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我是 B1-4 ,先說一下,我也是備取超後面沒辦法跟朋友一起住的人 給上面的人,正義是相對的,原po要化身糾察小警察去抓黃牛那也只是執行了自己心中的正義,反正就算我沒宿舍我也不會這樣幹(當然也不會找黃牛因為我他媽有夠窮),對於需要宿舍的 B1 B1-1 的行為就是在說風涼話而已啦☺️,沒辦法出去住宿的原因是多樣的,我們校也沒有特意留置宿舍名額給外縣市學生 如果正義感單純就是上網抱團取暖嗆宿舍黃牛的話,你們的正義感其實是建立在無視「有人有困難並找不到廉價住宿」的窘況,這種需要摒棄一定程度同理心的正義感實在是有夠廉價ㄏ