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大學 宗教學研究所

有些事,塔羅不能解:我爸竟然「裝」失憶 故意跟我耍心機!

2019年6月26日 07:33
「小嵐你好,我想問我爸的事情。」 今天的客戶是名中年婦女,就先稱叫「何大姊」吧!何大姊坐在我面前,臉上看得出來充滿了壓力與無奈。 「怎麼了?父親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想問,我爸是不是得了阿茲海默症?他現在記憶力超差,就像今天早上我明明已經說了2遍,說我有留午飯在冰箱裡,他中午只要拿出來熱一熱就可以吃了—結果下班回家看到這些食物動也沒動!我問他為什麼中午沒吃,他還反過來怪我說我不關心他、讓他自生自滅連食物也不給!我整個人超生氣、把冰箱裡的午餐拿出來放在他面前,說我早上就告訴過你這些是午餐啊!結果妳知道他怎麼回答我嗎?」何大姊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感覺得出來她越講越氣:「他竟然說我把東西放冰箱也不跟他說、誰知道能不能碰?他怕吃掉了我們的東西、所以中午只好自己煮白麵拌醬油吃!我聽完之後整個人真的嘔到快吐血了—我明明早上已經說過兩次了、現在竟然反過來怪我說我沒講!?」 「噢!這的確很像是阿茲海默症的前兆…那你有帶爸爸去醫院檢查嗎?聽聽醫生的診定結果,看看是不是阿茲海默症?」 「醫生也說得很模糊,就說有可能但目前還不確定,還要多一些時間觀察…」 「嗄?明明就已經記憶力弱成這樣、為什麼還不能確定呢?」我也有點丈二金剛。 「哈哈,我也覺得很奇怪—因為我帶我爸去醫院的時候,醫生問他早上吃了什麼、好不好吃、之後有什麼計畫想去哪裡…沒想到我爸竟然對答如流完全正確,像是早上蒸饅頭夾肉鬆雞蛋、覺得也沒有好不好吃反正也吃習慣了,還說之後有計畫也沒用,孩子都不在身邊,想去哪裡都沒辦法。然後醫生鼓勵他、追問說:『那如果讓女兒帶你去,你想去哪裡?』我爸想了想,興奮的回答道:『好啊,要是真的帶我去,就帶我去苗栗老家,想去看看現在老家變成什麼樣子、看看周圍有沒有什麼變化。已經20年沒回去了,真的有些想念。』小嵐妳知道嗎,那時候我在後面聽到我爸這些回答,心裡也覺得好奇怪,因為感覺我爸記憶清清楚楚,完全不像有問題的人啊!所以醫生跟我說『還要再觀察』的時候我完全沒有異議。」 何大姊有點困惑的看著我:「但我也覺得很奇怪,那這樣到底我爸有沒有阿茲海默?所以才會想來找妳問問看,要是真的有、我也比較好先做心理準備啊!」 「嗯嗯,好~」 我朝著何大姊很理解的點點頭,然後開始展牌… ---------------------------------------------- 金幣10(-) 隱者(+) 愚者(+) ---------------------------------------------- 我看了看牌,有點尷尬+無言的笑了笑:「嗯,牌面的意思是說,你爸不但沒有問題,而且頭腦還好得很呢!」 「耶?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你爸是裝失憶。」 「嗄!?」何大姊傻眼:「裝失憶?為什麼?」 「這可能要分幾個層面來解釋。」我微笑看著何大姊、請她先靜下心來慢慢聽我說:「依照牌的意思說,妳爸每天一個人在家裡悶著,他想要多一些關心、多點呵護與陪伴,卻不知道要怎麼說出口;再加上妳每天努力工作也沒有錯,他也不想給妳麻煩,於是在他心裡就開始矛盾了起來。然後,又因為他現在年紀大了,心智有點像孩子,各種想法與行為不像當初那樣成熟,於是最後變成『裝失憶』這一招來滿足他內心的渴望;簡單來說就像是孩子故意不吃飯把自己弄得很可憐,然後希望得到媽媽的關懷一樣。」 但是我看到何大姐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我沒想到我爸會是這樣的人!記得從小到大,我爸給我的印象都是威嚴、要求自己、認真不苟言笑的;現在突然跟我說他變得跟小孩子一樣耍這種幼稚的心機,我實在是無法適應。」 「嗯,當然,」我能夠理解何大姐現在的困惑與憤怒:「老年人畢竟不是孩子,如果認真來看,他們有點像是『明知故犯』在耍心機。但仔細想想,他們只是想要多一點關懷、想要更多的機會與你互動;更何況畢竟他是個老年人、是妳上了年紀的父親,很多話他不知道怎麼說;所以我希望妳可以試著包容體諒他、先不要怪他。」 何大姐嘆了口氣:「我當然可以不怪他,他是我爸啊!可問題是總不能讓他一職這樣下去吧?他要是天天假裝失憶不吃飯、然後再怪我不給他東西吃,這樣我也會受不了、而且其他親戚鄰居要是聽到了豈不都在誤會我?」 「所以這時候我們要做的不是責備,而是要引導他。」我忍不住又倒出心理學的那些技巧來幫客戶解決問題:「老年人不是孩子,他們仍然具有邏輯思考的能力、雖然有些減弱但並沒有消失;所以這時候我們就是要把這個邏輯能力喚起來。要那怎麼引導呢?就是我們要『慢慢的』講清楚、分析給他聽、讓他明白整件事情造成怎樣的影響與結果。」 我喝了口水、然後開始做示範:「爸,你要是一直自己煮麵拌醬油、不吃我留給你的飯菜,這樣你的身體慢慢變得營養不夠,然後讓我更擔心你、而且每天都不放心你是不是又沒吃飯,造成我工作時無法好好做下去。還有,你這樣下去身體會越來越瘦,到時候二姑他們來探望你看到你變瘦了,一定是責怪我沒有好好照顧你,這樣我會覺得很委屈。」 何大姐認真看著我的演示,同時一邊想著回去要怎麼引導父親。 我:「妳這樣引導他,說出前因後果;不過不要複雜化,盡量就是精華扼要的說出重點,讓他知道他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說完之後妳就離開,讓他自己慢慢想—畢竟人年紀大,思考時間要久一點,妳就給他一個思索的時間。等他想通了,自然就會收斂了。」 「嗯,這樣真的就會改嗎?」何大姐還是有點不太確定的看著我。 「我不是妳爸,不知道他自己腦子裡會怎麼想;可是醫生也說他似乎沒有問題、思考表達都很清楚不是嗎?所以妳就先試著相信妳爸,跟他好好說、然後給他機會等他改變,我相信妳爸絕對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因為他的疏忽而感受到壓力與委屈啊!」 何大姐很認真點了點頭,同時鬆了一口氣,看來是確定要回去跟爸爸好好談一談了。 有時候老人跟小孩真的很像,譬如他們都不太講理、會有一些讓人傻眼又無奈的幼稚想法、以及為了滿足自己的想法而做出很奇怪的行為。可是我想,老人與小孩之間還是有差別的,而最大的差別就是如果你好好跟老人講、他們會願意為了你而改變自己;這個「父母之愛」,或許就是孩子與老人之間的差別吧! 文:小嵐 (為了保護當事人的隱私,
24
.回應 4
文章資訊
共 4 則回應
(*꒦ິ⌓꒦ີ)我怎麼覺得有洋蔥
原PO - 輔仁大學 宗教學研究所
B1 嗯嗯 那或許代表我們是同類,你也是很感情豐富的人!! ^3^
家庭是好重要的課題 謝謝原po的分享👍 很喜歡看妳的文章
原PO - 輔仁大學 宗教學研究所
B3 謝謝你給我的肯定與鼓勵!! ^0^ 我會再分享文章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