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得先跟狄卡大道歉,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這篇該放心情還是閒聊
是在講我個人的事,但是又是分享一段歷程,最後還是決定放閒聊了ˊˇˋ

我想有看過百人告白計畫的,應該會有點好奇原po後來的動向吧(其實沒有人想知道)
這個原本只是開玩笑性質的活動,真的展開了,不過原po,你有告白嗎?
我的確沒有勇氣對陌生人告白,雖然有過對朋友間開玩笑告白的經驗,但對陌生人,我無法做到。
然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與幾位在原文下面有回應過的卡友們見了面,也因此展開了一連串的奇遇。
(以下故事已假設參賽者會打槍我,故以打槍者稱之)

在上星期,入冬最強一波寒流來臨的夜晚,我穿著在外人眼裡看起來就是會冷死的連身裙以時速5、60趕往台南火車站見打槍者第5號-迷幻,在一頭亂髮又遲到15分鐘的狀況下,我見到迷幻的開場有點狼狽。

迷幻是個高高瘦瘦的大男孩,黑框眼鏡加上有點舊的棒球外套,看上去髮質滿好的一頭短髮,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細長的手指,在與他對談的過程中,我被那雙纖細又帶點骨感的手吸引著,目不轉睛。風象星座的迷幻有著許多的故事,我知道我看到的只是被他迷幻後的迷幻,對我來說,迷幻的個性通常會被歸類在我討厭的人的名單中,跳躍式的想法,對很多事感覺都無所謂的樣子。不過意外的,我居然不討厭眼前這個男孩;相反的,這個人讓我很感興趣。

迷幻的人生精采的像世間情一般,你想的到的任何八點檔會出現的劇情套在他身上都不會很奇怪,我跟迷幻聊了4個多小時,不管是在走路還是停下腳步時,迷幻都很貼心,會默默地把我拉往車子比較少的地方,也會站在風較大的外側幫忙擋風,如果需要一個暫時的男朋友時,迷幻絕對會是最佳選擇。這4小時裡,我跟迷幻聊了什麼呢?我想用短短的篇幅是無法說盡的,有些故事、有些人就算親眼見到了,也無法看透全部,所以我不打算細說與迷幻相處的這個夜。

在這之後,我和迷幻成了朋友,越是聆聽他的故事,越是無法了解迷幻,我總在猜想迷幻的故事哪天才能說盡呢,不過那一天大概是不會到來,正或許是因為這讓我永遠無法猜透的神秘,才讓我對迷幻又愛又恨。

打槍者第5號迷幻說:我的故事太多了,你可能會畫不完。

-------------------------------------------------------------------------------------------------------
【打槍者第10號 粗神經】
聖誕節這天,我不孤單。擺脫平常褲裝+t恤的打扮,我特地捲了頭髮,穿著洋裝在飄著小雨的天走向指定地點,一個靠在柱子旁的男孩跟我對看一眼:同學,你在等人嗎?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