下。看到她換上了高中的制服還穿上了長袖毛衣和戴上醜醜的領帶。
「真沒想到妳換裝的那麼徹底,連領帶都換了。」
「當然呀!難得的校慶當然要盛裝出席」小嫻的口氣難掩興奮。
「上來吧!我的外套借你」我脫下外套,借她蓋裙子。

到了學校的正門口,忽然覺得一切都好懷念,多了好多以前沒有的裝飾。
後來我和小嫻分開,和各自班上的同學一起逛逛校慶,說好結束後要一起去喝咖啡。
「感覺我們真是老了,看到這些吃的都不會想買」寫程式很強的阿鴻說
「對阿!這就叫轉變」講話一直都是冷冷的維尼說。
「聽說現在曉郁當導師了,不知道有沒有在攤位裡」以前的數學小老師說。
「他現在在帶一年四班,我們去看看吧」以前就很迷戀老師的樹樹說。對於他的了解大家都不感意外。
一群男生湊在一塊,聊的話題沒一個正經。說著以前一起惡整班導、被老師發現玩賭博性電玩、跟在上課時集體發出的怪聲、還有幾百年都沒人想倒的廚餘。每件事情都令我們回味,過了好多年後再拿出來講,依舊是講不膩的有趣。

回高中,以前的吉他社好友當然也不能忘記。
拿起電話一個一個的找,發現回來的人只有念成跟小敏。
中午,我們三人一塊吃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各自的近況和過去的種種。
後來小嫻也來了,也和我們一起聊著天。
「等一下我們要幹嘛?」出於意興闌珊後的慵懶,念成這樣說。
「我們等等要去喝咖啡,要不要一起?」小嫻先說了。
「好啊!我知道這附近有一間還不錯的咖啡館。」小敏提議,大家當然認同。
在我調職前,想和小嫻一起單獨享用一杯咖啡的時間。四人一起喝咖啡聊天固然不錯,但我還是有點私心,覺得有點可惜。隨後我們前往咖啡館,繼續滔滔不絕的回憶。話題總是這樣的,冷場後一提到某個關鍵的人事物就又會有好多好多的內容可以大聊特聊。
「聽說社長交女朋友了!?那是真的嗎?」念成的資訊總是慢了一步。
「那是上個月的事情了,這早就已經不是新聞啦!」小敏。
「不過社長從高中時代就很受女生歡迎,他交女朋友很正常啦!」我隨口接著。
「他以前就有很多追求者啊!想必他的把妹技術應該也不錯。」之前聽念成說想交女朋友,看來真有這麼一回事。
「說到把妹,小陳倒是有件令人不齒的事情呢!?」小嫻忽然提到我,讓我有點震驚。
「什麼啊!?」小敏好奇,而我也不解。
「之前我們一起去大香山看夜景,經過了一段有點暗的路。他就在那邊說什麼要是沒抱緊中間就會多一個人,他明知道我會怕那些還一直嚇我。真是有夠討厭」小嫻嫌惡的說。
「這不是老梗了嗎?」念成不屑的說。
「爛弊了」小敏附和,面對他們兩人害我有點小尷尬。
「後來因為這件事情我還生氣了很久,覺得他在占我便宜」小嫻說,口氣裡已不見怒氣。
一瞬間我恍然大悟,原來那次的尷尬並不是因為我說的那些話,而是那個不起眼的玩笑。
忽然明白了那些,我的心情有些難以平復。女人心果然不是普通的難猜。雖然一開始有點介意他們兩個,但也是因為他們我才可以知道這個真相。說起來還真要和他們說聲謝謝。離開咖啡館後,念成和小敏一起搭車回家而我和小嫻往機車的方向走去。
「妳之前說安康那邊多了一條新路,我想去看看,要不要一起?」我有點不甘心就這樣回家。
「好啊!反正時間還早。」小嫻看了看錶。
隨後我們就前往安康,由於路不熟所以都由小嫻報路。其實也不難走,一路直走就是。
「妳怎麼會對安康的路這麼熟啊!?」我有點疑惑。
「因為我以前跟我外婆住在安康呀!後來才搬到新店的。」小嫻解釋。
我們一路騎著,小嫻則對我說著一些以前的回憶。在玫瑰中國城的散步和她以前上學的路線。這些路對我來說都充滿了新鮮,對她來說卻充滿了回憶。不知不覺已經快騎到三峽。
「欸!我們就這樣一路騎到三峽好了。」我看著路標上只剩三公里。
「好啊!我們這樣好像要去私奔喔!」小嫻似乎也玩興大開。
「感覺像是穿著制服瞞著爸媽跑去天涯海角的偶像劇」
「我是美麗的偶像劇女主角,而你是偶像劇女主角卑微的忠心僕人」
「妳少臭美了」

邊騎邊聊天。不知不覺,路邊的建築越來越少,樹叢也開始多了起來。視線也從一開始的燈火通明變成弱到發橘的路燈。我開始感覺有些涼意和懼意,但是沒說出來。依舊和小嫻聊天。
當我騎過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公墓」兩字的時候,我的涼意已經從背脊涼到頭頂,卻只是跟小嫻說我想騎快點,趕快騎過那邊就好。但是似乎不像我預期的那樣順利,騎過了那段之後是更荒涼的景象。只有一盞又一盞微弱的路燈和看不到終點的路。
「我覺得…….這裡好像怪怪的」我再想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
「是不是要掉頭了?」小嫻的口氣裡的恐懼明顯。
「恩……不然我們再往前騎一下,應該是這邊沒錯,剛剛也沒看到岔路啊!」我。
「掉頭啦!我覺得好恐怖……」聽小嫻這麼一說,我的恐懼指數也飆到了頂點。立刻180度大轉彎掉頭。
然後又超快的速度騎離開那段。後來她不經意的看到了一個墓碑,在我的後座驚魂未定。忽然把手環住我的腰,把我抱的好緊。
「這次是我自願的啦!」小嫻真的害怕的不得了。
「沒事啦!我們已經過去了。」我用左手拉著小嫻的手,希望緩和一點她的情緒,而右手依舊催著油門。
機車漸漸駛離安康,回到我們熟悉的新店。小嫻也不再那麼害怕但依舊是抱著我。
「欸!你好胖喔!」她捏著我肚子上的肥肉。
「最好是,現在沒有了吧!」我縮起小腹。
「你都不誠實面對自己的肚子,快!放鬆」小嫻試圖捏我的肚子。
「…………」我有點無奈卻又有點暗爽。

不知不覺,機車也騎到了碧潭。
我們在碧潭聊些言不及義的話題,讓彼此都緩和一下剛剛的恐懼情緒。
身處恐懼中忽然來到了自己熟悉的環境好像從夢境到了現實,小嫻開始擔心會不會太晚回家。
「我先打個電話給我媽好了。」
過了一下之後
「我媽還在外面跟朋友打麻將。」小嫻放心的說。
「不然我們再去繞繞,反正我也沒急著回家。」難得有機會當然不能放過。
「好啊!」小嫻也出乎我意料的答應了。

W.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