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兩個原文連結 :

2. 為甚麼我要打這篇文 -
看了a文,我回了b文 , 在a文下與台大女同學發起了辯論 ( 又或者是說被虐 )
當下我非常憤怒與不解,所以結語就打了讓人不舒服的攻擊用語
  許多卡友主張,就是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講過的一句話:
  聰明是種天賦,而善良是種選擇 。 ( 完整並非只有這兩句 )
  但每個人沒有義務擇善良,沒有選擇善良的人你沒有道理譴責、圍勦他

  我在開頭主張: 多給一杯水沒什麼
  台大女同學主張:可能會引發後續效應,導致同情心遭濫用 ,舉貪小便宜、老人濫用健保( B215 )
          ”幫助別人是否是一件義務?”,例如災後捐助 ( B241 )
          事情沒有完全對錯,因為背後有很多種可能 ( 店員能力、老人動機 etc. )

3.我先鎖定我在意的兩個主題 :
(1) 我認為給"老人一杯水吃藥" 這件事是絕對正義的,一個有受過國小教育以上的學生都應該會
( 聽起來很像海軍本部的赤犬我知道 )
(2) 老人要一杯水後,並不可能會發生後續連鎖效應 。拿這樣的類似邏輯揣測出來的同學我不懂你們怎思考的
( 也就是我說:這個地區老人這麼需要水,要幾箱我寄 )

4. - (3.1)
" 道德情操是從同理心衍生而來,而且道德省思需要思考與專注。有些人士擔心,我們現今面對嚴重的
分心,其代價之一就是同理與同情的瓦解消逝。我們分心越嚴重,越無法展現同理心與同情。"
( 引1 . 丹尼爾.高曼 - 專注的力量 )

而同理心是專注於其他人感受的一種能力。
同理心有三種 :
一、認知的同理心 : 讓我們從他人的觀點理解其心理狀態,同時在我們思考其他人的情況時,也藉此管理我們的情緒。(由上而下的神經迴路 )
二、情緒的同理心 : 讓我們以身有同感的方式加入他人,不論他人經歷的事快樂或悲傷,我們的身體也隨之共鳴。( 由下而上的神經迴路 )
三、同理關懷 : 以上兩個會讓我們認知他人的想法與共鳴,但不一定會導致我們有所行動,同理關懷則是引領我們關心他們,如果有需要的話會主
動提供協助。
( 引2 . 丹尼爾.高曼 - 專注的力量 ) 字有稍微改簡單一點,但原意沒改。

Q1. 要施展幫助,我們先討論"店員"是否有能力幫助這位老人,然後喝水需要兩樣東西 : "水+杯子"
便利商店都有逆滲透水,且店內也沒有貼上"故障" -> 有水的 ( O )
老人拿著紙袋杯向店員要水 -> 有杯子的 ( O )
場景下有水有杯子,工讀生自己不用掏錢( 除去工讀生家裡經濟不好或沒有客用杯子而無法給予協助的假設 )

Q2. 兩位店員向老人給予不尊重的態度 ( 裝做沒看到、騙老人只有自來水 ) ,這種態度該不該被譴責 ?
A2. 在我受的教育下,尊重"老人/長輩" 應該是每個國民的義務
不管學校、職場上同儕間都要互相尊重了,好朋友間不都也樣互相尊重
當事者還是位老先生,給予一定的尊重是理所當然的 ( 沒錯,也就是我說的絕對正義 )
小學教科書上,尊重前輩、老人的課文、成語也不少。
孔子七教、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些應該國小教育都教了吧?
國小教育一直在灌輸要敬老尊賢,我認為這不是什麼歷史扭曲之類的偏差教育吧?
一種對人的基本尊重,對需要幫助者在自己能力可及的範圍給予協助
更何況現在當事者是位老先生

B212 成功大學男同學
你書讀到成大,國小沒教品德教育?
B237 B238 東海大學男同學 ;
你的國小品德教育沒教這些,教了什麼 ?

店員在這件事上:
以對待人的角度,沒有尊重
以對待老人的角度,沒有任何同理心引導的道德行為
以對待客人的角度,沒有任何基本職業訓練跟服務態度
( 沒有要你畢恭畢敬的服侍每個人,你可以直接與這位客戶說:
我們店裡有賣礦泉水,可能要麻煩您拿過來我結帳,我們店裡沒有提供
免費的飲用水 <- 敢問這樣有對服務水準要求很高嗎?)
國小教育教的基本尊重他人都做不到,這樣教育有成功嗎?


1.行為效益主義:當給這位老人家一杯水吃藥能帶給最大多數人<<最大的利益>>,並造成最小的不幸時
,行為效益主義者會告訴你:這是一項道德的行為。
->給予這位老先生一杯水的幫助,讓他吃藥可以控制疾病,讓疾病不會殘虐身體 -> 
對全國健保來說:有按時吃藥可以控制病情,沒有浪費健保補助的藥費,也就"可能"後續不用撥補更多醫療資源 ( 因為病情因吃藥而控制 )
對老先生本身: 身體健康,沒有疾病困擾,就算只是解渴,怎樣都是得到利益者,會開心吧。
對老先生全家: 老先生按時吃藥,不用分神擔心父母,還不用放下工作去醫院照顧住院的老人。 -> 國民生產力微小小的提昇
對店員而言: 他要花費那個舉動去接過老先生的杯子,並幫他倒水,然後再遞給老先生是無償的,所以他們並沒有得到任何利益
( 如果你把心理學家的研究算進去:幫助別人當下其實自己得更多歡愉<我已經忘記在哪裡看到,也有可能是記錯,這項舉動還是對
店員本身有利的,但我沒有引用來源,所以就算負面影響)
--> 符合行為效益主義者的道德行為。
2.規則效益主義:假定現在有一條規則:「任何情況下都應該給老人水。」只要遵守這條規則,規則效益主義者會告訴你:這是一項道德行為。
-> (1)幫助老人/弱勢 (2)尊重他人, 我認為是社會規則,是國民基本素養,請注意兩個限制條件:"老人" 與 "一杯水"
--> 符不符合規則效益主義者的道德行為,依個人教育素養不同有所不同。

3.義務論:義務論者主張當一個行為出於"善意志",則這項行為則是道德行為。
-> 見Q2
--> 符不符合義務論主義者的道德行為,依個人選擇不同有所不同。

4.德行倫理學的主張者,並不會輕易對行為人的單一行為做出道德判斷,而是由這個人的整體來判斷他是否為道德的人。
-> 我們不知道店員的家庭背景、不知道老先生的家庭背景,所以沒有根據無限揣測 
--> 目前所得資料無法判斷是不是符合德性倫理學主張者的道德行為。




5. - ( 3-2 ) 老人要一杯水後,並不可能會發生後續連鎖效應 。
B215 台大女同學
第一段舉健保濫用
B236
而是不給這杯水倒底值不值得被拍桌怒吼,
(也可以代換成不捐一塊錢給非洲飢餓孩童倒底值不值得被拍桌怒吼)
不回應別人的問話該不該被拍桌怒吼。

在"分析事件"的時候,討論範圍是在該事件上本身上,要拿其他事例來比較可以
但要符合比較原則,不同的東西要怎麼比 ? 總不能拿吃牛肉跟看展覽比哪個比較有教育效益嗎?

目標物性質:
健保拿藥 vs 一杯水
a. 健保是由全國人民納稅錢、健保費組成的,目的是讓有需要但負擔不起的民眾有健全的醫療資源
而一顆藥的真正價值可能介於100~ 10000都可能
( 我們不知道老先生是生什麼病而要吃什麼藥,也不知道那些濫用健保的人拿了什麼藥)
不過最平均最低價值應該設100不為過吧,我再砍半,50塊 。
濫用情況設定到一個人 ( 因為當事者只有一位老人 )
50塊一份藥 X 一日3次 X 一次拿一個月 = 50 X 3 X 30 = 4500 元
--> 遭貪小便宜濫用,如果每個老人家都這樣,健保肯定倒沒錯
以較高時薪計算150 ,當事者不管是老人家或是子女要花 4500 /150 =30個小時工作才能得到這個價值
所以當他只要花100*4( 掛號費X一週看一次)的400塊就可以得到4500元價值的藥物
400 vs 4500 ,構成貪小便宜的動機,此動機成立,有足夠的誘因 。
得到 11.25倍的效益

b. 一杯水,雖然自來水系統、水庫等也是用人民納稅錢建的,但那一杯水的價值多少
原PO說RO逆滲透,這店很照顧員工給予高品質的水,一杯水也了不起 0.1塊 。
一樣用時薪150算 ,每分鐘2.5塊,我們就算假設老人家就住便利商店隔壁( 符合假設的常常來的奧客)
家門走到隔壁,就算請他兒子代跑好了,壯年走到隔壁30秒 ,1.25塊
0.1 / 1.25
0.08倍的效益,連效益都沒,還負的
敢問台灣大學女同學,這樣有促使貪小便宜的動機嗎?

再問你,在做假設分析時,價值重要不重要 ?

動作性質:
要一杯水 vs 捐一塊錢 vs 健保濫用

a.要一杯水,由需要幫助的老先生主動詢問可否給一杯水 -> 經過詢問、想得到允許與幫助 ( 並無要求對方違法 )
b. 捐一塊錢,捐錢箱有跟你說話:少年朗~捐捐一塊錢幫助非洲飢餓孩子 ,不給就拍桌子嗎? -> 純粹自願性性質,沒有主動性提出要求
 就算你不捐錢,你會跟捐錢箱或跟募款的人說:我只有美金一塊,沒有台幣一塊不能捐給你。(欺騙,睜眼說瞎話)
c. 健保濫用,我相信健保濫用者應該不會去問健保局或問醫院:欸我想要囤些藥起來,吃安心,阿也給我的好朋友一點。( 要求違法 )
-> 這已經是詐騙性質,健保法應該有規定藥不能代領,所以違法。
( google 衛生福利部健保署,代領藥法律規範。)


一長篇似是而非的理論看的好像就有很有道理
其實你的分析例證已經超過 " 給老人一杯水吃藥 " 的範疇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開頭就是問:今天船難,只能吃人,這樣合不合法
他討論的不會是這種簡單的同理心引發的道德行為。
當然道德行為沒有一定要執行,當今自由民主最重要。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力。

但當你的自由選擇已經冒犯到其他人,這樣不該譴責嗎 ?
你沒有義務譴責嗎?
店員自由選擇不尊重他人,欺騙他人,不該譴責嗎?
原PO 拍桌子等情緒發洩,怒斥不當的行為可能過當。

Post images

Post images


我很不解的,這明明是個簡單的道德問題,深知一堆哲學理論的學生卻需要靠這些東西做分析該不該
如果"無論如何,該不該給一位老人一杯水"
在台灣受過國小教育的大學生還要判斷還要去分析該不該,各位覺得這樣台灣道德教育有成功 ?
你們對這樣的道德教育自豪?

直覺是人類莊嚴的天賦,理性只是忠誠的僕役,我們卻造就了一個歌頌僕役,遺忘天賦的社會。 -- 愛因斯坦

Post images

熱門回應

25
科大或許沒受過完整的邏輯訓練,但他絕對也有顆赤誠的心。
大家一直圍攻他,是怎樣? 書讀得高了不起?
秀氣一點的說是「思考」,講白了不過是傲慢。
下面再有留言我也不會回來看了,一群好辯的人!!
限制一堆,有必要嗎?不過就是一杯水罷了。
22
哲學的辨證往往不會只有一種答案
如果有個問題只有一個標準答案
那就不是哲學問題了
不同論點的匯集才會越來越靠近真理


但我真的不贊同那些秉棄人性的思考過程


哲學的目的從來不是要訓練出有一具只會理性思考的機器
縱使原PO在理論基礎上輸給了那些受過哲學訓練的人也不必氣餒

因為你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活生生的人

17
看完了本文的內容後,我針對雙方論證「到底該不該給一位老人一杯水」的結論(該/不該)沒什麼太大的意見。但我實在很不認同最後的結論(「我很不解的,這明明是個簡單的道德問題,深知一堆哲學理論的學生卻需要靠這些東西做分析該不該,如果"無論如何,該不該給一位老人一杯水"在台灣受過國小教育的大學生還要判斷還要去分析該不該,各位覺得這樣台灣道德教育有成功?你們對這樣的道德教育自豪?」)。

我認為,「道德」與否的評價涉及到價值問題,而「價值」在社會科學中又始終是個曖昧難解的詞彙,無論是「價值」本身的定義為何?「價值」如何形成?「價值」如何評價(價值是否有高低之分)等等,你絕對可以列出一堆學者一堆理論在探討這些問題,而且這個議題的討論至今仍然沒有退燒。

因此當涉及「價值」評斷或「道德實踐」的問題,我不認為這會是個簡單的問題,尤其是當每個人的價值觀會因為自身的成長背景乃至於教育環境而不同的時候,關於「價值」的評斷本來就會有不同,甚至究竟有沒有一個所謂的「正確」或「正當」的標準答案,其實也非常有疑義(這也涉及到每個學者對於「價值」認知不同而有不同的看法)?

我想說的是,如果你真的認為「該不該給老人一杯水」是個簡單的道德問題,那麼老實說這篇運用了各種理論分析該與不該的文章也就不會存在。因此,正因為有不同的意見存在,也才彰顯了價值多元的可貴之處(至少我是個價值多元論者,如果你是價值一元論的者話,那麼就另當別論了)。同時也不要忘記,如果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教育的體系本身即是一種象徵暴力與文化再製的場域,誠如布爾迪厄(Bourdieu)認為所有的教學行動基本上是一種象徵暴力(symbolic violence),其是藉由武斷的力量來執行文化獨斷性的增加,亦即藉由武斷的力量灌輸一種強制性的文化,所以象徵暴力的完成往往是藉由對個體意識與意志的控制。布爾迪厄的「象徵暴力」觀念則欲揭露教育行動的本質,依布爾迪厄之意,只要以獨斷的權力進行文化獨斷的強制,客觀上都是為象徵暴力,而要灌輸一種強制性的文化必須建立在教學溝通上,所以教學溝通基本上是一種制性文化傳遞的過程。因之,人們可以將教學行動視為一種教學溝通的過程,而在這教學溝通的歷程中,卻常出現以武斷的力量灌輸一種強制性的文化,進而使得教學歷程產生文化再製的現象。進一步地說,「象徵暴力」是透過各個團體及階段間權力關係來執行,宰制的團體及上層階段運用其既得的權力關係來灌輸強制性的文化。

因此,當你認為「受過國小道德教育就不該判斷分析該不該」,當你認為「什麼樣的道德議題是簡單的無須分析判斷該不該時」,一方面你假定了某些價值具有優位性,同時也就排擠(或貶低)了其他的價值的存在空間,另一方面,則是忽視了,你所持的價值優位性,本身即是這個教育場域所灌輸給你的意識形態,而它的存在本來就是個值得被思考反省的對象。

總結來說,我一點都不認為道德會是個簡單的問題,我也看不出用自己的思考方分析「道德」實踐是一件道德教育失敗的例子,而如果套用你因用馬金路德的話,那麼我會認為,正是因為有這些與你討論道德問題的反對意見存在,才使得我們更注重社會上道德實踐的議題,而真正所謂「好人的過度沈默」,也不會是不同價值觀的對立,而是單一價值的不被反省(如若你po了原文卻沒人理你這才是好人的過度沈默)。因此我們的道德教育成功嗎?這我很難說,但是若仍有他人保持自己判斷分析的能力,並不斷的挑戰現有教育下的道德框架,我不認為這可以成為論斷我國道德教育不成功的理由。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確信與價值觀,正如本案每個人都有自己認為該為的道德實踐,但希望大家千萬不要忘記,「每當你想批評別人的時候,要記住,這世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你擁有的優勢」(《大亨小傳》),在捍衛自己立場的同時,或許也可以多設身處地的為他人立場著想,並反省自己所持的立場。我想,這樣的討論也才會更有意義吧 :)

--12199

共 47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9
有一次我感冒很嚴重,進711買早餐
一邊咳一邊說:「請幫我微波(三明治)。」
711店員微波好了,遞給我
又說:「再等我一下」
他用沖泡咖啡的機器 ,
用紙杯裝了一杯溫水給我
是一件很溫暖的事情。
而一旁的店員還對他說:「幹嘛這樣」
我想意見總是存在著正反兩面吧
即使我覺得她錯了,
卻不可否認也是一個選擇
25
科大或許沒受過完整的邏輯訓練,但他絕對也有顆赤誠的心。
大家一直圍攻他,是怎樣? 書讀得高了不起?
秀氣一點的說是「思考」,講白了不過是傲慢。
下面再有留言我也不會回來看了,一群好辯的人!!
限制一堆,有必要嗎?不過就是一杯水罷了。
10
以你為傲
8
推你。

他媽的就ㄧ杯水而已也要叫,
三小連鎖效應根本腦子壞掉。
7
我都有看
可以告訴原po
你做得不是完美但絕對正確
有時候有些人有些事只是拉不下臉面承認自己
不必太在意他們 當然我覺得有討論有守護
這次收穫除了辯論的要點以外
意外地看到了有些人為了一杯水可以牽拖這麼多
幫助人不需要複雜理論
一杯水 他有需要 我給地起 結果是好的 我當然做
事情不複雜 原po我喜歡你的堅持
6
應該是說 連鎖效應乍看之下好像正確
但事實上可說是沒有邏輯的妄想而已

3
我喜歡你的論點,及解釋
但我覺得,你對台灣國小教育的評論言重了,
國小教育與道德的執行,我覺得並沒有絕對的關係,
那是跟自己本身的價值觀有關,所以我覺得不須再多加這項評論
最後,我非常認同你的論點! 給個讚!
2
推原PO 神威一瞪!
眼神可以殺人 ˊ_>ˋ

神の僕
6
「希望我們能成為一群比神更能夠保佑別人,一群更有勇氣的人。」-張懸
17
看完了本文的內容後,我針對雙方論證「到底該不該給一位老人一杯水」的結論(該/不該)沒什麼太大的意見。但我實在很不認同最後的結論(「我很不解的,這明明是個簡單的道德問題,深知一堆哲學理論的學生卻需要靠這些東西做分析該不該,如果"無論如何,該不該給一位老人一杯水"在台灣受過國小教育的大學生還要判斷還要去分析該不該,各位覺得這樣台灣道德教育有成功?你們對這樣的道德教育自豪?」)。

我認為,「道德」與否的評價涉及到價值問題,而「價值」在社會科學中又始終是個曖昧難解的詞彙,無論是「價值」本身的定義為何?「價值」如何形成?「價值」如何評價(價值是否有高低之分)等等,你絕對可以列出一堆學者一堆理論在探討這些問題,而且這個議題的討論至今仍然沒有退燒。

因此當涉及「價值」評斷或「道德實踐」的問題,我不認為這會是個簡單的問題,尤其是當每個人的價值觀會因為自身的成長背景乃至於教育環境而不同的時候,關於「價值」的評斷本來就會有不同,甚至究竟有沒有一個所謂的「正確」或「正當」的標準答案,其實也非常有疑義(這也涉及到每個學者對於「價值」認知不同而有不同的看法)?

我想說的是,如果你真的認為「該不該給老人一杯水」是個簡單的道德問題,那麼老實說這篇運用了各種理論分析該與不該的文章也就不會存在。因此,正因為有不同的意見存在,也才彰顯了價值多元的可貴之處(至少我是個價值多元論者,如果你是價值一元論的者話,那麼就另當別論了)。同時也不要忘記,如果從社會學的角度來看,教育的體系本身即是一種象徵暴力與文化再製的場域,誠如布爾迪厄(Bourdieu)認為所有的教學行動基本上是一種象徵暴力(symbolic violence),其是藉由武斷的力量來執行文化獨斷性的增加,亦即藉由武斷的力量灌輸一種強制性的文化,所以象徵暴力的完成往往是藉由對個體意識與意志的控制。布爾迪厄的「象徵暴力」觀念則欲揭露教育行動的本質,依布爾迪厄之意,只要以獨斷的權力進行文化獨斷的強制,客觀上都是為象徵暴力,而要灌輸一種強制性的文化必須建立在教學溝通上,所以教學溝通基本上是一種制性文化傳遞的過程。因之,人們可以將教學行動視為一種教學溝通的過程,而在這教學溝通的歷程中,卻常出現以武斷的力量灌輸一種強制性的文化,進而使得教學歷程產生文化再製的現象。進一步地說,「象徵暴力」是透過各個團體及階段間權力關係來執行,宰制的團體及上層階段運用其既得的權力關係來灌輸強制性的文化。

因此,當你認為「受過國小道德教育就不該判斷分析該不該」,當你認為「什麼樣的道德議題是簡單的無須分析判斷該不該時」,一方面你假定了某些價值具有優位性,同時也就排擠(或貶低)了其他的價值的存在空間,另一方面,則是忽視了,你所持的價值優位性,本身即是這個教育場域所灌輸給你的意識形態,而它的存在本來就是個值得被思考反省的對象。

總結來說,我一點都不認為道德會是個簡單的問題,我也看不出用自己的思考方分析「道德」實踐是一件道德教育失敗的例子,而如果套用你因用馬金路德的話,那麼我會認為,正是因為有這些與你討論道德問題的反對意見存在,才使得我們更注重社會上道德實踐的議題,而真正所謂「好人的過度沈默」,也不會是不同價值觀的對立,而是單一價值的不被反省(如若你po了原文卻沒人理你這才是好人的過度沈默)。因此我們的道德教育成功嗎?這我很難說,但是若仍有他人保持自己判斷分析的能力,並不斷的挑戰現有教育下的道德框架,我不認為這可以成為論斷我國道德教育不成功的理由。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確信與價值觀,正如本案每個人都有自己認為該為的道德實踐,但希望大家千萬不要忘記,「每當你想批評別人的時候,要記住,這世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你擁有的優勢」(《大亨小傳》),在捍衛自己立場的同時,或許也可以多設身處地的為他人立場著想,並反省自己所持的立場。我想,這樣的討論也才會更有意義吧 :)

--12199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7
懶得動腦、索性拒絕思考跟幾類組沒有關係
22
哲學的辨證往往不會只有一種答案
如果有個問題只有一個標準答案
那就不是哲學問題了
不同論點的匯集才會越來越靠近真理


但我真的不贊同那些秉棄人性的思考過程


哲學的目的從來不是要訓練出有一具只會理性思考的機器
縱使原PO在理論基礎上輸給了那些受過哲學訓練的人也不必氣餒

因為你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活生生的人

8
推原po
基本道德,舉手之勞還要扯到社會資源濫用,
甚至還戰到學校,未免矯情
8
戰學校真的說不過去
科大不會比一般大學差到哪裡去
我科大我驕傲
4
B11 感謝你用心回覆,你所說的確實沒錯。
價值、道德實踐、教育背後、歷史、扭曲性文化等很多東西要去考慮
在評斷一件"道德實踐價值"時
哲學有很多方面討論,與假設。
道德框架、道德教育的挑戰、價值。真正的對錯與否 etc.

在你把這些東西拿出來討論時,我認為這是必須分層的。

在一條分界線以上的事例是必須討論、可以討論 有這價值。
在一條分界線以下的事例就是我認為不需討論的,原因我打在原文了。
而當資源越來越充足、世界越來越進步,分界線下的東西我認為會越來越多

EX: 在古時候或以前,或在現今特定國家地區,一杯乾淨的水是很可貴的。
但在已發展國家:美國、英國、歐美、台灣、日本等
一杯乾淨的水是很簡單的就拿到的。
我們必須用現今的道德標準去評斷現在的事。

那條分界線的標準,我真的不知道怎樣畫出來,我也不知道該怎定義。
每個人的分界線標準也不一樣,但教育的功用。

我認為我講國小教育並不過分,尊重他人這點要求並不高。
國小畢業經國中、高中、大學也總該學會了吧
互相尊重是社會安定的基礎中的基礎,如果人們可以自由選擇尊不尊重對方
那想像一下這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不尊重只是個修飾。
往上,可以是盲目膜拜追隨,往下可以草菅人命。

我只想單純討論這單一件事,不想過多去揣測其他因素
因為原PO故事裡並沒有,那是未知數,沒有探討未知數的價值。
因為未知數往上可以是宇宙、鬼神、因果輪迴,往下可以是人性、社會的深度
無窮無盡
6

我必須自清,科大與普大的差異是我先提的
因為普大好像都有一些哲學、邏輯推理課程
相對科大此類課程較少較淺 ( 我個人經驗 )
並不是說普通大學就比科大好,而是教的類型不一樣


再者我並不認為我認真回覆後,邏輯、哲學哪裡有輸台大女同學,或原文裡的任何人
一開始的情緒回覆沒有價值,但我不認為這篇文章還是沒價值。
3
同校有理推~
8
a文原po,報到,用力推。

我錯了,這社會依然是溫暖的…

- Latine loqui coactus sum.
5
推原po認真

在那篇我是前200的留言者
即使想用分析的角度
告訴那些不願意去思考妄下觀點的人
但留了2.3篇下來 發現一點用也沒有
會思考的人自然會 固執己見的依舊
所以我索性不追文 不繼續看後續留言
差點以為dcard上不動腦的人佔多數
明明都是大學生了 真讓人失望至極
還好看到這篇 才知道台灣還是有救的

另外
學校頂多代表的是這個學生多會考試
從來不等於他的聰明與否以即才能高低
5
我來咬餌了,
不過我只就Q2下面的提問作回應

B212 成功大學男同學
:你書讀到成大,國小沒教品德教育?
B237 B238 東海大學男同學 ;
:你的國小品德教育沒教這些,教了什麼 ?

引述我在 b237所說的

B229 其實我覺得這還真有可能是台灣教育方式帶給學生的影響耶
:當我國中小被教育敬老尊賢、兄友弟恭等相關的倫常綱紀時,好像從未聽聞其背後的論理依據QQ

我所說的並非我沒有學過你所說的諸如七教、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而是這些品德在教育給我們的同時未曾給予任何強而有力的論理依據,
儒家得以在華人生活圈存續兩千多年,只會依循禮教、師長的教導而沒有獨立思考進而懷疑是其中一個原因。
自漢武帝讀尊儒術以來,古中國可說是一言堂,雖佛道也曾短暫出頭,後來仍回歸儒家獨大的情況,
(中國思想我只略通皮毛,如有謬誤敬請指教)
這一方面歸功於儒家確實有其長處,完整的禮教制度以及一般平民百姓不用讀書也能遵循的三綱五常,皆有助於穩定社會。
但我們所推崇的儒學,真的如此完美而不容質疑嗎?
就我個人來看,儒家扼殺了兩千年來思想的發展與進步,有如中世紀神學對歐洲思想發展的限制,有過之而無不及。

簡言之,未經挑戰與思考的教條是沒有意義的。

至於你文章其他部分,只能說除多了幾個名人說的話,你仍未看見理論的盲點。
3
我想到這首歌XDD
(警告:前40秒都是前奏喔)
2

好,你說儒家教育不好,沒有背後倫理依據。
你只回答了"你的國小品德教育沒教這些"

請問你認為較好的道德教育是如何呢?哪個學派?

還是你在問我 : 尊重他人,給予老人背後的倫理依據是什麼嗎 ?

未經挑戰與思考的教條是沒有意義的
-> 那哪些教條是有被挑戰過與思考過的是可以用來合理這件:
" 給老人一杯水吃藥" 是件怎樣的道德規範 ?

我半篇文章以上的都在講 台大女同學 理論的盲點,你看不看的懂
了不了解那就是你的事了,如果你認為我的理論有盲點。

請直接問題出來,就像我問你一樣。

我相信不管哪國道德教育,尊重他人都是基本中的基本。
你要質疑"尊重他人"背後的依據是什麼,那請自行提出你認為更優秀更完美的道德基準。

再者,道德實踐是由同理心衍生出來的,這是人性的根本,而非外在文化價值的枷鎖。
我們討論的不是該不該把一個人種屠殺或該不該照顧流浪動物等複雜道德問題。
就只是給老人一杯水吃藥,這樣你腦筋轉不過來嗎?還是要繞到儒家、繞到中國後攻擊回來?
2
B22 既然你提出了 原PO沒有看到理論的盲點
那你是否可以試著指出盲點之所在呢?
如果可以我相信原PO很樂意聽你指教~
7
好認真的戰文,幫你推,但太長了,如果能夠戰的精簡會很好。
6
只能說很多人回話都言不及義
5
真的~ 而且有時候還會讓人噴飯~
2
好累喔哈
舉凡康德、亞里士多德他們的倫理學架構都較儒學完整許多。在此就不贅述。
另外未經挑戰與思考的教條是沒有意義的只是在說不要教條式的遵循儒家思想而已啦,
你所遵循的一切都是別人灌輸給你的,從你的論理之中看不到思考
不要再執著那杯水該不該給了,中心思想才是問題的關鍵

道德實踐是由同理新衍生出來的?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吧,要是有人不小心相信了怎麼辦?

然後我懶的回了,你就當我論理不清怯戰逃跑好了,哈哈
5
B29 道德實踐是由同理心衍生出來的,不是我說的嘔 丹尼爾高曼,著名心理學家 。
我文中就註明。

所以你就搪塞給我康德、亞里士多德的倫理架構就完整,然後是你不想贅述,
還是不能贅述? 然後順便給自己的好的階梯下:我懶得回,好累、自己看

我所遵循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思考的,如我所說
我國小並不受儒家、中國思想教育,我是受西方教育。
我提出儒家問題,只是反問你而已。

再來據我所知儒家教育不完全單單等於道德教育。

誰的理論架構完不完整,跟我跟你在辯論的沒有關係。
而是你到底有沒有受過道德教育且遵循。

我猜你肯定沒讀到康德、亞里士多德的倫理架構中該怎麼尊重他人?
8
感謝原po在 B17 的補充,可以讓我清楚的看見我們之間的歧異。但在我們繼續討論下去之前,我想先澄清我之前的論述並非只針對原po,當然也針對戰學校這種無聊的行為,而用意也僅僅只希望原po不要成為那種人而已xDD

簡單的說,我們的歧異之處有二:第一,在於我不認為討論是可以分層的(分層這個詞實在很怪),簡言之我認為所有事情都是可以討論的,也就是沒有界線以下不能討論的事。第二,我也不認同把國小道德教育與尊重他人劃上等號,簡言之,我不認為尊重他人與否是判斷道德教育成功與否的標準。

針對第一點,你以乾淨水資源為例,認為若水資源充足則「給老人一杯水」即是道德義務,那麼反之呢?則沒有提及(這個例子讓我想到另一個在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中極端的例子:在俄國零下下雪的冬夜,有兩個落魄的街友,其中一位有一匹大毛毯,毛毯若給其中一人蓋可以保暖,但若兩個人同時蓋的話,卻不足以使兩人都度過嚴冬,若你是擁有毛毯的街友,你該怎麼辦?)。這隱含了一種相對的道德主義觀點(因為你論述不足,所以我就只能推測),也就是說行為的道德與否,要視行為的脈絡而定。但這種道德相對主義的觀點,本身即是個可以討論而且也是學者常常討論的議題,另一個立場即是道德義務論,而力採此立場較著名者即為康德,其認為世界上存在一種客觀不變的定言令式,換言之,道德是種義務不論行為的脈絡情境為何(他舉的例子是說謊,一般社會觀念認為在某種情形下說謊是可以被容忍的〔如:白色謊言〕,但在康德看來說謊是傳播不實資訊,無論如何都不應為之)。因此道德與否究竟可不可以視情形而定,這是可以討論的。但有趣的是,你之所以認為不能討論的原因,其實根本不在於水資源充足與否,而是在一個曖昧的「尊重他人」的義務論/一元論的前提之下。

第二點,究竟「尊重他人」是什麼意思呢?其實也會因為對於他的理解而有不同的認知,或退步言之,縱算我們對於「尊重他人」存有毫無爭議的共識,但如何實踐「尊重他人」則又有會存有歧異。老實說,先前討論有人提出的連鎖效應(但我覺得這個假設的缺失在於與健保間欠缺可比較性xD),其實並非就完全「不尊重他人」。詳言之,在個人自由主義最盛行的美國始終強調個人的努力與能動性的重要,因此認為每個人只要靠自己的付出即可透過社會規則得到成就(也即美國夢),而個人自由主義立場背後的哲學,事實上就是著重於個人的行動價值,進而強調最小政府的干預,而任何的慈善與社會福利,都會使得個人對他助的依賴而減弱自我實現的力量(這種言論在台灣也不陌生,如最近柯P打房就有住戶認為「老百姓不用努力,很快就可以住進精華地段的共構宅,那是不是說我努力是錯的,我有房我有努力我可以買房,是錯的。」),所以同樣強調個人的價值,但論證與實踐的方式卻可以非常的不同啊!我想要強調的是,雖然對於福利或幫助他人與否可以得出不同的結論,但他們同樣都是基於「尊重個人的價值」而來,因此所謂的「尊重他人」的理解,事實上也並不如你所想的這般絕對,非得要在什麼情境下做什麼事才是道德才是「尊重他人」,因為同樣的起點(「尊重他人」)我們卻可以發展出完全不同的價值觀。

而如果光是前提「尊重他人」的內涵為何是什麼本身就是個可以討論的問題,那麼我實在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麼不能討論的部分(你所謂一條分界線以下的事);也因此我並不會把某個「尊重他人」的理解作為評價國小道德教育成功與否的判斷標準,而毋寧應該是培養我們不斷的檢視自己的行為究竟是否符合自己所認為的「道德」,並且不斷反省我們(或他人)對於「道德」的理解。所以當有人提出另一種道德價值觀時,我們當然可以討論其中的論證,但萬萬不可就因此責備他人「道德」教育不好、沒有「人性」。

(當然,我以上論述也只是我自己對於「道德」、「尊重他人」反思後的結果,大家也可以不同意或加以批判囉,而我也絕對會尊重大家的立場xD)

--12199
4
B31 這位台大同學實在太強了

必須承認我沒看過《罪與罰》、沒詳細研讀過康德道德義務論。
( 今天真是長知識 )
總而言之,你認為我說的那條線不存在,因為什麼道德議題都該去討論。
而我認為界線下的事例不用討論,不是因為他不重要,
這條線下的道德行為我認為應該有一定範圍的標準答案
例如這個案例 :尊重他人(不管是否為老人 )
在你有能力給予一樣不影響其他人權益的事物時,你有一定程度的義務去執行
而就算你不去執行,也應該保持最低底線:尊重。

接下來我闡述為什麼我認為這件事我認為在現今的道德水準下
(不管哪個學派框架),是正義且必須的。
當然這些定義不一定正確,但這是我認為的界線下的東西。

就給"老人一杯水吃藥" ,其他人是否有幫忙義務。
我在一開始就先確認了:可給予者(店員)是否有"完全能力"
也就是他執行這項道德實踐,他會不會受到影響 ( 生命、財產 )

給予的東西 (水) 是否為現今社會具有稀少性與影響到多少人權益( 具高價值)
也就是他執行這項道德實踐導致的物品轉移會不會影響到當事者以外的權益。
給了這一杯水給老人,不會讓第三方以上的其他人沒有水喝,因為水資源充足。

被給予的人狀況是否出於投機還是他真正需要這樣東西解決他某個需求。
老人拿這杯水是為了吃藥,他並不是出於要把這杯水轉讓給其他人以獲得其他利益,
這項喝水的需求是人類需求的最根本 : 生存下去。

我認為當<可給予人>的能力越可以達到<被給予人>需求 ,這段GAP越廣,
<可給予人>的義務就越大,而現今社會自由,人可以自由選擇。
<可給予人>可以不實行這項道德實踐(在有被<被給予人>要求與詢問的狀況下)
但應遵從最基本的 "尊重他人" 道德規範。
而如果看其他比較不同的案例,這段GAP越大,一面倒的聲音會越大。
( 例如健壯的年輕人是否該為年邁高、腳不方便的讓博愛座、店家是否該藉廁所給老奶奶 etc. )
GAP越大越往我所謂的"界線"下方。
GAP越小越往我所謂的"界線"上方。
而這段GAP越小,討論的必要性就越高,社會上也會有更多不同聲音。

最後是以<給予物>為界線,這項物品,在現今社會中越貼近人/生物生存的基本條件,
界線啟始點就越在我所謂的"界線"的底部。

我同樣認為國民教育在設立一個人民基本的"界線"值,每個人界線高低肯定不一定都在同個水平上。但最低水平一定是存在的,越發達的國家,這最低界線應該會隨著教育越高,社會進步這最低界線也越高。
不論到底是哪派學者的理論,現實終究是活的。我不認為哪個現有理論可以完美解釋每項道德實踐。

我知道我以上言論沒有什麼根據,全都是我整理自己的腦中物。
所以可能有些地方有矛盾或可能覺得鬼扯。
總之這就是為什麼我那麼認為"給予老人一杯水吃藥"在現今台灣社會是絕對正義。
不管用什麼方法討論的,這件事的結論應該都是"合理的道德實踐" 。
1
這篇專業...我還是默看就好
4
yo~我 b3 啦~
早上發完就去念書了。剛剛打開電腦一看,居然都沒人發現我的藏頭詩,還獲得那麼多喜歡,變成第一人氣留言,真是受寵若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賀~拒絕思考流,發揚光大,台灣之光
以下開放無腦戰,以及被我詐胡的人收回讚=v=
不過我真的不會看了,你們高興就好。


補個揪咪
^.<
4
B34 依據你們同校女同學的金字塔, 對金字塔底部的言論雖沒什麼跟你討論的價值

不過事實上你自己補一篇秀自己下限
2
我覺得不該討論到底有沒有能力給水
我有能力給水,可是我就是不想給,你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嗎?
別用"國小義務教育就是最高規範,大家都該跟著他實行"這種藉口

你先論證,沒有愛心會有什麼弊害(愛心定義成,看到筆自己弱的人會伸出援手,這樣可以吧?)
我們再討論愛心義務化的必要性,真的有那麼嚴重,修法規定每個人必須有愛心也是可以接受

退一萬步,假設你成功論證,沒有愛心地球就會爆炸
再來討論會不會有人濫用愛心的情況發生,我覺得樓上的"健保說"很不錯
我個人是沒有這麼深刻的資料,請允許我借用你的論點,真心覺得你很了不起!!

回歸正題,不需要假設老人以後都來拿水,也不需要假設老人沒喝那水會掛掉,更不用討論老人本身究竟有沒有經濟能力買水
我再說一次,第三次了,愛心不是義務是自由
我就是不想給水,給老人水讓我覺得很痛苦,
請你論證我不給水的情況下會造成任何形式上的弊害
如果你無法論證會因此有任何弊害,那我為什麼一定要給老人水?
那我給老人水會有什麼利益?(道德吹捧不算,大一點的範圍)
再小的社會利益也不妨論證看看,論證成功再討論有沒有必要給水

第四次了,愛心不是義務是自由,很重要所以我要說四次
到底你憑什麼要求我一定要具備愛心??
2


'愛心不是義務是自由"
如果這位有稱號的同學真的有看完我全部的論點就知道我沒有
""國小義務教育就是最高規範,大家都該跟著他實行" 這種強迫口吻

而我一直強調最基本的道德規範是"尊重他人"

你可以是皇帝可以是三軍統帥,可以是地球上人類社會任何一種人
但最基本的一起生活在社會上就是尊重他人。
你可以不給老人一杯水,到你沒有道理實行欺騙與無視這位老人的需求。
如果在你們這些所謂高等學府,熟知一堆理論的學者眼裡,
這樣的作法是可以去質疑合理性的,那我很高興我沒有與你們為伍。


如果連這種基本道德規範的都做不到,您說書讀的再多的意義在嗎,你讀書給予這社會的價值是什麼?

我們在討論一整件事:給老人一杯水吃藥。
你與台大女同學可以將一杯水無限上綱成差異性高的健保
卻不准反對方討論假設老人沒有那杯水會怎樣是什麼道理呢
這邊很重要,我要講三次,請回答這個問題
這邊很重要,我要講三次,請回答這個問題
這邊很重要,我要講三次,請回答這個問題
1
給老人一杯水吃藥:給高雄第一科大的男同學
3
B38
我試著不帶任何先入為主的想法看這篇
但當我看到

>>我認為給"老人一杯水吃藥" 這件事是絕對正義的

「絕對正義」?!

好吧我放棄繼續看下去
一個會說出一件事情是「絕對正義」的人
其實我覺得在最基本的認知上我們就不同了

更別說你認為
>>老人要一杯水後,並不可能會發生後續連鎖效應

「不可能」?!

如果你要解釋的是物理化學現象你可以用「不可能」
但蝴蝶效應都是有可能的
憑什麼這件事情不可能?
0
B39 我能理解你的點,很抱歉。
3
道德這種事有不同的標準
我同意幫助老人的理由
但不給水並沒有比較不道德
(感覺很像罵藝人捐款晚會捐很少)
雖然感佩你寫這麼多
但頗有循環論證之嫌
(已經預設不給水
再怎樣都是先開槍才畫靶)
2
如果你不care有沒有愛心
為什麼你會譴責店員的態度?
基本上店員就是不想提供水,然後用了比較婉轉的方式表達不是嗎?
你今天會強調店員應該"尊重"那位老人,前提不就是店員應該給水嗎?

引用你說的話
你可以不給老人一杯水,到你沒有道理實行欺騙與無視這位老人的需求。
我可以不給老人一杯水,所以我應該誠實的跟他說,我不想給你水要喝自己買
這樣有比較"尊重"嗎?

還有你倒數第七行的話也很微妙
你似乎有"小學=道德規範=善"的邏輯存在,所以當你認知中的道德規範被違反,你會下意識的去譴責,並且認定對方沒有讀書的價值

讀書的價值在於思考,你所稱之為"善"的道德規範,我更喜歡稱之為"觀念灌輸"
身為一個人,就是要思考,無時無刻的思考,盡己所能的思考
你所認知的善,
在北韓叫做"我們偉大的領導人金正恩"
在中國叫做"沒有FB YOUTUBE等網站"
如果某些政黨把宣傳納入國小教育,那你的"善"就會包含服從那些政黨
如果國小開始教育同性戀是不正常的,那長大你也會很難接受(相信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理性上認同,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怪)

我承認善會有個大概的方向,但絕對不是你直接把教育無條件接收並且執行
國小直接灌輸,是因為國小孩童沒有思考能力,直接灌輸是最快的方式
大學要開始思考這背後的意義,
同性戀真的罪大惡極?
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該坐博愛座?
看到有需求的老人就該義務幫助他們?(健保亂領藥是很好的例子)
你這樣跟深藍深綠不看政見看政黨的腦粉有什麼區別?

前2段是針對是否該給水
後面都是針對你自詡為正義
(依據:這樣的作法是可以去質疑合理性的,那我很高興我沒有與你們為伍。)
1
我強調""尊重"那位老人"的最低的"道德底線"並不是要店員給水,而是給予"適當的回應"
而是給予"適當的回應"
而是給予"適當的回應"
而是給予"適當的回應" 很重要要打四遍
我的前提你自己打在第二段了,還有我並沒有打" 我不想給你水要喝自己買"
這麼無禮

小學 = "最低"道德規範 ,我認為社會上有最低道德規範,而教育就是這個功能
不論我們價值觀又何不同,最底線就是"尊重他人"
我認為不該你讀到大學,連"尊重他人"這個最低道德規範都要用理論去解讀

北韓與中共是共產主義國家,他們教育有自己考量那是他們家的事
但不管哪個國家、文化的教育共通點就是"尊重他人"
這點在歐洲、美國更是非常著重這塊

我講"正義"是強烈用詞沒錯 ,因為我以我自己的"最低道德規範"
在沒有像台大女同學或你本人思考到這麼龐大的哲學支線

"適當回應,給老人一杯水吃藥" 在這社會上是每個人該具備的基本道德


其實我覺得辯論結果會跟台大女同學的差不多,讓我引用我與台大女同學的結論:
"我也看得出來所有問題的源頭就卡在這個地方,
我還是認為尊重每個個體言論自由與人身自由比較重要,
我認為這種公民間最大且平等的政治自由高於一切風俗道德,
而你不認為言論自由的價值高於某些德性。

有時候卡到這種終極價值觀的確很難進行溝通。"

我們的價值觀不同,但我不認為台大女同學或你的價值觀比較優秀
或我的就比較你們差。

我會一直回覆,一直開文章,一個人面對來自不同學校的明嘲暗諷
是因為這是我堅守的道德底線 :
在我有能力且不是什麼麻煩的事,且對方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是應該的
而基本尊重他人是這社會穩定與發展的重要因素。

沒學過什麼康德道德還是哪位哲學家的厲害理論。
只知道:在社會需要更多能選擇善良的人,而不是有條件選擇善良。
而我也在盡可能的用同樣是理論在跟你們溝通。

有些人自認是高知識分子展現傲慢,因人廢言。
有些人看到有邏輯可循的理論就佩服的五體投地。
有些人打了長篇哲學支持自己的理論缺忽略了其他領域的影響。
要解釋社會的人不是單用哲學就可以定論。


最後請不要隨便幫別人貼標籤,不是我堅持一項東西。
就是跟深藍綠腦粉一樣,或是被中共被北韓領導洗腦的產物一樣。
1
Post images


如果公民間最大且平等的政治自由高於一切風俗道德
如果每個人可以都條件式選擇善良
當然每個人都享有最好的自由,天賦人權
但人人自保,選擇對自己最好的方式真的最後會最好嗎?

如果某些價值是高於公民間最大且平等的自由
當然那個價值就很重要,不能是被既得利益者扭曲的價值。
但如果那個價值是讓這個社會更完整呢?
3
你太在乎學校了。

適當的回應→
不,你前面說店員給水是舉手之勞,每天一杯又怎麼樣了。
如果只在乎適當的回應,
那我認為店員最後跟老人表示"我們沒有水"就是一種很常見的適當回應了。
這樣因為某種原因選擇不給水或沒有能力給水的店員和老人都同時有台階可以下。
你不在乎店員給不給水,卻要他們回應"我們有水",然後可以選擇不給水。
我想前者至少兩邊都有台階下,後者反而會讓老人和店員在對話中都陷入難堪。

你的尊重他人跟我的尊重他人不一樣啊。你只尊重了老人想要水,
但你不尊重店員不想給水和不想回應的言論自由。
(如果今天是跟家戶要的話,也可以主張這是一種法律保護下的財產自由。)

在台灣,有一個常見版本的尊重他人是這個樣子的:
"我看到老弱婦孺就應該讓座。"
而有另一個版本的尊重他人是:
"當我買票搭車的時候就等於是跟這個交通系統簽約了,
而我們的契約裡並沒有要求我必須放棄座位給老弱婦孺,
要求我一定要讓座,其實反而是一種不平等。"
在台灣很少聽見後面這種說法,
然而在個人權利意識抬頭和強調法治的歐美,卻一點也不稀奇。
自由主義甚至會比較鼓勵後者的作法。

要解釋社會當然不是單就哲學,
但別忘了哲學是一切學問之母,
而且我們現在用法學政治學,
你對道德義務的看法其實會更站不住腳。
老實說在這個案例中,如果就法學來說,
有可能被法律懲罰的大概不是不給水的店員,
而是跑去辱罵人的原PO。

面對不公義而無所作為→
因此我主張社會應該建立某種獎勵機制來讓人們更有自由選擇行善的動機。
但不是去懲罰那些不見得跟你一樣有能力去行善的人。
"人人自保,選擇對自己最好的方法"對每個人來說意義不同,
對有些人來說他沒有能力幫助別人,
他幫助好自己就能夠減少別人還有可能要幫助他的困擾。
對有能力幫助的人設立獎勵機制(有可能是實質或心理層面),
例如你選擇了在之前公車錢的討論中給錢,
你提到了一個理由"會有幫助別人的滿足感",
老實說這也是一種自利,
如果今天幫助別人完全沒給某個人這樣的感覺,
例如讓這些人想到幫這個人,
會不會其實只是幫了在本校附近出沒的利用車錢來騙錢的NPC,
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要跟你一樣有"行善就會開心"的那種感覺。

你堅持給水真的不見得會讓社會更完整,
你在強迫一群人做出他們不喜歡或沒有能力的事情。
要讓社會更完整,
不是去靠強迫別人跟你有同樣的感覺和看法,不然就是錯的,
而是去想怎麼樣讓行善變成一件大家喜歡去做的事情。
有了誘因,例如大家都覺得為需要的人倒水這件事情可能很快樂,
自然會有人願意去做。
2
沒有我打的那麼無理
那可以針對"適當的回應"給個範例嗎?
至少我覺得避免直接拒絕的尷尬,這樣的回應已經很尊重了

你堅持的價值觀我沒有意見,你說這是價值觀的相左沒有孰高孰低我也認同
但是重點在於,你是思考過了,還是只是單純"執行"受到的灌輸?
你尊重他人是你自身的決定,還是單純"因為別人大家都這樣做"
不要覺得我很虎小,單純執行的人還真不少
最近的例子,博愛座議題,有多少人沒有思考過只是單純執行
更久以前的例子,同性戀議題,引用聖經灌輸的觀念最扯
平常一點的例子,"懶人包文化有利/不利於了解公共議題",忘記是哪場比賽的了
第一個是社會灌輸,第二個是宗教或是家庭灌輸,
第三個也是社會灌輸但是稍有不同,留給各位思考
你有沒有想過你所謂的"道德觀",是出自對他人的尊重,還是執行程式?
各執一方的諸位大學生們,是認真思考過得出的結論,還是只是跟隨?
兩性刻板印象 種族刻板印象 等等,如果沒有人思考,怎麼會浮上檯面
現在已經足夠了嗎?還是該繼續思考制度 思想的合理性?

如果是思考過後的結論,愛心是每個人的自由,彼此無法干涉
但是如果只是執行程式,你怎麼知道 "你被灌輸的程式是正確的"?
不管每個人自我評估如何,我只能建議大家不要封閉了思維
0
如果公民間最大且平等的政治自由高於一切風俗道德
如果每個人可以都條件式選擇善良
當然每個人都享有最好的自由,天賦人權
但人人自保,選擇對自己最好的方式真的最後會最好嗎?

如果某些價值是高於公民間最大且平等的自由
當然那個價值就很重要,不能是被既得利益者扭曲的價值。
但如果那個價值是讓這個社會更完整呢?



我已經闡述完我的理論了,你們也不需要再打長篇大論循環自己的論點。
討論成功的前提雙方都願意開放思考對方的論點
而不是單方面灌輸對方自己的觀點,要讓對方認同。

我已經講很多次了

事實上:店員對於老先生要一杯水的回應是:
(1) 裝做沒聽見 ,也沒給予回應
看到老先生不願意離開才 ->
(2) 欺騙說我們自己有自來水 ( OK ,善意的謊言 )

我在"這件事"定義的適當回應是:
當聽見老先生要一杯水時
至少在有"尊重他人"的情況下說 :
我們有賣礦泉水,請你出拿來結帳,我們沒有提供免費飲用水。

如果猼訑同學認為這樣的回應比"裝做沒聽見" 不當,反而這樣比較好
那好吧,我們對於"尊重他人"的定義從價值觀就不一樣。
馬上回應搶第 4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