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考三天會計
高等會計學
管理會計學
財務專題報告-中等會計學
燒腦袋的過程突然想起了往事

那一年
我初來乍到逢甲大學
人生地不熟的我
回過一兩次家以後已經有固定的路程
逢甲大學→國光客運(台中火車站)→中壢火車站→桃園
桃園國光客運→國光客運(台中火車站)→逢甲大學
大概是在我第三次還是第四回家的時候
因為真的很想跟家人待久一點
剛好家人說要駕車前往交大附近
讀交大的表姊說那裏有車可以做到台中
我就跟著前往新竹了
一路上覺得很開心因為能跟家人多相處一點
八點多到了坐新竹客運的地方
搭上了車就這樣前往逢甲
但是
人生總是充滿著許多但是
因為第一次搭新的路線
我根本不知道在哪裡下車
感覺可以下車又很怕自己人生地不熟的
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回學校
結果一看手機的GOOGLE MAP
發現自己離學校越來越遠了
趕緊按鈴下車不然真的到台中車站
再回逢甲可能都過門禁時間了
一下車我就囧了
畢竟也十點多有不知道有沒有公車
我也不知道下車是下在哪裡
趕緊拿出手機打給同學看能不能來載我
結果也沒有人知道我在哪裡
只好掛斷開始查附近哪裡可以搭公車
查到了站還一邊走到下一站一邊看有沒有公車經過
(想說反正都要等,自己走這一站說不定可以省時間,而且我超級焦慮的那時候)
走到了忠明國小站(好像是忠明國小吧)
覺得再走也怕錯過公車畢竟也走了有十來分鐘
就在這個站牌等我可愛的公車
等了好久也沒等到
眼前卻停下一部黑色的小客車
裡面走出一個媽媽慌張的跟我說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跟你借手機,我來載我女兒可是出門太趕忘記帶手機」
這時候我的還在焦慮中沒有想這麼多
就好吧借妳阿反正我要等公車
很大器的解了手機鎖把手機交給她
在我旁敲側擊之下
她女兒參加完聚會
跟她媽媽約了地點要載回家
可是兩個人卻跑到不同地方去
最後媽媽叫女兒打給哥哥叫哥哥去載
至於過程還講了些什麼我也忘記了
畢竟人家這樣我不好意思聽得太仔細
然後她就很開心很感動的把手機給我
我也很開心很感動得沒錯過公車
因為根本沒有公車經過阿~~~~
突然那個媽媽可能也許應該基於禮貌跟我寒暄了一下
劈頭就問我哪個學校的
「逢甲大學。」
她就說要不要載我回去順便答謝手機之恩
當然好阿有人載我回去
比我在這裡乾緊張又不知道回不回的去還要好很多
而且我背後一個包手上一個袋子還拖了一個行李箱
噢媽媽阿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又必須含蓄的表達出來
然後我就這樣上車了
是得沒錯我上了這位媽媽



的車
一路上繼續寒暄話家常
什麼她兒子以前讀旁邊的僑光阿
什麼我是桃園人阿現在小大一
聊了什麼其實也沒那麼重要因為我忘記了
回到了寢室我馬上跟室友講說我剛剛怎樣怎樣回來
馬上在臉書上發文說人生地不熟的遇到好人真開心
馬上就被罵說怎麼隨便借手機上別人車如果是壞人怎麼辦
不過還好我現在人很安全的還可以在這裡回憶這件事
事情過後我比較後悔的是
她女兒的手機號碼就在我手機裡面
我應該要禮貌的打回去說改天可以吃個飯謝謝載我回逢甲
或者恩......對恩就是多認識一個女生這樣
不過我那時候經過大概三分鐘的考慮就把這號碼刪掉了

==========================================================

話說我因為太晚到台中而很緊張沒趕上門禁還有一次
那時候大概十點半我人在干城站
這次只有後背包跟手提袋了
其實快到台中車站的時候就打給同學問能不能來載
他說真的沒有車再說啦趕不上門禁頂多住他那裏
下車干城站十點快半我又打給他
他說這時候還有車不要怕反正還有他那裏可以住
剛掛斷就一台33開過來我立馬招手上車逼卡
選了最後面的位置然後開始想著
是不是傳說中的最後一班公車
會不會帶我到深山野林我就成了失蹤人口
不過沒事的司機只是開得快了一點點
一個小時不到我人就進宿舍了
你們一定覺得很奇怪明明沒什麼幹嘛還要多出這一串
噢因為我那時候很煩躁
嚴爵又很紅
我對他沒什麼意思
只是很紅=一直聽到他的歌
一直聽到他的歌=煩躁
所以煩躁+煩躁的狀態我一整個小宇宙爆發
在公車上發了一篇文
「我願意當妳的籃板球,當一個暫時的男朋友
所以說籃板球跟暫時的男朋友有啥關係
那一直投麵包球可以演愛的麵包魂嗎?

-在往宿舍期待能在壓線前到不要挑戰我的心臟而且我計概還沒唸的公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